第0218章 相见-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18章 相见

    一年后。

    a市繁华如初,尤其是一到夜晚更是热闹非凡,各种夜场人来人往,比起白天也热闹不减。

    首都机场,一人踩着十厘米的高跟走出机场。

    来接她的车子早就在此等待,“二小姐,请问是直接回别墅么?”

    “不,先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

    “夜语酒吧。”

    车子穿梭在车水马龙的街道,各种颜色的霓虹灯飞快在眼底闪过。

    一年前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这个城市承载她多少喜乐和悲欢。

    临走之时顾南沧的话还在她的耳边回响:“锦儿,大局未定,你确定现在就要回国?”

    “是,我有想要见的人,一年已经是我的极限。”

    “锦儿,这一年你很辛苦,有些事情我一直没说,一年足矣改变很多事情。”

    “南沧哥哥,你究竟想说什么?”顾锦一脸迷惑的看着她。

    顾南沧拿出平板,“你自己看吧。”

    上面全是他保留的各种新闻照片,顾锦随便点开一张。

    “帝凰集团总裁一夜换三女,艳福不浅。”

    “司总再换新欢,竟是当红女歌星。”

    上面所有的新闻报道都是一个人,那个她朝思暮想却一直不敢去看他新闻的人。

    她怕自己一看到他就会忍不住离开去找他,所以这一年她不闻不问,一心做自己的事情。

    当顾南沧将新闻报道拿给她看以后,顾锦的表情未变。

    经过一年的洗礼,她再不是从前那个喜形于色的小丫头。

    即便是顾南沧也很难看出她在想什么,身为顾家人,第一节课学习的就是喜形不于色。

    回答顾南沧的是很平静的一句话,“我已经订好回国的机票。”

    她回来了,回到这个曾经又爱又恨的地方。

    一年的时间的确会变很多,例如人,她变了,也许他也变了。

    从前那个低调得谁都不知道帝凰总裁的人,如今已经成了八卦版的常客。

    有报道说一年前的事情对他打击很大,让他从一个痴心好男人变成了现在的花花公子。

    也有报道说他的本性就是如此,苏锦溪的死只不过给了他一个宣泄的理由。

    从不在夜店出现的人彻底成了夜店的常客,十天有八天他都会在夜店。

    夜语酒吧。

    烟雾缭绕之中坐着一个男人,身边围绕着几个身材火爆的辣妹。

    “司少,今晚让曦儿和双儿陪你好不好?”

    “司少,我和曦儿可是双胞胎,从小就心有灵犀,在床上也比常人更加有感觉,司少要不要试一试?”

    双胞胎一人穿着黑裙一人穿着白裙,纯情和性感结合,很少有男人会拒绝。

    “砰”的一声,包房的门被推开。

    进来的女人一脸怒气看着那白雾缭绕的人,眼中掠过一抹伤痛,“霆……”

    司厉霆手中夹着雪茄,饶有趣味的看着进来的人。

    “这不是大影后华小姐么?到这里来做什么?”

    华晴本以为苏锦溪一死自己就有机会了,谁知道她等了又等,等来的却是司厉霆换了一堆女伴。

    每次出现在宴会上他的女伴都不会是同一个,他彻底变了一个人。

    曦儿手指在司厉霆的胸前画圈圈,“司少,人家也想要演戏,你给人家一个女主角好不好?”

    “当然好,明天我就让人给你写一个剧本。”

    “哇,司少你好大方,你给姐姐都写了,那我呢?你可不能偏心。”

    “好好好,都写。”

    华晴看到这一幕,心脏都快碎成渣渣了,“司厉霆,你,你怎么能变成这个样子!!”

    “这个样子是什么样子?华影后,我和你不熟,麻烦你出去。”

    华晴却是朝着那几个女人看去,“你们出去,我有话和司少说!”

    “司少……”

    “华晴,再说一遍,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凭什么来管我的闲事,滚!”

    华晴这一年找了无数机会都没有办法接近司厉霆,这次她终于见到了他的面,他却没有给她一点机会近身。

    “我听说华小姐不是都结婚了么?没想到堂堂影后也这么不知廉耻。”一人嘲讽道。

    “切,影后又怎么样?那个圈子的人又有几个是干净的。”

    “你们算些什么野鸡,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华晴没想到这些女人如此大胆。

    在她们眼中华晴就是情敌,也是阻拦自己上位的敌人,谁会尊敬她。

    “我们是野鸡,您不也是这么爬上来的么?装什么高贵,你说是不是,司少?”双儿无耻的问道。

    司厉霆挑起她的下巴,“我就喜欢坦诚的女人。”

    华晴怒极,“司厉霆,你可真对得起苏锦溪,说着爱她那么深,她一死……”

    “砰”的一声,司厉霆一手将桌上的酒拂落在地,红酒洒落一地。

    “逼死她的人是你们,你有什么脸在我面前提起她?”司厉霆冷哼一声,“华晴,在自取其辱之前,你可以滚了。”

    华晴猛地跺脚,气得转身摔门而去。

    曦儿觉得自己胜利,脸上一片喜色,“司少……我们……”

    司厉霆冷眼一扫,“谁给你的胆子碰我?”

    “司少,我……我没有。”曦儿赶紧收回了放在他胸前的手。

    司厉霆眉头紧皱,直接起身离开。

    “司少……”

    两人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刚刚都还好好的,他怎么说走就走?

    司厉霆烦闷的将手中才抽一半的雪茄扔进烟灰缸,手指松了松领带,想要出去透透气。

    大厅之中却传来了一道歌声,那样纯净的声音,空灵又深情。

    酒吧中的人听得如痴如醉,那歌声给了人无限的想象力。

    有人看到了高山流水,有人看到了大海波澜,还有人看到雨后小镇。

    司厉霆为这歌声而驻足,在舞台中间坐着一个女人。

    她穿着一条不规则黑裙,修长白皙的美腿踩在凳子上。

    长长的钻石耳坠在暗色的灯光中闪烁着若隐若现的光芒。

    有着这样歌声的人会有怎样的面容?只可惜她的脸上覆盖着一张面具,谁也看不到。

    司厉霆竟然站在场中一动不动听完了她所有的歌,她是谁?为什么他的心会为她而跳动。

    顾锦连着唱了五首,本来她是以客人的身份上台,这才刚下台酒吧的经理立刻过来。

    “这位小姐,你的歌声实在太美妙了,简直犹如天籁,不知道小姐有没有兴趣做我们这里的常驻歌手?”

    顾锦勾起一抹玩味的微笑,她一眼就看到了大厅中站着的男人。

    金发蓝眸在暗淡的灯光中很不明显,但她依然能够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他。

    朝思暮想一整年的时间,谁知看到的不是他意气风发,精神抖擞。

    而是领带松散,白色衬衣染上鲜红的唇印,一副浪荡子弟的模样。

    这个男人,不是她的三叔。

    “没兴趣。”她放下话筒。

    “小姐,待遇咱们是可以谈的,你要不要……”

    “不要。”

    “小姐请留步,我是真的很诚心邀请你,你要是觉得时间有问题,可以一天只唱一首,或者两天一首也是可以的。”

    经理从未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只要能够拉拢她,他相信酒吧的生意肯定会更好。

    这个女人如此神秘,身上的气质也和别人不同,自己一定要抓牢了。

    “今天我还有事,明天再谈,这是我的电话。”顾锦丢下自己的电话号码离开。

    司厉霆看到那个神秘女人的背影,为什么他觉得那么像是苏锦溪?

    可是苏苏从不会穿那样的衣服,也不会涂那样浓烈颜色的口红,更不会散发着这样迷人的气息。

    虽然觉得有那么多不可能,最后他还是追了出去。

    他追出去的时候顾锦正好坐到了路边的车上,她摘下面具,看着脸上一脸迷茫的司厉霆。

    本以为两人的重逢会是感天动地,她却不知道迎接她的是铺天盖地而来的各种绯闻消息。

    不管是真是假,司厉霆是逢场作戏也好,他敢碰其她女人,自己就饶不了他!

    “小姐,现在去哪儿?”

    “回家。”顾锦冷冷道。

    “是,小姐。”

    司厉霆看到夜色中那绝尘而去的车子,为什么他有种感觉,刚刚的女人就是苏锦溪。

    只有苏锦溪出现他才会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他连忙拨打了林均的号码,“林助理,顾家那边可有异动?”

    “目前没有接到任何消息,爷,你又在酒吧吗?就算你再怎么想念苏小姐,你也不能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你的胃会受不住的,你少喝点酒吧。”

    “盯住顾家,要是有什么异动,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的。”

    挂了电话,司厉霆一脸黯然的上车,这一年来,他为了造成一个假象,处处逢场作戏。

    让人以为他沉迷女色,彻底颓废。

    每天他都是醉醺醺的回到家,回到那个本来属于他和苏锦溪的主卧。

    没有她的日子已经一年之久,他狠狠砸在床上,眼中一片伤痛。

    “苏苏,你怎么还不回来?我好想你。”他的声音充满了悲伤,手指紧紧抓着被子,“苏苏,今天我看到一个和你很像的人,会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