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6章 苏锦溪已死-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16章 苏锦溪已死

    两人对于苏锦溪的措辞似乎很不满意,“先别叫得这么亲热,我们可没有承认你。 ”

    对于她们的不客气苏锦溪并没有恼怒,这两人现在的态度有多恶劣就代表她们心中有多惶恐。

    她优雅一笑,“我是南沧哥哥的亲妹妹,这一点从我出生就注定了,我骨子里流的就是顾家的血,怎么都不该轮到你们来承认我的身份。

    据我所知,二位是舅舅的女儿,我叫声表姐是礼貌,但你们的礼仪教养都去了哪里?”

    伸手不打笑脸人,苏锦溪声音温和,言语之中却带着不可置否的强势。

    是啊,她的身份怎么都轮不到这两人来承认。

    “你说你是南沧的妹妹,有什么证据?”

    “我想亲子鉴定最应该说明问题。”苏锦溪就是怕遇到质疑的,一直将鉴定结果带在身边。

    两人看了之后一脸的不可置信,“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很有可能是合成的,我才不相信。”

    “就是,外公,你可不要被她给骗了,你看她和南沧一点都不像,怎么可能会是妹妹呢?”

    “我和哥哥五官是不太相像,但脸的轮廓还是有些像的,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们大可当着你们的面做亲子鉴定。

    想必顾家也不只是你们怀疑,其她人也是一样,我也可以理解你们的心情。

    所以外公不如召集一下其她人,咱们重新做个亲子鉴定,我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认识一下各位长辈。”

    顾老爷子一开始并没有告诉其他人的原因就是他不想苏锦溪一回来就面对这些事情,他还是希望苏锦溪先休息几天适应一下。

    显然其她人没有给苏锦溪这个机会,才一晚上而已就找上门来。

    苏锦溪主动提出召开家庭会议,那就是已经做好了开战准备。

    “锦儿,你才回来,不妨再休息两天,我让管家带你熟悉一下顾家。”

    “不用了外公,我状态很好不需要休息了,我也想要早点拜访一下长辈们。”

    “既然锦儿你想要早点见,南沧,你现在就去通知,晚上咱们给锦儿接风洗尘。”

    “好的外公。”

    苏锦溪微笑的看着两人,“两位表姐,我要换衣服了,两位是要留下来观摩?”

    两人只得离开,反正晚上有她好受的。

    “锦儿,你先好好休息,晚上有一场硬仗要打。”老爷子提醒道。

    “好的外公,我心里有数。”

    苏锦溪用了一天的时间来适应顾家,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

    “小姐,你需要换衣服一会儿去酒店。”

    “好。”苏锦溪回到了房间。

    衣柜里面有各种款式、各种风格的衣服,看着那琳琅满目的衣服,苏锦溪脑中只想到了司厉霆。

    从前上班之前偶尔她会有些踌躇,“三叔,你看我是穿这套还是那套?”

    司厉霆会从背后紧紧抱着她,“我觉得我的苏苏穿哪一套都好看。”

    “三叔……”

    “以今天的场合来看,我觉得苏苏穿这套更适合一点。”

    他总会给她最正确的建议,每句话也会让她觉得很动听。

    苏锦溪立于衣柜面前,如今她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司厉霆,这是她一个人的战斗。

    她的视线掠过浅色系,最后停在了一套黑色的裙子上。

    以后没有那个肩膀可以给她靠,她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强。

    换上黑裙,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大红色的口红将她的气场迅速提升。

    和以前截然不同的发型和装扮,她取出一双细高跟换上。

    “锦儿,你准备好了么?”顾南沧敲门进来,看到起身的苏锦溪,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从前的苏锦溪就像是一块,看着就软软的,甜甜的,当然也让人很想要欺负她。

    现在的苏锦溪从外表来看就多了不少攻击性,仿若一把未出鞘的寒刃,周身锋芒敛于刀鞘之中。

    “怎么?很难看?”苏锦溪低头看了自己的装束一眼。

    “没有,很漂亮,耀眼夺目的那种漂亮。”顾南沧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南沧哥哥,咱们走吧。”

    “走吧。”

    苏锦溪挽着顾南沧的胳膊,两人一步步走出顾家。

    每往前走上一步,苏锦溪的表情就凝重一分。

    “锦儿,踏出这个门,从今往后你就是顾锦,再不是苏锦溪,你所走的每一步都代表着顾家。”

    “我知道。”苏锦溪脚步未停下,“从今往后苏锦溪彻底死去,而我是顾锦。”

    “就是这种眼神,一会儿面对那些长辈你也不能怯场。”

    “不会。”顾锦冷冷回答。

    化了妆就像是隔离了阳光,也像是替她戴上了一层面具。

    从前那个善良的苏锦溪早已经死在了海里,现在是她顾锦的新生。

    还是上次来接她的那辆奢华豪车,顾锦的眼神再没有闪动,直接上了车。

    她的成败不仅关乎着她自己,还有老爷子和顾南沧,所以这一次她只能成功,绝对不能失败。

    顾锦是抱着必胜的念头到了酒店,开家庭会议的酒店正是上次唐茗带她入住的酒店。

    “锦儿,怎么了?”顾南沧见下车后的顾锦停顿了几秒钟,眼神若有所思。

    “为什么家庭会不定在顾家,而是在酒店?”

    “这酒店本来就是顾家的,也相当于我们半个家,很多顾家的人在酒店都有常住的房间。”

    看来顾家的产业远比她想象中还要夸张,顾锦心中突然升起了一抹野心。

    她曾答应过要站在司厉霆身边同他比翼高飞,只要收了顾家,那么她就能得到一切。

    回顾家之前顾锦只是想着要见见亲人,或者是履行自己身为顾家女儿的责任。

    不管是为了什么,没有一种顾锦是为了自己的。

    当这一刻她站在酒店前面,第一次她的心中升起了一野心。

    从前她看到米若站在司厉霆身边,那时候她只能躲在角落之中远远的看着。

    心中又羡慕又妒忌,觉得那样的闪着光芒的女人和司厉霆才是般配的。

    现在她成长的机会就在面前,她一定要把握住。

    “南沧哥哥,走吧。”

    “锦儿,你先做好心理准备,顾家有些倚老卖老的人或许说话很难听。”

    “嗯。”顾锦没有犹豫,大步流星踏入酒店。

    酒店会议室,顾家的本家以及旁支厉害的人物都来了,顾锦的出现就彻底打破了顾家原有的格局。

    这些年来很多人都默默站队,有的支持顾明珠,有的支持顾苒。

    顾家的人大致分为三派,顾明珠、顾苒以及老爷子为首,支持顾南沧的。

    还没有进门,里面很是热闹,大家嘀嘀咕咕,说什么的都有。

    当然不外乎都是贬低顾锦的,有人直接出言:“什么二小姐,反正我们是不会承认的,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现在莫名其妙就找到了。”

    “对,就算真的是二小姐,这些年她在外面漂泊,顾家家大业大,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片子怎么懂掌家?”

    “不错,我还是觉得明珠小姐漂亮懂事,经商头脑一等一的好,我看还是该由明珠小姐来继承。”

    “这都几点了,所有人都到了,唯独她一个人还没到,让我们这么多长辈等她一人,真是没有教养……要是在我部门,谁敢迟到一分钟,我就马上开了她!”

    “哦,那你把我也开了,如何?”一道含笑的女声响起。

    大家朝着门口看去,顾南沧的身边跟着一个黑裙女人。她虽然带着笑意,但大家可没有感觉到善意,笑里藏刀,绵里藏针,这样的笑容才最冷,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