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3章 各有筹谋-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13章 各有筹谋

    苏锦溪回到车上,顾南沧见她脸上的神色明显轻松了许多。≦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本以为司厉霆那样性格的人,他要是见到了苏锦溪怎么会放她离开。

    他也没想到司厉霆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放了苏锦溪,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一开始他也不用那般小心。

    “锦儿,他同你说了什么?”

    苏锦溪一直以来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司厉霆,哪怕是给了他那封信,她也觉得自己有愧于他。

    先是隐瞒自己的死讯,这一次又是不告而别,心中像是有一个结。

    就在刚才司厉霆追过来两人将话说开,现在那个结被解开,浑身上下很是轻松。

    这么多天不仅仅是司厉霆悲伤难过,苏锦溪、顾南沧等一些人也是压了一块巨石在心中。

    随着两人解释清楚,这块巨石也从心中消失。

    “你想知道?”苏锦溪狡黠一笑,顾南沧已经好久都没有看到苏锦溪脸上露出这样的笑容。

    “嗯。”

    苏锦溪朝着他勾勾手指,顾南沧朝着她靠近,苏锦溪贴在他耳边小声道:

    “三叔说让你好好照顾我,让我毫发无伤的回来,如果掉了一根头发,他就拔光你身上的毛。”

    “该死的司厉霆,早知道上次就不帮他。”顾南沧冷哼一声。

    苏锦溪连忙挽着他的胳膊撒娇,“南沧哥哥,我和你开玩笑的呢,三叔说拜托你好好照顾我。”

    过去常看苏锦溪挂在司厉霆的怀中撒娇,这还是头回这么对他。

    虽然是以妹妹的身份,只要她能一直都这么开心就好。

    顾南沧伸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他会说什么话我心中一清二楚。”

    “南沧哥哥,三叔说他过去做错了,他不想再一意孤行,所以他尊重我的选择。”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他了。”

    虽然有些不想承认,但司厉霆的胸襟和对苏锦溪的心并不是谁能够比得上的。

    苏锦溪笑了笑,“起初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反而很讨厌他,我就在想这个世上怎么有那么讨厌的人啊。”

    第一次听苏锦溪讲述她和司厉霆之间的感情,顾南沧有些好奇起来。

    “既然你那么讨厌他,为什么又会喜欢他?”

    “或许是每一次我狼狈的时候都是他替我解围,那时候我卡上就几千块钱,要回唐家吃饭。

    当时我想去买一件像样的衣服,售货员看到我身上穿的地摊货竟然不让我试那件衣服。”

    顾南沧一脸怒气,“竟然还有这样的售货员?”

    “南沧哥哥,你是顾家大少,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国内,你走到任何地方都是别人将你捧起。

    我表面上是苏家大小姐,苏家衰落以后我就和普通的人一样节俭。

    那些奢侈品店里的售货员一个个眼睛毒着呢,她们的眼睛就像是扫描机。

    你身上穿的是正品还是高仿,她们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穿着地摊货进去,人家马上就判断出我买不起,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锦儿,以后你是顾家二小姐,再不用看谁的脸色。

    你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别说是一件衣服,一个商场也可以买下。”

    “干嘛这么夸张,即便是以后我有钱也不会浪费,你们都有一些公子哥的坏毛病。”苏锦溪撇撇嘴。

    “好好好,只要你开心,做什么都可以。”顾南沧也轻松的笑了笑,“那后来呢?”

    “后来啊三叔就来给我解围了,当时我还很害怕他,只想让他讨厌我。

    虽然我和唐茗是逢场作戏,表面上我还是他的侄媳呢,所以我不想和他走得太近。

    我本来想用网上学来的办法,故意装出拜金女让他反感,谁知道他将店里所有的衣服都给买下来了。”

    顾南沧也能够相出那个时候的画面,“要换成我,我也会给你买。”

    “为什么啊?男人不都很讨厌拜金女的么?”苏锦溪到现在都很奇怪。

    “因为你不是。”

    “好吧,后来我急性阑尾炎发作,唐茗被白小雨给叫走,我痛得昏了过去。

    还好他打电话吵醒了我,并及时将我送到医院,每次我狼狈都会遇到他。

    爱真的很神奇,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上了他。

    或许是因为我例假的时候他给我熬的那一碗红糖水,也许是下雨天他为我遮雨的那一把伞。

    总之就是这么爱上了,这一辈子也认定了他。”

    听完苏锦溪的故事,顾南沧也颇为感慨,曾经他也喜欢过苏锦溪。

    那份爱他会慢慢转化成对妹妹的疼爱,即便是没有血缘关系苏锦溪也不会爱他。

    也许这样更好,至少她会成为自己的妹妹一辈子守护着她。

    上了飞机,苏锦溪看着外面的夜色,接下来就是漫长的飞行时间。

    飞机起飞,慢慢融于夜色之中,苏锦溪看向机舱外面。

    三叔,再见。

    司厉霆送走了苏锦溪,回到疗养院的第一件事就是接受治疗,他现在的身体太弱什么都做不了。

    林均着急不已,“爷,你去哪了?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就是去透透风,你重新叫医生过来,我会配合治疗,对了我,我有些饿,你去给我准备食物。”

    这些天来司厉霆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不愿意配合,这就导致了他的身体越来越差。

    “好,好,我马上去。”林均以前怎么劝他都不愿意吃吃饭。

    突然之间司厉霆竟然自己要改变,这让林均觉得十分激动。

    司厉霆之前吃什么都觉得没有味道,如同嚼蜡。

    心病一好,吃什么都觉得是人间美味。

    “爷,你慢点吃,你这些天一直输的营养液,一下子吃这么多胃会受不了。”

    司厉霆这才放下筷子,他想要赶紧好,不能让苏锦溪回来的时候自己还是那么虚弱的样子。

    用纸巾擦拭干净了嘴唇,司厉霆扫了一眼狼藉的桌面。

    “怎么没有热牛奶?”他不悦的朝着林均看来。

    以前苏锦溪会在他睡前给他热一杯牛奶,这是属于两人的默契。

    在没有遇上苏锦溪之前他是从来不会喝牛奶的,即便是难以入睡也只喝红酒。

    所以林均根本不知道司厉霆什么时候有了这个习惯。

    “那个……我马上就去准备。”

    “不知道晚上喝牛奶有助睡眠?”司厉霆目光森冷,这是他发脾气的前兆。

    林均觉得无奈,从前除了酒精之外的液体都不沾染的人,现在居然莫名说牛奶有助睡眠。

    看着他一点点恢复,林均心中仍旧有些宽慰,司厉霆回来了。

    “我现在知道了。”

    “等着,除了热牛奶还多准备一些水果,补充维生素。”

    “是,爷。”

    林均奇怪的离开,怎么爷一消失回来就变了个人?

    不管他是怎么变的,只要肯吃饭和配合治疗就好。

    司厉霆将小心叠好放到枕下,这一晚是他睡得最踏实的一晚。

    心中没有了悲伤,第二天他的精神好了许多。

    “备车。”

    “爷,你的身体还没有大好,你这是要去哪里?”

    “去墓地。”

    林均知道他又想念苏锦溪了,也不好再劝说什么。

    再次来墓地司厉霆已经没有了沉重的心情,他知道那里面埋葬的人不是苏锦溪。

    林均走到一边,墓碑前面只剩下司厉霆一人。

    他放下一束白菊,不管这里面的女人是谁,总之以后她就是苏锦溪了。

    虽然司厉霆很想要将那张照片给去掉,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苏锦溪的话也提醒了他,那个幕后黑手还没有出现,如果知道她还活着,那么那人还会继续下手。

    为了掩人耳目,他必须要将这出戏演得更真实一点。

    司厉霆摘下了骨灰链子,先前以为那是苏锦溪的骨灰,既然不是他也不会带着别人的骨灰在身上。

    将链子埋到土里,司厉霆对着墓碑道:“不管你是谁,如果你在天有灵,一定要护她平安。”

    顾南沧找的肯定都是一些无名女尸,要是有名有姓的,人家的家人怎么会同意。

    像是这样的尸体能够有如此规格的厚葬已经不易,司厉霆眼中再无丝毫悲伤。

    他在墓碑前面站了一会儿这才离开,不管是不是有人在关注他的一举一动,他都要演好这场戏。

    林均本以为司厉霆会十分悲伤的样子,见他的表情还好,这人变得也太快了一点。

    “爷,现在去哪?”

    “按照原计划进行。”

    “原计划?”林均一头雾水。

    “这个月原计划是度蜜月,所有的机票和行程都定好了。”

    “所以爷,你要一个人去度蜜月?”林均都不知道司厉霆在想些什么了。

    “是,林助理,接下来我要你做几件事,你听好了。”

    林均见他神色认真,也不敢怠慢,“爷,你说。”

    “第一,我要你去帮我查美国g集团,有关顾家的一切,一举一动都告诉我!”

    “是。”

    “第二,我离开的这些日子,公司所有合同都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发给我,需要着急签字的,提前就邮给我。”

    “好的爷。”

    “第三,任何人问起来,你都要说我受的打击太大,意志颓废消沉,一蹶不振。”林均只得点头,“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