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1章 信-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11章 信

    苏锦溪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不让自己暴露出过多的情绪以免被门外的保镖觉察到。≦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替司厉霆盖好被子,一如从前他对自己所做的那样。

    狠心转头,她决然离开。

    既然她不能留下,又何必再拖拖拉拉,和他呆的时间越长只会越发不舍。

    苏锦溪,你已经不是孩子了,既然做好了选择,又何必再停留?

    她在心中默默告诉自己,未来还有很多路要走。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那将会怎样的一条路,说了也只会让他白担心而已。

    走出了房间,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回头看向司厉霆的那个房间,灯光明亮。

    脑补出了像是王子一般躺在床上的男人,她静静矗立在院中看着那浅黄的灯光。

    司厉霆仿佛有所感觉似的从梦中醒来,“苏苏,苏苏你在吗?”

    他刚刚好像又听到了苏锦溪的声音,睁开眼只看到惨白的天花板。

    屋子里很安静,静得只能听到他的心跳声。

    自己又做梦了么?司厉霆无奈的笑笑,自从得知苏锦溪出事以后他就寝食难安。

    即便是累得不行睡下,在梦中也是苏锦溪笑颜。

    他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脸上似乎有些湿漉漉的。

    司厉霆用手沾了一点放到嘴边,咸咸的,眼泪,是眼泪!

    上次在墓碑前面他就听到苏锦溪的声音,还有感觉到苏锦溪的泪水。

    他告诉林均,林均却说他是太过于思念苏锦溪,所谓的泪水就是雨水。

    如果说上一次是他的错觉,那么这一次呢?

    司厉霆心中涌出狂喜,他的苏苏回来了。

    他兴奋的准备下床,却发现自己的手中竟然有一个信封。

    这是什么?信封的并没有什么字,却有一副卡通画。

    司厉霆才看到那画像整个人就愣在了当场,如果说他先前以为苏锦溪是鬼魂回来了,那么看到这画他就不这么想了。

    那是两个卡通人物,一男一女,男人西装革履,金发蓝瞳,冷着一张脸。

    原本是冷冰冰的人物却因为是q版的缘故显得十分可爱俏皮。

    他的背后依偎着一个白裙少女,少女嘴角的笑容浅浅勾起。

    纤细的胳膊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腰际,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头。

    司厉霆眼中出现一个画面,一月前的某个周末。

    难得有个清闲的周末,司厉霆慵懒的回房准备抱着苏锦溪睡个午觉。

    小东西都好一会儿没在自己眼皮子下面晃荡了,这让司厉霆很不习惯。

    推开门看到苏锦溪俯身在桌前,手中握着彩色铅笔认真的在纸上勾勾画画。

    等到自己靠近她连忙用手捂住了画纸,司厉霆好奇问道:“在画什么?”

    “没画什么。”苏锦溪一脸心虚,眼神飘忽不定的盯着其它地方,就是不敢看他。

    看着小东西心虚的脸色,司厉霆轻笑,缓缓俯身双臂撑在了苏锦溪的身边。

    “宝贝儿,告诉三叔,你在画什么?”他笑得邪魅,声音更是犹如魔鬼般蛊惑人心。

    苏锦溪对上他那双特别的蓝色瞳孔,不管什么时候自己都无法抗拒三叔的眼神。

    “真,真的没有画什么。”苏锦溪羞红了脸道。

    “当真?”司厉霆又近了一寸,几乎就要触碰到她的脸颊。

    这么近的距离,她都能感觉到司厉霆的呼吸,苏锦溪心跳加快。

    薄唇落在唇上,一个温柔得快要将人溺死的吻。

    她忍不住的用手环住了他的脖子,配合着他加深这个吻。

    一吻之后她已经贴在了他的怀中,司厉霆就势拿起了桌上的白纸。

    苏锦溪这才觉察他竟然在用计!

    “三叔,不许看,你把眼镜闭上。”她伸手欲夺。

    “宝贝儿,我就看看,看完就闭,乖。”他逗弄的咬着她的耳垂。

    身体酥麻一片,苏锦溪只得放弃抵抗,无力倚靠在他胸前。

    “三叔你这个大坏蛋,竟然对我使用美男计!”

    耳边传来他的轻笑声。

    她的三叔有时候是个大暖男,有时候却又是个大坏蛋。

    苏锦溪只得认命。

    司厉霆看到纸上的内容之时有些惊讶,他本以为苏锦溪躲躲藏藏的样子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谁知道上面竟然是一些很可爱的画面,第一副图,床上躺着一男一女。

    男人一脸兴味,女人则是一脸惊讶。

    第二幅在餐厅边,女人跌入男人怀中,女人惊慌失措,男人噙着坏笑。

    上面的q版人物很可爱,他一眼就认出了是自己和苏锦溪的相识过程。

    “苏苏,这一上午你都在画这个?”司厉霆心中很复杂。

    看到用跳跃在纸上的画面,他从来没有两人的故事在纸上画出来会是这样的感觉。

    又萌又让人觉得感概万千。

    “我,我闲着没事,三叔,我画的不好,你看完了就还给我。”

    苏锦溪见自己的小秘密被发现,有些不好意思垂下头。

    “不,你画的很好,将我的神韵完全捕捉到了,看来我在苏苏心中很重要嘛。

    如果不是对我很上心,你怎么能将每个表情都画得这么到位?”

    苏锦溪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唇,“只有那么一点上心而已,哪有你说得那么多。”

    “我可是整颗心都装着苏苏,苏苏竟然只对我有一点上心,这可真让我伤心。”

    司厉霆故作悲伤的样子,明明知道他是故意而已,她却舍不得让他皱一下眉头。

    手指轻轻推开了司厉霆眉间的褶皱,“我很上心这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苏苏,为什么要画这些?”司厉霆换了表情。

    “没有为什么,可能就是无聊吧,想着我们一路走来很不容易,突然就想画出来了。”

    “以后空的时候接着画吧,一直画到我们白头偕老,拿不起画笔的那一天。”

    “会有那么一天吗?”

    “一定会有的。”

    司厉霆抬起了她的手,同她十指相扣,“一起画我们的结局。”

    “嗯。”

    这两个标志性的小人就成了两人之间的秘密,司厉霆才看到这幅图就已经变了脸色。

    颤抖的手指拆开信封,他的心已经在狂跳。

    这封信是谁送来的?就算是看到这里他都不太确定是怎么一回事。

    有时候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他不想再经历任何其它的失望了。

    拿出折叠好的信纸,才展开信纸熟悉的字体入眼。

    苏锦溪给他当了几个月的秘书,她的字体和她的人一样深深刻在了他的心里。

    才看到开头三叔那两个字的时候司厉霆便已经落泪。

    三叔:

    我还活着,对不起我骗了你,害你伤心难过,我是有苦衷的。

    那一天我伤心离开上了那辆死亡出租车,出租车将我带到海边。

    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在长下坡之前司机跳车。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我没有机会逃离便随着车子落入海中。

    幸好被跟来的顾总所救,落海之时我以为我死定了。

    那个时候我最想见的人就是你,我想再看看你,再听听你的声音。

    如果要分开,我一定会体面的离开,绝对不会说出那么伤人的话。

    三叔,我爱你,不管你是谁,我都会一如既往的爱你。

    但这次的出租车事件,车祸,以及婚礼捣乱,医院换药等一系列的事件都在指向你我。

    有人要折磨你,所以利用我的死来刺激你。

    原本我是想要趁着葬礼的时候观察谁是那个罪魁祸首,可是一无所获。

    葬礼上我一直看着你,看着你伤心欲绝,我很愧疚也很自责。

    多少次我都差点冲出来抱着你,告诉你我没有死,我还好好的活着,你不要再难过了。

    可是……我也有我该做的事情,请原谅我不能现在就出现在你面前。

    三叔,我要走了。

    你放心,我只是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请三叔务必要小心那幕后黑手,苏锦溪已死,他不会对我下手。

    而你被刺激,暂时也是安全的,但以后……三叔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的。

    我知道你肯定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苏苏答应你。

    我会好好睡觉,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你面前。

    我不是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这一点你放心。

    你我不是表兄妹,我本不姓苏,苏苏要回到本该属于我的地方。

    再次回来,出现在你面前的一定就是另外一个我。

    三叔也要答应我,不许再难过和悲伤,我们不会分开太久,苏苏一定会尽快回来。

    要是你难过我也会很心疼的,我不管,要是我回来你瘦了一斤,我可不会轻饶。

    对了,你不是一直想听我叫你那个称呼么?等我回来了我就叫。

    所以我的好三叔,你千万要保重好身体,苏苏最担心的就是你。

    怎么办,还有好多好多想说的话,三叔,我也好舍不得你……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

    请原谅我用这样的方式道别,我只是怕见到你或者听到你的声音我就舍不得离开。

    我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三叔,我走了,很快就回来。永远爱你的苏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