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7章 公布消息-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07章 公布消息

    如果可以,司厉霆只想要永远沉浸在自己美好的梦中不曾醒来。≦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一旦醒来他就要面对这最不想要面对的现实,饶是他再不想要承认,现实也不是他能够随随便便改变。

    去殡仪馆的路上林均一直很担心他,生怕他再出什么意外。

    他的面容憔悴不堪,眼神更是让人很是心疼。

    就这么一路沉默到了殡仪馆,一下车司厉霆就冲了出去。

    林均看着司厉霆那落寞的背影,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可以将一个意气风发的人变成这个样。

    到了停尸房,司厉霆一把扯开白布,里面的女人因为在海里泡了太久,基本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她身上穿着之前的婚纱,这件婚纱是司厉霆专门让人设计,全球独一无二。

    见婚纱穿在女人身上,他哪里还会怀疑。

    “苏苏,我的苏苏……”说着他就要将女尸抱起来,林均轻轻拉开了他。

    “爷,苏小姐已经死了,你还是不要折腾她,让她入土为安吧。”

    司厉霆紧紧抱着那令人胆寒的女尸,“我不要,苏苏是我的。”

    “爷,你这样只会让苏小姐走得不安宁,还是将她火化了准备葬礼吧。”

    “葬礼……呵呵。”司厉霆手指颤颤巍巍抚上女尸那肿胀的脸。

    分明前些日子苏锦溪还在自己臂弯里微笑,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要早知道会这样,他一定不会瞒着她。

    “苏苏。”司厉霆嘶声力竭,脑海中浮现出过去的一切。

    “你,你是谁!”

    “论辈分我要叫你一声三叔,你不能这样,昨晚的事情我不计较了,请你放了我。”

    “不,不怕,怕三叔。”

    “三叔,帮我……”

    “三叔,我好饿……”

    “三叔,别闹了!”

    “三叔,你对我真的太好了。”

    “我咬死你这个混蛋!”

    “就算是天塌下来我也不会走,三叔,我爱你,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司厉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表哥,除此之外,我们再无关系。”

    画面定格在婚礼上她扔掉头上绝尘而去,司厉霆心中仿佛有千把万把刀在割。

    “原来这就是凌迟的滋味。”司厉霆颓然倒地。

    “爷!!!”林均赶紧将他给扶起来,“你要保重身体不要太难过了,不然苏小姐在天上也不会开心的。”

    司厉霆气若游丝,眼睛从那具女尸身上转移,“准备葬礼吧。”

    如果真的对她好就让她早点入土为安,而不是一直存放在这里。

    “是,爷。”

    苏锦溪坠海身亡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网上大多都是一些惋惜的言论。

    “真是可惜,苏小姐明明那么美,和司总简直是天生一对嘛。”

    “就是就是,什么人这么讨厌,明明司总都不在意血缘关系,非要有人打破。”

    “那婚礼现场多浪漫,我要是有这么豪华的婚礼做梦都得笑醒,老天爷也太残忍了,喜事变成丧事。”

    大家都在为苏锦溪的死而可惜,很少有人会说风凉话。

    至于最开心的当属白小雨等人,她们处心积虑没有除掉苏锦溪,苏锦溪就自己坠海了。

    苏梦得知这消息的时候兴奋不已,就差点鞭炮庆祝了。

    唐茗回家看到就是苏梦高兴得转圈的模样,他也是刚刚才得到苏锦溪坠海,确认死亡的消息。

    “你姐姐死了你很开心?”

    苏梦听到身后传来的冷声,吓得赶紧收起了笑容,“不是的茗,我刚刚看了一个笑话。”

    唐茗看到她心虚的眼神,显然她心中想的人就是苏锦溪。

    “苏梦,你和白小雨究竟在计划着什么?苏锦溪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

    从结婚那天唐茗看到两人就很不对劲,势如水火的两人居然会聚在一起。

    “茗,你这是说什么话?虽然我是嫉妒你对苏锦溪的感情,但她毕竟是我姐姐。

    而且那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啊,我怎么可能会对她下手?

    况且我听新闻说她是车子失控坠海的,我又怎么能提前预知婚礼当天的事情?”

    她说的也不道理,一来苏梦根本就不知道她们身份的事情,二来她也没有那个胆子。

    可要不是这样的话,那苏梦和白小雨又做了什么呢?

    “你姐姐死了,你为什么一点都不难过?”

    “我之前就给你说过了,我很讨厌她嘛,只要她活在这个世上一天你就不会爱我。

    她的死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茗,以后我们就安心过日子好不好?”

    苏梦也有自己的算计,她知道与其自己假惺惺说些违心的话,只会让唐茗更加怀疑她。

    还不如实话实话说,这样唐茗也不会知道那件事了。

    唐茗上下打量了她几眼,“你还真是恶毒。”

    “茗,我知道你可能看不上我,可是我喜欢你有错吗?我只想要和你好好在一起罢了。

    你的眼中只有苏锦溪,别人不管做什么你都不会喜欢,再加上我算计了你,你讨厌我。

    可我做这一切也只是因为我爱你,茗,以后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相信你会一点点喜欢上我的。”

    “呵,这恐怕你要失望了,不管有没有苏锦溪,我也不会喜欢你。”

    见唐茗又要离开,苏梦一把抓住了唐茗的手,“茗。”

    在唐茗冰冷的眼神之中,她只得缓缓松开了他,“茗,那个……明天我们一起出席我姐姐的葬礼吧,毕竟是一家人。”

    “我知道了。”说罢他直接离开,再没有回头。

    苏梦气得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本以为苏锦溪一死唐茗就是自己的了,现在看来唐茗对自己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但转瞬间她又开心的笑了起来,苏锦溪才刚死,时间一长唐茗就会忘记她。

    一个死人怎么来和自己活人争?

    到时候自己才是唐茗明媒正娶的唐太太,白小雨拿什么和自己争?

    苏家也得到了苏锦溪的死讯,苏父一脸怒气,“就是你当时拉着我不让我说出真相。

    要是我说了的话那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苏锦溪和司厉霆本来就不是表兄妹。苏锦溪和苏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就因为你的报复心,让一双人错过不说现在还阴阳两隔!”

    苏妈妈的表情也十分不好看,“我怎么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我也不想的啊。”

    “你不想,苏锦溪虽然不是我们的女儿,但她却一直将我们当成亲生父母对待。

    从小到大不哭不闹,就算我们偏心梦儿她也没有吵闹过,听说苏家没有钱,随随便便就将自己三千万给卖了。

    这几年她每天放了学还要去做兼职,兼职赚回来的钱都给了我们,哪怕不多却也是一番心意。

    她对苏家没有一丁点对不起的,但苏家又是怎么对她的呢?

    一直以来就将她当成是棋子,可以利用的工具。

    那可是一条人命啊,都是因为你,她才会死的!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

    沉默许久的苏父彻底爆发,苏妈妈见自己被吼,心中也来了气。

    “你这是在和谁说话?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苏锦溪和司厉霆那么对我,我只是想要让她们吃点苦头。

    我虽然不喜欢苏锦溪,但也没有想要将她置于死地,她死了我还不是很难过。

    你现在质问我能让她死而复生嘛?我可告诉你,你最好将苏锦溪不是我们女儿的事情给烂在肚子里。”

    “为什么?”苏父不理解为什么她又突然提到这个话题。

    “还能为什么,你想啊,我们明知道苏锦溪不是苏家的女儿,在婚礼现场怎么不出言帮她?

    就算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好歹也养了她这么大,要是传出去了别人会怎么想?

    一定会说我们无情无义,而且司厉霆对苏锦溪的感情你也看到了。

    在明知道是他表妹的情况下还是一意孤行要娶她,让他知道我们没有说出真相,你以为他会做什么?

    苏家本就岌岌可危,对付我们他不用吹灰之力!”

    苏父显然没有想到这一层,“那锦溪死的不是很冤枉?连死都不知道真相,我心中有愧。”

    “有愧什么?人都死了你以为还有什么感觉,不是我们将她养大,估计她早就死了。

    能再活这么多年也算是她的福气,她该感谢我们都还来不及。”

    苏父可没有苏妈妈这么洒脱,从小他就觉得苏家对苏锦溪很不好,现在她年纪轻轻就死了。

    从知道苏锦溪坠海那天他就没有睡过一天晚上的好觉,虽然他一直觉得没有找到就是最好的消息,说不定苏锦溪还活着。

    直到她的尸体被找到确认死亡,苏父就觉得像是天都塌下来了一样。

    这些年来苏妈妈每次都以苏锦溪不是自己亲女儿为由,让他不要对她好。

    反正又不是自己的女儿,怎么喂都是白眼狼,对她越好将来都不会好好对自己的。

    苏父被苏妈妈给洗脑,一直以来都默认了对苏锦溪的态度。

    仔细回忆起过去到现在,苏锦溪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苏家的事情,苏父越想越愧疚。可苏妈妈说的也是事实,他现在才说只会给苏家带来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