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5章 险恶用心-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05章 险恶用心

    苏锦溪小脸全是泪痕,那样可怜兮兮的模样让顾南沧心生怜惜。≦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不是我不让你去见他,锦儿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情况,幕后黑手咱们一点线索都没有。

    即便是你现在和他和好,难保以后不会遇上危险,此人心地歹毒,我不想让你去冒险。”

    “南沧哥哥,那我不说我还活着,我就远远的看三叔一眼,绝对不和他见面。”

    苏锦溪的请求谁能拒绝?更何况还是苏锦溪亲哥哥的顾南沧。

    “这样吧,我先去医院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异常情况,等天黑了你再打扮成护士去查房。”

    苏锦溪立即如同小鸡啄米一样点头,“好好好,那就这样,我听哥哥的。”

    顾南沧轻柔的抚着她的头发,“锦儿,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没有办法,你能理解我么?”

    “嗯,我知道,这一切都怪不了哥哥,要怪就怪那隐藏在幕后的黑手。”

    “我会暂时在司厉霆身边劝着他,不让他做傻事。”

    “谢谢南沧哥哥。”

    苏锦溪这才知道被人疼爱的感觉是怎样的,她默默等着天黑,医院一到晚上就是最冷清的时候。

    本来顾南沧是让苏锦溪回家等候,苏锦溪哪里舍得离开,一直车里等候。

    到了深夜,顾南沧替她找来一套护士的衣服。

    苏锦溪急急忙忙换好衣服,想着马上就要见到司厉霆,脚下步子又加快了些。

    “锦儿,不要着急,越着急越容易露陷。”

    “是我太心急了。”苏锦溪稳定心神。

    两人很快就到了司厉霆的那一层,迎面走来一个护士,苏锦溪下意识就要低头躲闪,生怕别人发现。

    但转眼一想,自己畏畏缩缩反而会坏事,反正她现在戴着口罩,走廊光线又暗淡,谁能看出她是谁?

    她挺直了背脊朝前走去,推开门,苏锦溪一眼就看到躺在病床上的人。

    苏锦溪飞快跑到病床前面,正要好好看看司厉霆,突然发现旁边的玻璃吊瓶在轻轻的摇曳。

    “刚刚那个护士是来给他换药的,差一点就露陷了。”苏锦溪轻轻拍了拍胸脯。

    “你和他呆一会儿,我先去外面给你守着。”

    “不对。”苏锦溪脸色一变,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赶紧司厉霆手背的针给拔了出来。

    “锦儿,你这是干什么?”顾南沧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南沧哥哥,你还记不记得刚刚出去的那个护士?她就是从三叔的病房出来。

    这吊瓶有轻微的摇晃,说明那个护士碰过这个吊瓶,要她是来换药的,那么离开的时候会带着换过的吊瓶。

    她两手空空离开,一定有问题。”苏锦溪经过了生死劫难,现在变得十分谨慎。

    “说起来这吊瓶里的药之前都是透明色的,现在变成了微黄,确实有问题。”

    苏锦溪看着沉睡不醒的司厉霆,心中一阵后怕,如果这里面真的是毒药,她再晚来半步该怎么办?

    “南沧哥哥,你将这个吊瓶送去让人检验一下,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不好的成分。”

    “那你呢?”

    “我在这里陪一会儿三叔就离开。”

    “也行,我很快就来。”

    顾南沧拿着吊瓶离开,房间之中只剩下了苏锦溪和司厉霆两人。

    苏锦溪用棉签轻轻擦拭完司厉霆手背上的血迹,看着他苍白的脸颊,苏锦溪眼中一片疼惜。

    从前那个精神奕奕,总是温情默默的看着自己的人,如今却是这么虚弱的躺在这里。

    他的头还有手臂都缠着纱布,脸色更是憔悴不已。

    打从苏锦溪第一次见到司厉霆的那天起,司厉霆就如同王者之姿出现在她面前。

    手指轻轻抚上他的脸颊,如果自己得知他的死讯会有多难过?

    他出车祸的消息传来之时就让自己很是担心,可想而知司厉霆经历了怎样痛彻心扉的痛苦。

    “三叔,对不起。”苏锦溪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他的容颜,仿佛要将他的容貌深深记到脑海深处。

    司厉霆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苏锦溪的手,口中喃喃念着:“苏苏,苏苏。”

    苏锦溪强忍着的泪水滚落在他的手背,“三叔……”

    半小时之后顾南沧带着结果回来,“锦儿,我已经让人检验了那吊瓶里的成分,果然你没有料错,真的有问题。”

    “里面是什么药?”

    “并不是剧毒的药,是一种可以影响人神经的药物。”

    “影响神经?”

    “是的,这是国际上一种禁药,注入到人体之中虽然不会死,却会破会人的免疫系统。

    使人的抵抗力下降不说,而且会让人疯疯癫癫。”

    苏锦溪眸光一冷,“究竟是谁这么狠毒,并不是要三叔的命,而是要让他疯疯癫癫的活着!

    说不定这次的车祸对方不是想要三叔死,而是想要他在车祸之中落下残疾。”

    顾南沧脸色也十分严肃,“这么说来,对方可能和你并没有仇恨,他的目的是为了折磨司厉霆。

    你从前就是一个学生,与人无冤无仇,就算苏家的人不喜欢你也不可能害你的性命。

    所以我猜测那人应该不是你的敌人,而是知道你是司厉霆最爱的人,想要通过你的死来伤害和打击他。

    他才会选择在婚礼现场公布真相,目的就是将你们至于舆论的中心。

    那人也许并不知道司厉霆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世。

    而你的落跑是他意料之中,在你坠海之后他赶紧又将消息传到了司厉霆的耳里刺激他出了车祸。

    这还不止,在司厉霆住院以后又给他注射了药物,显然对方并不是要他的命,只是想要折磨他。”

    苏锦溪眉头紧皱,“三叔究竟得罪了谁,那人至于要这么阴毒的对他?”

    “这只有等他醒了我再问他了,这里已经不安全,我已经给他准备了私人医院,马上转移。”

    “好。”

    苏锦溪为防止被人察觉到她的出现,只得先行离开。

    司厉霆被连夜转到了私人疗养院,林均则需要暂时管理司厉霆公司的运转呆在公司。

    苏锦溪一直化着浓妆,带着口罩悄悄留在司厉霆身边照顾他。

    司厉霆身体和心里经过双重打击,人陷入了高烧昏迷不醒之中。

    “三叔,你一定要挺过来。”苏锦溪用干毛巾擦拭着司厉霆的额头。

    顾南沧见两人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你也别难过了,我想司厉霆是自己不愿意醒吧。

    醒了就要面对失去你的痛苦,所以他自我意识不想醒来。”

    “实在不行就只有给他打一针退烧针了。”苏锦溪叹了口气。

    病来如山倒,再怎么厉害强势的人一旦生病也变得如此脆弱。

    她终于理解到了从前司厉霆对她是怎样的心情,捧在手心怕化了,一心只想要好好保护她。

    这就是苏锦溪现在的感觉,她虽然呆在司厉霆身边,一颗心却是动荡不安。

    “锦儿,我已经将找到你的事情告诉给了老爷子,老爷子让你尽快回家。”

    “回家,是回美国的家吗?南沧哥哥,顾家的事情你还没有给我说说呢。”

    “也好,那我就慢慢说给你听吧。”

    “嗯。”

    顾南沧眼睛看着窗外,仿佛在回忆着什么,“顾家是美国前十的华人大家族,从古到今越是大的家族就越是乱。

    例如古时候的宅门,皇宫都是如此,别说是顾家,其它家庭也是如此。”

    “是的,这个我明白,唐家尚且都是如此,苏家只不过现在落败没有可争的东西,不然也是一样。”

    “顾家和这些家族有些不同,从先祖开始就是嫡长女继承家业。”

    “南沧哥哥你是不是说错了,难道不是嫡长子?古代就重男轻女,怎么可能让女人继承家业?”

    “这就是我说的不同之处,咱们顾家乃是一个很古老隐秘的家族,从前掌事被称之为族长。

    相传我们家族乃有一种特别的本领,只有女人才能习得,所以族长只能是女人。

    而后家族遭受剧变,惨遭灭族之祸,后来先祖为了规避祸乱就迁徙到了美国。

    以女人当家的作风也就一直传到了今天,原本一切都没有问题的。

    差错就出在了咱们妈妈的身上,按照我们顾家的规矩,咱们爸爸应该从族里挑一个。”

    “什么?那不是近亲了?”苏锦溪反应很大。

    “不不不,虽然一开始到美国的顾家先祖都是亲戚,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洗礼,顾家至亲并不多。

    再说回咱们妈妈吧,她被定为顾家下一任接掌之人,根据规矩,她必须要在大家族选一个当老公。

    上一代的人会在妈妈小时候就挑选几人,有点像是古时候驸马爷的意思。

    最后由妈妈自由选择,谁知道妈妈对那几位叔叔只有兄妹之情,并无男女之情。

    上一代的人观念十分固执,要求妈妈必须要做选择。

    妈妈一气之下就逃跑了,听族里的人说妈妈性格很是刁钻古怪。谁也没有料到她会做出什么事情,两年后她回国生下了我,没有人知道她和谁在一起有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