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2章 车祸-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202章 车祸

    司厉霆撂下这段话后直接离开,再没有停留。≦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唐老爷子深深叹了一口气,司厉霆的性子他再熟悉不过了,只要是那人决定的事情谁也不能改变。

    如果他会介意的话一早前在得知自己和苏锦溪的关系之时就会放弃了。

    他毅然决然继续和苏锦溪在一起,还办了如此盛大的婚礼。

    天下人的流言蜚语他也置之不理,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待一对相爱的人呢?

    华晴虽然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拆散了两人。

    但这个结果也和她想象中不同,她本以为苏锦溪和司厉霆两人都不知道自己身世的情况。

    没有想到司厉霆竟然一早就知道了真相,在明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他竟然还要娶苏锦溪,这份深情让她妒忌的发狂。

    华晴被他推到地上,身体虽然很疼,但更疼的是心。

    唐鄀走到她面前朝着她伸手,华晴委屈巴巴叫了一声:“鄀。”

    唐鄀微笑着扶起她,两人离开了当场。

    华晴本来还感动呢,谁知道一上车,她就被唐鄀狠狠推到了车上,头撞在车窗玻璃上。

    “鄀……”

    唐鄀毫不怜香惜玉的扯过她的长发,华晴被强迫抬起头,“鄀,你松手,好疼。”

    “你这个贱人,我早就提醒过你,看来我的警告你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怎么,你就那么想要重新回到司厉霆的身边?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模样。

    你比得上苏锦溪一根手指头?你这种贱货就算是送给他他也不会要。”

    唐鄀的每句话都带着极大的侮辱性,华晴觉得自己头皮都要被他扯掉了。

    “鄀,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华晴知道这男人骨子里的暴戾。

    别看这男人表面上笑的亲和,骨子里的狠毒她是了如指掌的。

    “听不懂?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有这么笨了,这次是不是你搞得鬼?”

    唐鄀可没有忘记之前华晴帮着那个什么保姆给说了一句话。

    “我搞得鬼?鄀你也太看得起我了,连苏锦溪都不知道的秘密我会知道么?

    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震惊,这表哥和表妹怎么能结婚呢?

    一旦结婚给唐家带来不好的声誉谁来负责?我一心一意都是为了唐家。”

    “呵,好一个为了唐家。”唐鄀冷哼一声,下一秒竟然将华晴的脸直接按在了玻璃上。

    他一把撩起华晴的裙子,没有任何前戏,毫无预兆的进入。

    华晴疼得冷汗都出来了,“鄀,你别这样。”

    “在酒店的时候你那双眼珠子都快贴在司厉霆身上,你还说你对他没有存着其它心思?

    华晴,我告诉你,就算我不爱你,你也别想要给我戴绿帽子,我的狗哪怕是死也只能死在我身边。”

    华晴听到他将自己比作是狗,眼中泛出点点泪花。

    想着之前司厉霆在人前对苏锦溪的霸道宣言,再听听唐鄀对自己说的话,泪水一颗颗砸落。

    “怎么?现在就迫不及待想要去找司厉霆了?就这么不想我碰你?”

    “不,我只是有点疼,鄀,我求你轻点。”

    “轻点你怎么会长记性,你的贱可是骨子里就带来的。”

    司机早就懂事的下了车,车子里只有华晴压抑的痛苦呻吟。

    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司厉霆急冲冲跑来,脸上带着紧张惶恐之色。

    华晴看到司厉霆的身影越来越近,眼中的泪水也越来越多。

    她多想要司厉霆能够出手相救,将她带离这个牢笼。

    “怎么,看到你老情人身体都变得这么热情了,华晴,你还真是个贱骨头。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和我滚床单,现在和我结婚了,还念念不忘他。”

    华晴有苦难言,当年要不是她一时昏了头,如果她再陪着司厉霆熬上几年,自己会比现在还要风光。

    他对苏锦溪的那种态度换在自己身上,自己还用过这样的苦日子么?

    表面上是大家高高捧起的影后,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过得什么日子。

    哪怕唐鄀不专一,只要对她好也就够了,关键是唐鄀对她不好还不专一。

    在美国的时候他就隔三差五的换女人,甚至还过分的将女人带回家。

    从前华晴想男人大概都是这样花心,自己睁一眼闭一眼就好,毕竟唐太太只有自己一个。

    她接了很多戏,目的就是不想看到唐鄀。

    唐鄀要求她回国,当她知道司厉霆如今的身份,华晴心中懊悔死了。

    车窗外的男人越来越近,司厉霆根本就没有注意旁边的车子。

    华晴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自己面前离开,自己在和唐鄀做着污秽的事,他径直上了自己的车。

    “啧啧,司厉霆可是走了,怎么,你还在期盼着些什么?”

    华晴眼中一片黯然之色,有些人当真是一旦错过就是永别。

    司厉霆从酒店出来,第一时间打电话问了家里,苏锦溪并没有回去。

    她在这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穿着婚纱身无分文的她会去哪里?

    司厉霆调了酒店周围的监控,发现苏锦溪上了一辆出租车,让人查询那个出租车的去向。

    他一路追着出租车的轨迹而去,但很快就接到林均的电话。

    林均的声音显得异常沉重,“爷,我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你最好先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

    “苏小姐搭乘的那辆出租车……意外坠海。”

    “什,什么!你再说一遍!”司厉霆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这一定不会是真的。

    “我说……苏小姐意外坠海。”

    “轰!!!”司厉霆的电话里面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声音。

    “爷,你没事吧?”林均担心的问道,司厉霆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就怕他出意外。

    电话里面传来了一片忙音。

    司厉霆的车子确实是出事了,他得知苏锦溪坠海的消息情绪崩溃,方向有些歪。

    迎面一辆白色轿车突然不受控制的冲了出来,司厉霆猛打方向盘,车子撞上了一旁的路灯。

    要是再晚一点他就和那辆轿车相撞,那辆轿车同后面的一辆车撞到了一起。

    后面的车又连续追尾,司厉霆的挡风玻璃已经碎掉,安全气囊弹出。

    他手臂被撞碎的玻璃所扎伤,鲜血淋漓。

    司厉霆在眼冒金星之中醒了过来,他的右手已经是一片血色,额头也有血迹渗出。

    他费力的捡起手机给林均打了过去,“林助理,你再说一遍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助理小心翼翼回道:“有人目击苏小姐乘坐的出租车在沿海快速路上冲出护栏坠入海中。

    爷,你放心,这也不能证明什么,苏小姐福大命大,她一定会没事的。

    倒是你那边怎么了,刚刚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声音?”

    “我没事,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过去,你马上通知救援队和捕捞队。”

    “是,爷。”

    司厉霆不过是强迫自己保持着冷静罢了,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心在滴血。

    他跌跌撞撞开了车门,不顾两千多万还在冒烟的豪车扬长而去。

    此刻的他没有心思去理会这场车祸,他脚步虚浮,身体踉踉跄跄朝着前面走去。

    没有人知道他是费了多大的力气在说服自己不要倒下,他的苏苏不会有事的。

    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他右脸已经流了不少血,白衬衣也染上了不少血色。

    “先生,你是去医院吗?”出租车司机关切道。

    “不,去沿海路,快点。”

    “先生,你看起来伤得很重,还是先去医院……”

    “给你十万,你马上去沿海路。”司厉霆满脸阴沉,身上散发着寒冷的气息。

    司机却是看到了他眼中那隐藏着的悲伤,能够不顾性命也要去的地方,一定是很重要的吧。

    “先生,你就坐好了!”

    路上司厉霆手臂上的血不停在流,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他在心里默默的祈祷苏锦溪平安无事,希望只是林均弄错了。

    虽然是这么自我安慰,他的手脚却在不知觉的颤抖着。

    万一真的是苏锦溪那该怎么办?司厉霆从未有过这么慌乱的时候。

    全身上下每根神经都紧紧绷着,他一直喃喃自语:“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到了事发地,沿海路边被撞开的护栏已经被警察用黄线隔离开来。

    司厉霆丢了一张名片给司机,“打这个电话要车费。”

    “先生……你真的不去医院嘛?”司机还是很担心他的身体。

    林均已经赶到了现场,见到浑身血色的司厉霆出现。

    “爷,你,你这是这么了?”他想到之前在电话中那剧烈的响声,恐怕司厉霆是出了车祸。

    “苏苏有消息了吗?”司厉霆开口就是询问苏锦溪的下落。

    “爷,苏小姐就是从那里摔下去的,听说那辆出租车在下坡的时候并没有减速,甚至还提速,所以才会冲出护栏……”

    司厉霆在来的时候还在心里祈祷,当他看到被撞得变形的护栏以及那个缺口,他一把揪住了林均的衣领。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将苏苏给我找到!”“爷,救援队和捕捞队都已经下水,你放心吧,一定将苏小姐给你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