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如果有来生-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199章 如果有来生

    很快的功夫车子里就灌满了海水,苏锦溪费力从车子里出来。

    但她看到眼前的景象,即便是自己出来了又能怎样?

    她那游泳的水平,憋气一分多钟就是极限了。

    车子是从沿海路上飞驰而下的,离海边不知道有多远,她根本就坚持不了游到海边。

    饶是这样苏锦溪也并没有放弃,她脑中有一个信念,

    她不怕死,她怕的是司厉霆在知道自己死后会难过伤心,她不想他难受。

    不行,她一定要活下来!

    三叔,不管你是我的谁,我也不要你难受,苏苏会活下来,一定会活下来。

    苏锦溪朝着海面上游去,不管结果如何,她也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眼看着她就要游上海面,她的身体已经坚持不了。

    在这样的大海,极有可能尸骨无存,紧张和惶恐让苏锦溪身体负担很重。

    身体又缓缓朝着海里落去,苏锦溪眼中带泪。

    她是要死在这里了么?可是她好不甘心啊!

    昨晚才被白小雨和苏梦陷害,将她卖到了那种地方,好不容易熬过一劫。

    她还没有来得及报复两人,那么多人曾经害过她,而她一心向善。

    凭什么死的不是她们而是自己。

    脑海中开始浮现出过去那些人的相貌。

    “苏锦溪,你是不是存心和我过不去?就两件衣服而已,你至于这么小气?你究竟是不是我的姐姐?”

    “要是你妹妹那么喜欢这两条裙子,看在咱们同学一场的份上,只要你跪下来求我,我倒是可以免费送给你妹妹。”

    “姐,要不你就给她跪下吧,反正又缺不了几两肉。”

    “苏锦溪,看来你还是没有认清你自己的位置,竟然趁我不在的时候勾引唐茗!”

    “贱人,我打死你这个贱人,你敢勾引我男人。”

    “好想毁了这张脸,不过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有的是人会毁掉你。”

    “苏锦溪,你说要是你沦为那些臭男人的玩物,你身体肮脏不已,唐茗和司厉霆还会喜欢你么?”

    两人丑陋的嘴脸在她眼前飘来飘去,她心中有那么多的不甘,紧握住双拳,手中只有海水。

    连自己手指的触感都已经感觉不到,无力感从心中蔓延开来。

    很快这些人的面容就从她脑海里面散去变成了一个金发蓝眸的俊美男人。

    “你的男人,司厉霆。”

    “这么急着投怀送抱?”

    “小妖精,又在勾引我了。”

    “如果我是真心那么现在可以来讨你的真心了吗?”

    “我该打,惹我家小苏苏生气难过了。”

    “以后但凡有人动我太太一根毫毛,我司厉霆必定不死不休,和你死磕到底!”

    “别怕,有我……”

    苏锦溪想到这些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如果说之前横在两人之间的是伦理道德,那么现在就是生离死别。

    之前虽然他们不能在一起,至少她可以远远的看着他,哪怕是一眼也好。

    总好过阴阳两隔得好,三叔,三叔……

    苏锦溪觉得力气像是被大海给抽干了,她缓缓闭上了双眼。

    三叔,再见了……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要再当你的妹妹……

    三叔……

    黑暗袭来。

    腰间突然缠上了一只手,她的身体被人揽入怀抱。

    苏锦溪猛的睁开了眼睛,是三叔来救她了么?

    她一转头,对上顾南沧的脸,是他。

    顾南沧抱着苏锦溪的身体朝着海面浮去,刚刚认命的苏锦溪对上顾南沧那双坚定的眼神。

    她绝对不能放弃自己,顾南沧在救她,她一定要活下去见司厉霆。

    有顾南沧帮忙,苏锦溪终于出了海面,才一出来她就大口大口的呼吸。

    没有什么比呼吸更可贵了,她第一次感受到活着真好。

    “沧……海,你怎么在这?”苏锦溪吐出一大口海水,“咳咳。”

    “小锤子,我跟着你从酒店出来,本来想要叫住你的,你没有听到,我就一路追了过来。”

    “对不起沧海,是我连累了你!”苏锦溪看着四面八方都是海水,就算是沧海恐怕也不能游到岸边去吧?

    “笨蛋,没有你想的那么坏,这里靠近海港,现在是上午11:31,我知道一艘客船会在12点准时到岸边。

    从船的速度来分析,应该在11:42左右客船会经过这里,所以我们只需要在这里呆上十一分钟就好。

    从现在开始,我们全身放松,利用海的浮力将身体浮起来,尽量不要浪费力气。”

    原本苏锦溪十分害怕,有了顾南沧的这句话之后她开始放松下来。

    “小锤子,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难受,我答应你,只要咱们能够活下来,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苏锦溪疑惑的问道。

    “关于你的身世,所以你要努力的活着,再不能有存着死亡的念头。”

    顾南沧知道之前的事情肯定给了苏锦溪很大打击,刚刚要不是他及时赶到,苏锦溪就真的沉入海底长眠了。

    他以为苏锦溪是一心寻死,故意这么说引起苏锦溪的求生欲。

    “我的身世??”苏锦溪瞪大了眼睛。

    “或许司厉霆和你并无血缘关系。”

    “你说什么!!!”苏锦溪都快从海里跳出来了。

    “活下去,我就告诉你真相。“顾南沧一字一句道。

    不管顾南沧是不是为了故意引诱她有生存的信念才这么说的,她一定要活下去。三叔,她的三叔还在等着她。

    果然如同顾南沧所料,在11点四十多的时候一辆客船缓缓驶入。

    “沧海,我们有救了,真的有救了!”

    “嗯,我们活下来了。”

    和意料中一样,两人被客船所救,两人湿淋淋的被送到客房之中。

    顾不得身体还在滴水,苏锦溪紧紧抓着顾南沧的手。

    “沧海,现在你快告诉我,之前你在水里说的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和三叔没有血缘关系?你是不是在骗我?”

    “小锤子,我没有骗你,我一定会告诉你的真相,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去泡个热水澡。

    这段时间温度骤降,你又在水里泡了这么久,不好好保养自己就会感冒。”

    “沧海,我求求你,你快告诉我!”

    “这件事说来话长,为了你的身体着想,你先去泡澡。”

    顾南沧知道她心急,身世的事情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

    他主动将苏锦溪抱进浴缸放满了热水,“小锤子,放开心,一切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苏锦溪紧紧抓着顾南沧的手,“沧海,我求你,你不要骗我。”

    顾南沧知道司厉霆这件事给她造成了很深的影响,看着她那样孤独无助的样子十分心疼。

    “小锤子,我不会骗你,一定不会,好好泡澡。”

    也许是顾南沧以命救了她,苏锦溪现在十分依赖顾南沧。

    她在浴缸里泡了一会儿,穿着浴袍出来。

    顾南沧已经换了一套衣服,还让人给她煮了一碗姜汤。

    “锦儿,过来喝点姜汤。”

    “沧海,你叫我什么?”苏锦溪发现他的称呼变了。

    沧海将姜汤递给了她,“先喝,暖暖身子。”

    苏锦溪差不多也了解顾南沧的性子,要是她不喝下这汤他还是不会说话。

    自己乖乖听话才是最节约时间的。

    苏锦溪咕噜咕噜将姜汤喝完,顾南沧让苏锦溪坐到床上,一手拿着干毛巾替苏锦溪擦拭头发上的水珠。

    这个动作让她想到了从前在家司厉霆就是这么对她的,一想到司厉霆她的眼中又浮出一丝悲伤。瞥见她眼里的悲伤,顾南沧缓缓开口:“锦儿,你不应该姓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