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2章 丑陋的人心-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92章 丑陋的人心

    像是贩卖人口绝对是要判刑的大罪,又有谁敢明目张胆的这么做?

    黑市就是为了满足那一小部分肮脏的人类所存在,这里的人像是牲畜一样被人贩卖。≦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当一部分还在为温饱所奔走的时候,那些本就有权有势的人则是变着花样的玩。

    一些上层名流,他们早就不在乎金钱,普通的女人他们司空见惯没有激情。

    于是一些有着特别癖好的人,例如恋童癖,例如同性恋,例如虐人。

    这些和寻常人不同的癖好在黑市之中就能得到满足,有人提供货物,买家则是买走他们所需要的。

    那些被沦为货物的人没有人权,一般来这里的人都是心理变态的。

    他们会用各种手段玩弄自己买的货物,要是腻了就送给别人,有些则是像养家畜一样。

    反正他们有的是钱,尊严什么的早就没有人在意。

    苏锦溪没有想到白小雨和苏梦竟将她送到了这样的船上。

    明天就是自己和司厉霆的大婚,苏锦溪欲哭无泪,她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让自己来承担这些?

    不管是苏梦还是白小雨,她也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两人一点不好的事情。

    恨意在心中滋生出来,如果她能平安活着逃出去,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两人。

    口中被人塞住,笼子上再次被人罩上了黑布,接下来等待着她的就是被人买走的命运。

    周围的清净逐渐被喧闹所代替,四肢被束缚在铁笼中的她什么都看不到。

    苏锦溪听到有主持人介绍着“货物”,那语调像极了购物频道的那些主持人推销商品。

    讽刺的是这个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卖的不是其它东西,而是人!

    她本以为人吃人的社会早就不存在,此刻她才知道,只要有人存在的地方,人心都是肮脏无比的。

    苏锦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在笼中越听越愤怒,究竟是谁他们的胆子,将活生生的人卖掉?

    听着“货物”一个又一个被买走,她竟然还成了压箱之作。

    “接下来就是我们今晚的压轴,我们给她取名为天使的诱惑。”

    苏锦溪感觉到自己的笼子被推了出来,下面有男人的声音不断传来。

    笼子上的黑布被人给拉开,刺目的光芒照进了她的眼睛。

    她睁开眼睛看着台下,不仅是“货物”被戴上了面具,就连买家也是一样。

    略一思索她就明白了,那些有钱有势的人虽然做了龌龊之极的事情,却还不想被人发现。

    所以他们都戴上了面具,就算是遇上熟人也不用怕。

    即便是遇上熟人也不会相认,所谓的道德就被这一层面具所遮。

    苏锦溪冷冷的看着那些面具人,她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群群野兽。

    其中除了男人之外,还有一些是女人。

    呵,原来变态的除了男人,还有女人。

    她倒是忘记了,这里的“货物”除了女人之外,也是有男人的。

    白小雨和苏梦一定也戴着面具站在这下面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苏锦溪听到一声悲吟的惨叫声,她寻声看去,有四五个男人将一个少年剥光了按在桌子上。

    这几人有暴露癖,喜欢别人看着他们,那个戴着面具被欺压的少年显得那么弱小。

    场中有些人在围观,有些人则是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的男人一双双眼睛就像是火焰一般。

    苏锦溪咬着唇,不怕是不可能的,看到不远处那个被折磨的少年,她怕自己也是那种下场。

    嘴被人堵着,苏锦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恐怕司厉霆还不知道她已经被卖的事情。

    主持人还在继续介绍着她,从她的身高和体重三围全都介绍了出来。

    苏锦溪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穿着一套白色轻薄的衣服,穿得如此少的她暴露在这么多人眼中,苏锦溪觉得十分屈辱却又无可奈何。

    手指紧紧拽着铁链,心中默默祈求着上苍让她顺利度过这一劫吧。

    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个模样是有多勾人,虽然戴着半截面具。

    但从她裸露出来的肌肤犹如白瓷一般细腻,黑色的长发随意撒落下来。

    傲人的身材以及不盈一握的纤腰,就连每根脚趾都在勾人。

    有时候全露并不是最好,她这样的犹抱琵琶半遮面才是最吸引人的。

    主持人将她捧的天上没有,凡间仅此一人,好以此来抬高她的价格。

    “这么好的身材,又长着一张绝世容颜的脸,她的价格超过了我们有史以来最高底价,五百万起拍。”

    大家看看苏锦溪的身材和肌肤,又听到主持人这么吹捧,都按捺不住自己的心。

    “五百万的底价?有没有搞错,不如将她脸上的面具摘下来,让我们看看值不值得这个价再说吧。”

    “就是,人家最高价才五百万,她底价就要五百万,万一物并没有所值怎么办?”

    苏锦溪心脏一紧,要是现在被摘下面具,她这辈子就不用活了。

    刚刚开口的那人她觉得耳熟,一定是之前接触过的某位总裁。

    今天来的人肯定都是商场上的熟人,一旦摘下面具,就算她没有被人如何也会被人指指点点一辈子。

    即便是司厉霆不嫌弃她,别人也会在背地里嘲笑他娶了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

    苏锦溪可以不在乎自己,她不得不在乎司厉霆。

    就在她心悬起之时,主持人接下来的话让她暂时放松了一下。

    “各位买家很抱歉,我们这里的规矩从来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人,除非买家自愿公布,否则绝对不当众揭开面具的。”

    这一层面具也成了大家的遮羞布,成为“货物”的来源有很多种。

    其中有自愿的,但也有和苏锦溪这样被人用不正当手段送来的。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这里制定了这个规矩,也是这个规矩保住了苏锦溪的颜面。

    大家急得抓耳挠腮,这个女人之所以被定为这样高的价格,那么一定物有所值。

    “好,竞拍现在开始,五百万的底价,大家可以往上加价了。”

    此言一出,很快就有人开价,“五百五十万。”

    “六百万。”

    “七百万。”

    出价的人越来越多,苏锦溪的心也紧紧揪着。

    她希望是一个好人买下了她,至少她可以有谈判的机会,如果是为钱,司厉霆那里有很多。

    在角落中一位身穿蓝色西装的男人面具下一张不屑的脸,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

    声音淡淡开口:“这就是你说的谈合作?”

    虽然不大,却带着冰冷的威严声。

    他对面坐着的男人一脸堆笑,“顾少,我要不这么说你怎么会上船?

    我听说你回国以后不少大家族的千金都来见过你,顾少连看都不看一眼。

    想着那些大小姐肯定不和你的胃口,不如吃点野味如何?”

    生意场上求人就需要投其所好,酒和钱要是都没有用的话,那就只有女人最管用了。

    费尽心机将顾少请上船,为的不就是g公司的项目合作么?

    谁知道这位顾大少爷从上传到现在,愣是没有一点感觉,压根就没有正眼瞧过那些“货物”。

    很快价格已经到了一千万,场中的主持人却还嫌不够似的。

    “看样子大家对这位大美人不太感冒啊,来推近些给他们看看。”

    苏锦溪的笼子被推近了些,这样的位置前面的男人伸手就可以摸到她。

    也许是戴着面具的原因,还真的有人伸手摸了她的脚一下。

    吓得苏锦溪叫了出来,只可惜嘴被塞住没有声音。

    “好滑的肌肤,这么近距离的看都没有任何瑕疵。”

    “真是这样?我也摸摸看。”

    男人们就像是丧尸一样纷纷伸手进笼子里摸她,更有甚者直接拉掉了她身上的那一层轻纱。

    她的上身就只有一点遮挡而已,虽然穿比基尼的人比比皆是,但苏锦溪已经被吓的花容失色。

    她仓皇在笼子中躲避,此举更是刺激那些男人,一个个不停的伸着手。

    苏锦溪这才见识到人心的可怕,泪水在眼中打转。

    三叔,救我,救救我。

    “顾少,你看看这个怎么样?她可是今天的压轴呢。”

    顾少看着被男人哄抢的女人,眸光越发冷淡,这些人戴上面具就为所欲为,骨子里的丑陋却摆脱不了。

    这样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也不是最后一次。

    富人们每天变着花样的玩,他制止不了,只能规范自己不去做。

    至于救人他更不会,他不是做慈善的,天下有多少受害的人?要是一个一个救,他怎么救得过来?

    况且有些人还是自愿的呢,从前他无意中救了一个他看似可怜的女人,谁知那人也是一次为乐,还怪他扰了好事。

    慌乱的场景他不想再看,正准备起身离开,突然看到女人腰间有一个蝴蝶胎记。

    顾南沧彻底愣在了当场。

    “顾少,你看看这个女人怎么样?”

    “你帮我看看,她的腰上是不是有一个蝴蝶胎记?”顾南沧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生怕是自己看错了。“是的,有一个蝴蝶胎记呢,好神奇,居然还有这么奇怪的胎记,哎,顾少你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