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5章 蝴蝶胎记-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85章 蝴蝶胎记

    司厉霆没来的时候顾南沧还能勉强撑着,要是他醉了谁来保护苏锦溪?

    看到司厉霆过来他才放心的倒下,苏锦溪意识还算是清醒。

    “三叔,今天多亏了沧海,否则我肯定会醉得人事不省。”

    “今天过来的山本是中日混血,他的家族在日本占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顾南沧并不想和他翻脸。”

    苏锦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怪不得他的普通话那么标准,这么说山本很有势力了?”

    “算是家族企业,日本的经济发达,山本家掌握着核心科技,在全世界都能排得上名次。

    而且他的母家在中国也相当有势力,这种人最好不要为敌。”

    “知道了三叔。”

    家族企业根深蒂固和司厉霆自己创建的公司还是有些区别,司厉霆还属于成长中的企业,人家早就家大业大。

    怪不得连顾南沧对他也颇为忍耐,果然还是成为朋友比敌人好。

    后座上的顾南沧已经醉得很厉害,要是平时他肯定不会喝这么多酒,这一切都是为了苏锦溪。

    让佣人给顾南沧收拾了一间客房出来,司厉霆将他放到床上。

    苏锦溪替他脱鞋,司厉霆回头看到这个动作眉头一皱。

    “让佣人来做这些就行了。”司厉霆平时连对自己都舍不得让苏锦溪来做。

    “三叔你不要误会,对沧海我只是有一种妹妹对哥哥的感觉。

    从之前在网上他对我就颇为照顾,今天更是给我挡了很多酒。”

    “不管是哥哥还是什么,你不用做这些事。”司厉霆将她拉了起来自己蹲下脱下顾南沧的另外一只鞋。

    “三叔……”苏锦溪完全没想到那么高傲的一个男人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你欠了别人的人情你不用觉得过意不去,以后由我来还。”

    司厉霆给顾南沧脱了外套,“苏苏,去拿根热毛巾,我给他擦擦脸。”

    “好。”苏锦溪听话的用热水将毛巾打湿递给司厉霆,司厉霆细心的给顾南沧擦干净脸和手。

    松开他的领带,给他盖好被子,这才拉着苏锦溪离开。

    其实他今晚也喝了不少,远比苏锦溪喝得多,他却还能维持这样冷静的动作。

    “宝贝儿,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司厉霆温柔道。

    “三叔,你的酒量很好,过去你喝醉了是谁来照顾你?”苏锦溪心疼的看着司厉霆。

    她没有忘记当年司厉霆离开唐家,如今的企业都是他白手起家做起来的。

    就算自己没有和他经历过,她也知道创业路上有多辛苦。

    “我不用别人照顾,我自己就能照顾好自己。”

    司厉霆一笔带过,哪有他说的这么简单,多少次他吐的不省人事。

    可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要努力往上爬,除了过人的手段之外还要为人处事。

    谈生意可以,那就得往死里喝。

    “以后三叔喝醉了有我照顾你。”苏锦溪甜甜一笑。

    “今晚你没喝多吧?”

    “还好,不算多,要是再喝就真的要醉了。”

    “没醉就好,以后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饭局。”

    司厉霆后来灌了不少酒,他只是装作没事罢了。

    苏锦溪将他拉到床上,“三叔,你醉了就让我伺侯你好了。”

    她弯腰给司厉霆脱鞋袜,又拿热毛巾给他擦身体。

    司厉霆倒床就睡,原来这个男人所有的坚强都是伪装。

    倒也是,两个人喝倒了七个,他们也算是海量。

    苏锦溪将司厉霆安置好,自己则是去了浴室洗澡,裹着浴巾出来正准备换睡衣。

    当浴巾褪到腰间的时候,她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叹声。

    “蝴蝶胎记,蝴蝶胎记……我终于找到了。”

    苏锦溪吓得赶紧提起了浴巾,该死的,谁来告诉她顾南沧怎么会站在门口的。

    还好她没有脱光,仅仅只是露出了一个后背而已。

    苏锦溪裹好浴巾,“沧海,你怎么在这?”

    顾南沧朝着她走来,口中喃喃念叨:“蝴蝶胎记。”

    “对啊,我腰上有个蝴蝶胎记,怎么?”苏锦溪以为他是发酒疯,生怕刺激了他。

    “你是锦儿,我终于找到你了,锦儿。”顾南沧脸色激动。

    苏锦溪还想要问他,下一秒顾南沧脚下一软摔倒在地。

    “沧海。”苏锦溪疾步走过去,发现那人已经在地毯上睡着。

    这算是什么事?苏锦溪无奈,看看床上和床下的男人,她轻叹一声。

    女佣们都睡下了,她也不好意思麻烦别人起来。

    苏锦溪只得从柜子里拿来了被子和枕头给他盖好,正好两人夜里有什么需要她也可以第一时间知道。

    关了灯,安静的躺在了司厉霆身边。

    酒后的她睡得十分好,一觉直接睡到大天亮,她是被司厉霆给吻醒的。

    她嘤咛一声睁开了眼睛。

    突然想到顾南沧还在房间里,苏锦溪连连摇头。

    “三……唔……”唇被他吻个正着,司厉霆丝毫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

    自己的睡裙已经被他给撩起来,司厉霆努力在挑起她的兴致。

    “不……可以。”她费力的从他吻中脱离出来说了一句话。

    司厉霆兴致勃勃,“宝贝儿。”

    “三叔,沧……”

    苏锦溪刚刚想要起来又被司厉霆给拉回了床上,“都两天没有了,我好想。”

    “不是不可以,今天情况有点特殊。”

    “我记得你例假才走没有多久。”

    “不是例假。”

    “那是什么?苏苏,难道我对你已经没有魅力了?”司厉霆一脸受伤之色。

    “那个……”

    “两位,一大清的就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这样好么?”屋中突然多了一道男人的声音。

    司厉霆第一时间就是将穿着清凉的苏锦溪给塞回到被子里面。

    “顾南沧,你怎么在这!你最好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司厉霆看着突兀冒出来的一个男人道。

    他记得很清楚,明明将顾南沧送到客房睡下的,他又怎么在自己房间里打了地铺?

    “我也想问,我这么在这?”顾南沧的酒量很好,而且在美国以他的身家大可不用喝这么多酒。

    他还是头一回喝到断片,只记得司厉霆来了他就睡过去,一直到苏锦溪和司厉霆的谈话声音吵醒了他。

    苏锦溪从被子里面冒出一个小脑袋,“还是我来解释吧。

    昨晚沧海喝得太多,我们就带你回家来睡,三叔将你送到客房睡下就离开。

    但你不知道怎么跑到了我们房间昏睡了过去,大晚上的我也就没有折腾。

    给你拿来了被子和枕头,委屈你在这里睡一夜了。”

    司厉霆生怕她会走光,又伸手将她的脑袋给怼到了被子里。

    顾南沧酒完全醒了,“原来是这样。”

    “给你三秒钟离开,楼下第一间就是客房!”

    本来正在兴头上,突然被人给打断,司厉霆心情很不好。

    顾南沧利落的起身,“昨晚给你们添麻烦了,司先生,时间不早了,别折腾得太久,我怕小锤子受不住。”

    苏锦溪在被子里面羞得脸都红成了一片,啊,好丢脸啊!

    等到顾南沧走后,司厉霆才将她从被子里面揪出来。

    “你就让他在我们的卧室睡了一夜?”

    “三叔,那时候大家都睡下了,我又不想吵醒你,所以只有让他委屈在地上睡了。

    好在最近温度不算低,又有地毯,睡着不容易着凉。”

    “小笨蛋,重点是这个嘛?要是刚刚他没开口说话,岂不是将过程都看光了?”

    苏锦溪看到司厉霆耳根隐约泛红,“三叔,你该不是害羞了?”

    “没有。”司厉霆火速逃向了洗手间,他还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苏锦溪捂着嘴偷笑,三叔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想到昨晚自己的背被看光的事情,还是不要给三叔说了吧。

    虽然现在一些晚宴穿露背装的人不少,苏锦溪一想到司厉霆对自己的在乎程度,肯定会堵心。

    将门反锁好,她挑选了一套今天要出门的衣服换上。

    被顾南沧给打断,她也顺利逃过一劫。

    下楼洗漱的顾南沧简单冲了一个澡,昨晚他似乎做了一个梦,梦中他见到了蝴蝶胎记。

    肯定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连做梦都是蝴蝶胎记。

    只是那个梦好真实,那蝴蝶胎记就在自己的眼前,仿佛是他亲眼所见。

    顾南沧轻轻叹息一声,究竟什么时候他才能找到自己的妹妹。

    仅仅只靠着一张还在襁褓之中的照片,和一个在腰上的蝴蝶胎记,茫茫人海他去哪里找?

    都说女大十八变,照片上的小婴儿那么小,现在早就变了,又怎么会那么容易找到。

    外公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在死之前可以见到自己的小孙女。

    自己特地回国寻找,效果并不好,这些日子他做了很多努力。

    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哪里有那么容易找到?

    锦儿,你在哪里?哥哥找得你好苦!

    苏锦溪打了个喷嚏,司厉霆关心问道:“是不是着凉了?昨晚要你照顾我们两人。”

    “没有,是不是有人在念我呀?”苏锦溪轻轻问道。“如果有,那也只有我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