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4章 苦肉计-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84章 苦肉计

    婚礼现场,人山人海,热闹不已。≦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空气弥漫着淡淡的香味,耳畔充斥着宾客热闹的声音。

    苏梦换了一条敬酒服,游走于各个宾客之中。

    看到白小雨满脸泪水,她心中十分开心,就算这些年陪伴唐茗的人是她,最后留在唐茗身边的人却是自己。

    也该让她看清楚现实了,谁才是真正的唐太太。

    见到白小雨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而去,苏梦也跟了过去。

    白小雨拿出粉饼开始补妆,脸上全是泪水流下的痕迹。

    “哟,哭得还真惨,这么难受就别来了,现在你该死心了吧?”苏梦挂着得意的笑容走进来。

    白小雨放下粉饼,眼神冰冷的朝着苏梦看来,“死心?那你知道昨晚茗在哪么?

    他在我家和我呆了一夜,苏梦你是嫁给了茗,但你永远都无法拥有他的心。”

    苏梦没想到唐茗现在还在和苏梦不清不楚的牵扯,脸上的笑容也挂不住了。

    “你这个贱人,看来你是将我说的话都抛在了脑后。”

    “苏梦,你不过就是仗着这个孩子,你说要是你没有了这个孩子,茗会不会将你扫地出门?

    我可是知道茗根本就没有和你领结婚证,没有领证你也就不会受到法律的保护。

    到时候你离开唐家一分钱都得不到,你今天有多风光到时候就有多狼狈。”

    苏梦气得牙齿痒痒,“白小雨,就算这样我也比你好,至少我有机会嫁给茗。

    而你呢?这一辈子都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之中,永远都得不到名分。”

    “苏梦,我们不妨来打个赌,看看谁才是胜利者。”白小雨又多抹了一些粉底在脸上。

    “赌?你拿什么和我赌?”苏梦不屑一顾。

    “你马上就知道了。”白小雨突然神秘一笑,苏梦还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便听到耳边传来宁蕊的声音。

    “唐总,小雨去洗手间补妆,我看到苏梦也进去了,两人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白小雨尖叫一声:“苏梦,我没有和你争,我只是来看看茗,你……啊……”

    苏梦看到白小雨从手包中拿出一把匕首,狠狠朝着自己手臂划了一刀。

    这女人……够狠。

    匕首落地,白小雨手上鲜血直流。

    “小雨!”唐茗一进来就看到白小雨靠在洗手台上,苏梦站在她的不远处。

    两人中间掉落一把匕首,白小雨的手在不停的流血。

    苏梦终于知道这白小雨打得是什么主意了,这女人也太阴险了一些。

    “茗,我好痛。”白小雨梨花带雨的看着唐茗。

    唐茗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小雨,是苏梦伤的你?”

    “不,不是我,是白小雨她自己割的自己。”苏梦连连摆手。

    她没有想到这就是白小雨下的一个圈套,她故意让自己看到她悲伤的样子。

    以自己的性格肯定会来嘲讽挖苦她,刻意将自己引到了洗手间演了这出苦肉计。

    唐茗对自己本来就有误解,现在看到这样的情景一定不会相信自己。

    “她是疯了还是傻了要这么对自己?苏梦,我本来以为你只是刁蛮任性,没想到你还这么毒辣!”

    “茗,你别怪苏小姐,是我的错,我不该出现在这里。

    我只是想要远远的看上你一眼,没有想过打扰你,还是让苏小姐觉得刺眼了。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今天是你结婚的大喜日子,你不要生气。”

    手中的鲜血如同泉涌,那样触目惊心的颜色深深触痛了唐茗的眼。

    “小雨,到了现在你还在为她说话?”

    “茗,你不要听白小雨的一面之辞,是她故意用的苦肉计,想要博取你的同情。

    这个女人就是披着人皮的兽,歹毒无比,你一定不要相信她!

    对了,你只要将这个匕首拿去做指纹检测就知道了,上面根本就没有我的指纹!”

    白小雨抓着唐茗的衣襟,“茗,我都说不怪苏小姐了,今天是你大喜之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要是再闹下去对你也不好,唐家脸上也无光,最近你的负面影响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因为自己连累你。”

    白小雨说的也不无道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是让媒体找到写的东西,肯定会大肆报道。

    “我送你去医院。”唐茗一把抱起白小雨离开。

    虽然唐茗没有过分苛责苏梦,苏梦也清楚在唐茗心中,自己彻底被嫌弃了。

    该死的白小雨,她算准了唐茗不会将事情闹大,不会彻查,所以才会有恃无恐。

    这个贱人远比自己想象中更加高明,本来唐茗就对她有成见,这件事之后更加深了唐茗的厌恶程度。

    宁蕊看着白小雨离开的背影,心中长叹一口气,为了爱一个人,爱得这么卑微和处心积虑,两人会长远嘛?

    唐茗抱着白小雨从后门离开,“小雨你忍着点,很快就到医院了。”

    “茗,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我不是想要闹事的,我只是……我只是想要看看你。”

    白小雨之前就哭了很久,眼眶红红,刚刚又补了很多粉底,脸色看着十分苍白令人怜惜。

    和以前那个盛装打扮的人不同,白小雨今天并没有化很浓的妆,因此才会让人觉得更加可怜。“小雨,不是你的错,都是苏梦的错。”唐茗小心翼翼将她放到副驾驶上。

    这样的温柔白小雨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到了,昨晚唐茗睡在隔壁的时候她就想过。

    她绝对不甘心唐茗和苏梦结婚,去闹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

    最后她还是决定用苦肉计最好,只有用苦肉计唐茗才会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果然她猜的没错,她赢了,唐茗肯定恨死了苏梦。

    白小雨意外住院,唐茗心生愧疚,更是对白小雨悉心照顾,苏梦每天独守空房,气得咬牙切齿。

    两人的战争悄无声息的开始。

    苏锦溪并不知那两人的恩恩怨怨,她躺在水中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泡了温泉她觉得所有疲惫都消失了,取回自己的衣服换好。

    那两人也谈了不少,山本润看着被热水浸泡后的苏锦溪两颊晕红。

    “苏小姐,晚上能赏脸我们一起吃个饭吗?”

    “这是我的荣幸。”苏锦溪看了一眼顾南沧,只要他在身边她就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商量了一下午,合作已经谈得差不多,苏锦溪松了一口气,总算搞定一件事。

    给司厉霆打了一通电话,本来是想要叫他来一起来吃饭的,司厉霆晚上要加班。

    苏锦溪只好和顾南沧一起赴约,山本叫上了一群日本过来的朋友。

    饭局之中只有苏锦溪一个女人,因此成为了重点敬酒对象。

    顾南沧帮苏锦溪挡下了不少酒,谁知道那一群人酒量很好。

    “苏小姐,以后就要多多照顾了,来,你们中国人最是讲究酒桌文化,给我个面子喝光这杯。”

    “锦儿酒量不好,我代她喝。”

    “顾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苏小姐明明很能喝嘛,你都帮她喝了这么多了。”

    苏锦溪看到顾南沧的眼中已经有些醉意,就算他是海量,也扛不住这么多人有意敬酒。

    “顾总,不用替我了,我自己喝吧。”苏锦溪见他喝了这么多也有些于心不忍。

    “你可以?”

    苏锦溪点点头,“嗯,我可以的。”说着她仰头喝下。

    大家都喝红了眼,“苏小姐,这杯酒说什么你都得喝,以后我们公司说不定还有合作的机会,山本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苏锦溪摇摇头,“我,我真的不能喝了。”

    她和顾南沧都已经到了极限,再喝下去就真的醉了。

    “苏小姐是不是看不起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

    “如果不是那就干了。”

    “这杯酒我来陪你喝。”司厉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锦溪嘴角上扬。

    司厉霆刚刚忙完,知道她们还在喝,心中担心赶紧赶了过来。

    看到桌上的酒瓶就知道她们喝了不少,苏锦溪喝顾南沧眼中全是醉意。

    “这位是?”山本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司,也是这次项目的合伙人,既然大家想喝酒,我来陪你们喝。”

    敢灌苏锦溪的酒,司厉霆心中已然有了怒气。

    他招手让服务员拿了八瓶红酒过来,苏锦溪被这阵仗吓到了。

    “三叔,你……”

    司厉霆给他们每人开了一瓶,山本等人都有些咂舌。

    这是红酒不是啤酒,红酒哪里有一瓶一瓶的喝?

    “司总,你别弄错了,这是红酒不是啤酒啊。”

    “一杯一杯的喝有什么趣,要喝就喝一瓶。”司厉霆气场全开。

    这些日本人都被他的气势所吓,一圈下来,司厉霆面色未变,他们之前喝了不少本就难受。

    大家纷纷叫着散了散了,司厉霆哪里肯放过他们,趁胜追击,一直到大家都喝得横七竖八。

    司厉霆才让人过来买单,“苏苏,你没事吧?”

    苏锦溪维持着冷静,“嗯,我还好,不过今晚沧海替我挡了很多酒。”

    顾南沧已经醉了,司厉霆点点头,“看来确实醉的不轻,今晚就让他在我们家住下吧。”司厉霆让人将顾南沧抬到车上,能够将他都喝成这样,可见顾南沧今天喝得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