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5章 要彩礼钱-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75章 要彩礼钱

    苏梦只觉得后背和双腿疼痛不已,从小到大苏妈妈对她疼宠不已,连半点委屈都没有让她受过,更不要说挨打了。

    最让她心寒是唐茗的态度,他不但没有一点心疼,甚至还以旁观者的态度目视着这一切。

    苏梦越想越委屈,坐在唐茗身边啪嗒啪嗒的掉眼泪,苏锦溪充耳不闻,对她的态度十分冷漠。

    “梦儿乖,别哭了,你呀就是小时候被被我们给宠坏了,你说你姐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怎么能这么对她说话呢?”

    苏妈妈想要偏袒苏梦,又不好直接说是苏锦溪的错。

    从司厉霆对苏锦溪的态度,他对苏锦溪宝贝得不行。

    自己要是再偏袒苏梦,岂不是得罪了司厉霆?

    唯利是图的苏妈妈显然已经打上了司厉霆的主意,她只得含蓄的安慰着苏梦。

    苏梦心中本来很是不平衡,碍于司厉霆在场,她也不好意思发作,万一司厉霆又打她怎么办?

    她哭只是为了让唐茗哄哄她,唐茗跟个没事人一样,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苏父和苏妈妈对这尴尬气氛也显得很无奈,谁让她们苏家现在没落,还得要看这两个女婿的脸色。

    司厉霆被苏梦的哭声哭得心烦意乱,说起来也很奇怪,每次苏锦溪在他面前哭,他心都要哭化了。

    除了苏锦溪之外的女人只要一哭他就会觉得十分心烦,尤其是这个苏梦。

    “要是今天叫我们过来是为了看她表演怎么哭的话,抱歉,我就不奉陪了。”司厉霆冷冷道。

    苏妈妈赶紧掐了一把苏梦,让她不要哭了。

    苏梦虽然忍住了不哭,但还在不停的抽抽搭搭。

    “司先生,今天请你们来当然是借着这个机会大家认识一下,在一起吃吃饭,好好联系一下感情。

    对于你们的事情锦溪这丫头守口如瓶,要不是这次媒体爆出来了,我们这当父母的都不知道。

    我们这做父母的当然是希望女儿过得幸福,只要锦溪和司先生在一起快乐我们也不阻拦这桩婚事……”

    苏妈妈洋洋洒洒铺垫了一堆话,司厉霆也不答话,一副我看你表演的样子。

    司厉霆不发一言,往那一坐,脸上的表情也让人看不出任何想法。

    苏妈妈也不摸不透这位大总裁的心思,舔了舔唇,她接着道:“那个……司先生,你看你和锦溪已经领证,这婚礼的事情……”

    “婚礼的事情就不牢你们费心,我会筹备的。”司厉霆一口打断。

    苏妈妈都喝了一整杯水,这位总裁大人的脾气似乎很不好。

    司厉霆一直没说话,明显苏家已经变成了他的主场。

    苏妈妈绕了一堆的圈子,最后还是绕了回来,“有司先生筹备我们当然是不用担心的,只不过……”

    “不过什么?”司厉霆明知故问,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的脸皮能有多厚?

    “虽然你们已经秘密领证,锦溪到底是我们的女儿,你看这彩礼钱应该怎么出?之前小唐给的三千万,你是他的叔叔……”

    苏锦溪这才知道苏妈妈为什么要叫她们来,天真的她还以为苏妈妈是为了见见司厉霆。

    原来是为了彩礼钱,心中的愤怒刷的一下就燃烧起来了。

    “彩礼钱?妈,你真把我当成了货物,要卖多少钱你才开心?”

    之前为了周转苏家,她答应和唐茗在一起,那一次是她自愿也就不说什么了。

    没想到苏妈妈竟然这么无耻,还想要从她身上获得更多的利益。

    “锦溪,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是妈的好女儿,怎么能叫卖不卖的?再说男方出彩礼钱这可是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苏锦溪气得胸膛急剧起伏,“妈,你真是我妈么?”

    苏妈妈见苏锦溪情绪有些激动,这是她没有预料的,苏锦溪一直以来很听话。

    哪怕是当初让她去见唐茗,她也乖乖听话了,本以为这次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谁知道苏锦溪反应这么大。

    “锦溪,我当然是你妈了,你跟我到厨房来洗水果。”苏妈妈将苏锦溪支走。

    厨房只有一个厨子在工作,被苏妈妈给赶了出去,她将苏锦溪扯到角落。

    “苏锦溪,你是不是傻,这彩礼钱也为了试探男人是不是爱你,要是他连彩礼钱都舍不得出,凭什么说爱你?

    妈这么做是为了你好,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为你花钱的不一定真爱你,不为你花钱的一定不爱你。

    你看唐茗都舍得拿了三千万出来,这帝凰多大的公司,他怎么着也得拿五千万才够格。”

    苏锦溪听到她说的那些歪理,直到现在她还在给自己洗脑,她只觉得十分可笑无比。

    她叫了二十年的妈妈,眼中并没有对她的慈爱,脸上只有无尽的欲望。

    “妈,你说你是为了我好?”她静静的问道。

    苏妈妈发现这个孩子现在自己是越来越看不透了,她还是点头回道:“当然了,我不为你好为谁好?”

    “如果真的是为了我好,我受伤之后被带回唐家,你问过一个字关于我的伤势没有?

    你只让我抓牢唐茗,给唐茗生个孩子。

    六岁那年,苏梦落水,我费力将她送到水边,还在水里的我看着你们对苏梦问长问短,至于我呢?

    要不是其他人救我起来,我差点就淹死在水里,这就是你说的爱?

    我不求你们对我和苏梦一样,也只希望你们不要这么冷漠。

    难道我对于你们而言就只是一颗可以换钱的棋子,你们对我就没有一点真正的亲情?”

    这些问题在她上次受伤之后就想要问了,苏妈妈这次的话更让她觉得觉得心寒。

    本以为她叫自己回家是关心自己的婚姻大事,谁知道她只是为了钱。

    苏妈妈没想到苏锦溪有一天会和她对峙,脸上有些尴尬和狼狈。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梦儿是我女儿,你也是,我怎么可能厚此薄彼?”

    不去想还好,一想苏锦溪只觉得自己更加委屈,“不厚此薄彼?那你扪心自问,从小到大,你对我真的有过一丁点的亲情吗?”

    “你这只白眼狼,不是我好好抚养你,你会长这么大?现在找好下家,你就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收彩礼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又不是你的钱,你至于这么激动?

    况且苏家有难,你别忘记了你名字里面还有一个苏字,这不是你应该做的?”

    苏妈妈责怪着苏锦溪忘恩负义,听到她质问的话,苏锦溪只觉得她无可救药了,

    她的眼中只有贪欲,到了现在她都没有想过一点她是不是做错了。

    苏锦溪勾起一抹冷然的笑容个,“妈,如果说苏家养育我有恩,那么我早就还清了。

    我扪心自问,对得起天地也对得你们苏家任何人,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回苏家。

    不管你们有没有将我当成过女儿,我也不会再认苏家。”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脱离苏家?苏锦溪,你当真是翅膀长硬了!我告诉你,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苏锦溪见到那气急败坏的人,她的眼中只有冷漠,“你们对我从未尽过父母之情,身为女儿该尽的孝道我也尽完。

    那三千万是我赌上了一生幸福才换来的,所以我再不欠苏家什么,请你也不要再去找司厉霆要彩礼钱。

    这样只会让我觉得很恶心,我也绝对不会让他给你们一分钱,以后苏家怎样再和我无关。”

    要是她进来苏妈妈对她有一点点妈妈该有的关心她也不会这么绝望,关键是苏妈妈压根就没有一点悔过之情,还在和她谈钱。

    “反了你了,苏锦溪,你给我站住!”苏妈妈上前一把拉住她。

    “如果是为了从我身上获得利益,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们没有这个机会了。”

    “你这个翻脸无情的贱货。”苏妈妈猛地一巴掌朝着苏锦溪打来,苏锦溪明明可以闪,她却没有躲闪。

    任由那巴掌落到自己的脸上,虽然脸很疼,但她心更疼。

    她没有哭闹,只是和从前一样,面容淡然冷静,“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妈,这一巴掌就是我还你的生育之恩。”

    早就该和苏家一刀两断,只可惜蹉跎到现在她才真正看清楚苏妈妈。

    但凡有一点她们将自己当成女儿,自己也不会这么做,很遗憾,她没有感受到她一点作为妈妈的关怀。

    甚至连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唐妈妈都要比她好很多,苏锦溪今天彻底死心。

    “苏锦溪!”

    从小就听话的苏锦溪只叛逆了这一次,却是决定离别。

    司厉霆看到脸颊红红的苏锦溪出来,眼眸蓦然一黑,“她敢打你!”

    “三叔,我们走吧。”苏锦溪不想再呆在这里,也不想司厉霆为她报仇什么的,这一巴掌是她甘愿的。

    “苏苏,我不会让任何人动你,哪怕是你妈妈。”

    “今天之后她就不是了,从现在开始,我和苏家再无瓜葛,我不再是苏家的人。”连在沙发上啜泣的苏梦听到这话都是一脸错愣,“苏锦溪,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