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3章 雷霆大怒-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53章 雷霆大怒

    苏锦溪这次才是真真切切感觉到了唐家也不是那么太平的,而且比她想象中还要可怕。

    一进家门,唐妈妈就很开心的迎了上来,“溪溪来了,小叔子,你……”

    当她看着司冷霆和苏锦溪交握的手,脸上的笑容顿住。

    “茗儿,你自己媳妇儿不好好牵着?”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状况,朝着唐茗看来。

    “妈,今天我们回来是有事情要说的,一会儿等爷爷下来了再说。”唐茗还算是冷静。

    他知道要是提前给唐妈妈说了,她肯定不会同意,这件事目前就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

    “要说什么?我下来了!”唐老爷子缓缓从楼上下来。

    华晴和唐鄀也走了进来,两人朝着老爷子走去,“爷爷,你身体还好吗?”

    “好,我好得很,鄀儿,这几年你都不回来看爷爷,心中是不是就没有这个唐家了?”

    苏锦溪明显感觉到老爷子对唐鄀比唐茗要好,这唐鄀究竟是什么来头?

    “怎么会?这几年美国的公司正在上升期,我没时间回来看您。

    现在好了,那边已经稳定了,以后我就常驻国内了。”唐鄀哄着老爷子开心。

    唐妈妈趁着这个空档将唐茗拉到一旁,虽然她不知道唐茗接下来要说什么。

    看到刚刚司厉霆是牵着苏锦溪进来的,她心中已经有了不太好的感觉。

    恐怕唐茗要说的不会是好事,而且是有关于苏锦溪的事情。

    “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唐茗的视线只在老爷子握着唐鄀的手上。

    “霆儿今天也回来了,好,都回来好!”

    司厉霆却是懒懒往沙发上一靠:“今天我回来可不是来吃饭的。”

    华晴痴迷的看着司厉霆,同过去那个人相比,他变了太多。

    现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女人迷恋的气息,想要靠近他,想要和他在一起。

    “哦?霆儿要说什么?”

    “爷爷,还是我来说吧。”唐茗开口道。

    “怎么又和你扯上关系了,你们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唐老爷子看看司厉霆,又看看唐茗。

    唐茗一脸淡然道:“我和锦溪感情不合,离婚了。”

    “什么!!!”老爷子和唐妈妈异口同声道。

    平时老爷子话虽然很少,但还是很喜欢苏锦溪这个媳妇,唐妈妈就更不用说了。

    “你,你再给我说一遍,谁让你离婚的?溪溪这么好?你凭什么要和她离婚?”

    唐妈妈拉住苏锦溪的手问道:“是不是这小子对不起你?溪溪,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怪他。”

    苏锦溪心中很难受,唐妈妈是真心对她好的人,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想要伤害唐妈妈。

    “阿姨,不是唐总的错,是……”

    苏锦溪想要将所有错误都揽到自己身上,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唐茗给打断。

    “是我对不起锦溪,我放不下别人,天天冷落锦溪。

    上次她急性阑尾炎我也丢下她跑去和别人约会,她嫁给我吃了不少苦,而我始终喜欢的是别人……”

    “啪。”

    房间中响起一道响亮的掌声,唐妈妈一向最疼爱这个孩子,这一巴掌是她打的都让人觉得奇怪。

    “我早就说过让你和那只狐狸精断了你不听,锦溪有哪里比不上那只狐狸精?

    论长相,论家世,论性格她哪一点比不上白小雨,你这个混账!”

    唐茗的眼镜都被打歪了,苏锦溪没想到唐茗会将所有的锅都往自己身上揽。

    他说借口的事情交给他,原来竟然是要自己揽下这一切。

    “阿姨,不是这样的,唐总他……”

    唐茗知道苏锦溪善良,肯定不会让自己一个人承担,但这种事一个人是错,两个人也是错。

    让他一个人背负就好,就算苏锦溪被拖下了水,他也只是想要苏锦溪背负的东西少一点。

    “都是我的错,大婚当晚就丢下了她和别人在一起,娶她只是为了应付妈你的逼婚。

    我和锦溪从来就没有生活在一起,只有你来的时候她才会过来陪我走走过场。

    她是很好,但我并不喜欢她,与其将她一直留在身边,还不如放她自由。”

    唐茗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苏锦溪说的,他的话里真真假假,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这里面的深意。

    唐老爷子气得满脸通红,“你个逆子!竟然赶出这样的事情,你给我跪下!”

    唐茗没有迟疑,老爷子让他跪他就跪。

    “管家,给我拿家法来!”

    苏锦溪哪知道后果会这么严重,“爷爷,不关唐总的事情。”

    “锦溪,你闭嘴。”唐茗冷冷朝着她看来,“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苏锦溪知道他的意思,他是让自己不要掺合进来,可是让她袖手旁观,这种滋味也好难受啊。

    很快管家就拿着一根粗粗的木棒交给了唐老爷子,唐老爷子拿起木棒就朝着唐茗的身上打了下去。

    木棒打在身上的闷棍声音,苏锦溪心中只有自责。

    想到和唐茗的初识,他不带一丝感情桀骜道:“我知道苏家最近周转困难,聘礼两千万,要是你能接受我们就结婚,暂时不领证,婚礼也低调办理,有问题吗?”

    在公司自己被主管潜规则,正好他出现,“等等,我来面试你。”

    回门当自己被苏家的人挖苦讽刺,是他解围:“苏锦溪已经是我唐家的人,以后要打要骂也只有我唐家才有这个资格。”

    自己在心中很敬重他,没想到他会突然变脸。

    “从今天开始,苏锦溪从销售部直接调到秘书部,她,将是我二十四小时贴身助理!”

    “我去了一趟苏家,将你的户口迁了过来,顺便领了个证,以后你就是我名正言顺的唐太太了。”

    “苏锦溪,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敢辞职!”

    “锦溪,我这么做只是为了留住你。”

    “锦溪,好吧,我放过你了……”

    过去的一幕幕都在脑海中浮现,苏锦溪看到他已经被打了十几下。

    老爷子可没有留情,唐茗怎么受得住,唐茗对她好过,也威胁过她,但此刻他却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她。

    苏锦溪泪流满面,“爷爷,别打了,我求求你别打了,是我要和唐总离婚,因为我喜欢上了别人。”

    唐茗不该来受这样的罪过,要是将自己的责任都推给唐茗,这一辈子她都会良心难安。

    老爷子松开了棍子,“你又喜欢了谁?”

    这年轻人的事情他是越来越弄不明白了,一会儿唐茗喜欢别人,一会儿苏锦溪又喜欢别人,他都糊涂了。

    “她喜欢的人是我。”司厉霆一把将苏锦溪拉入怀中,这个笨蛋,本来所有责任由自己和唐茗来负就够了。

    别人都是恨不得离脏水越远越好,她却抢着往自己身上泼。

    不过她要是真的将责任推卸,那么就不是苏锦溪了。

    这也是为什么自己和唐茗都会喜欢上她的原因,她笨笨的蠢蠢的还萌萌的。

    唐老爷子气得心脏病都要发作了,“你,你们简直是乱了套!霆儿,这件事又关你什么事?”

    “我知道唐茗根本不在意苏苏,所以我才勉强她和我在一起。”

    “你,你们是不能在一起的,要是传出去了,别人会怎么想我们唐家?”唐老爷子恨不得一棍子敲死三人。

    “唐茗和苏苏之所以低调办理婚礼,不让外界的人知道就是为了今天做准备。”

    “问题是现在媒体都报道了苏家和唐家结亲,她们要是离婚也就算了,要是让人知道是和你在一起……”

    “老爷子,你别忘了,我早就不姓唐,我和唐家再无关系,怎么不能在一起?”

    司厉霆比起唐茗来说要硬气很多,他有自己的公司,无须看老人的脸色。

    “你,你……是要气死我?”

    司厉霆直接将唐茗扶起来,“跪也跪了,罚也罚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三叔说得还真是简单,唐家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了,我们脸上都无光。”

    唐鄀和华晴也不知道今天来是上演这么精彩的戏码,当然要添油加醋的煽风点火了。

    司厉霆这才将视线集中在了他身上,“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人知道,那又是谁透露给媒体的?想必你应该很清楚吧。

    究竟是谁想要让唐家脸上无光,这句话不该来问我,应该问问你。”

    “够了,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先一致对外,赶紧将媒体的消息给封锁起来。

    他们还不知道你们离婚的事情,等过段时间大家也就忘记了,你们切莫去做些画蛇添足的事情。”

    老爷子及时阻止了几人的火药味。

    华晴直接攻击苏锦溪,“苏小姐真是好手段,先是攀上了堂哥,又搭上了叔叔。

    啧啧,看着你长得清纯,没想到却是这么厉害的人物,唐家的男人都被你玩得团团转,实在是了不起。”

    她看得清清楚楚,唐茗分明是为了保护苏锦溪,将所有的过错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司厉霆更是想要直接抹过这件事,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苏锦溪,她故意挑起事端。

    苏锦溪知道华晴的敌意来自哪里,她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怯懦的人。她直接对上了华晴的视线,“华小姐,比起手段我比你差多了,至少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