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7章 给你一天的时间-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37章 给你一天的时间

    苏锦溪接通了电话,唐茗已经在刻意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这个女人就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你要辞职?”

    “是,唐总,我已经让人将辞职信给你带过来了。”

    “苏锦溪,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敢辞职!”

    “唐总,你大概是想错了,我签的只是劳务合同不是卖身契,就算是卖身契只要给了钱也能将自己赎回来。

    按照合同的约定,离开的话只需要赔付三倍的违约金就行了。”苏锦溪淡淡道。

    “苏锦溪,你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多亏了唐总教训才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

    唐茗恨得咬牙切齿:“苏锦溪,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现在回来一切我都可以既往不咎。”

    “不可能,唐总你就死了这条心,我再不会像以前那么天真。”苏锦溪一字一句道。

    是她的天真才将自己置于这样的地步,否则三叔也不用那么委屈的忍耐。

    “苏锦溪,你这个笨蛋,你说你被苏家利用了,难道你以为司厉霆就是真的爱你?

    他只是比其他人更会隐藏,你也只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你不要再傻了!”

    苏锦溪气得胸膛起伏,“唐茗,你不要把别人想的那么龌龊,三叔对我的好是真真切切感觉得到的!”

    “锦溪,平心而论我对你难道就差了?”

    “唐总,你要是真的对我好就不会在美国的时候让威尔那么对我,你也不会强行带我离开。”

    “威尔怎么了?”唐茗想到那个晚宴上威尔的确表现出对苏锦溪很有意思的样子。

    后来苏锦溪莫名其妙就离开,难道是和威尔有关系。

    “唐总,你还装什么?难道你不是为了项目将我送给了威尔?要不是顾总出手相救,我早就被威尔……”

    “锦溪,这里面有误会,那时候我已经对你产生了感情,我怎么可能那么对你?

    威尔在我面前提过要你陪他被我拒绝了,因此才没有拿到这个项目。”

    苏锦溪就是经过这件事以后对唐茗产生了厌恶,“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些事已经过去。

    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拿了户口本去领结婚证,这件事总是事实。”

    “锦溪,我这么做只是为了留住你。”

    “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唐总,我和你也没有关系了,我不会回来的。”说着苏锦溪果断挂了电话。

    “锦……喂……”唐茗气的将手中的戒指一扔,“该死的!居然敢挂我电话!”

    詹助理见唐茗气急败坏的样子赶紧宽慰道:“唐总,你别生气,气大伤身。”

    想到苏锦溪说的那些话他能不气?“詹助理,给记者放出消息,我有喜欢的人了。”

    “唐总,你不是一向将感情生活保密的吗?”

    “那是过去,现在我再不会低调!”

    “是。”詹助理觉得唐茗是疯了,不过苏助理将他气到了他为什么要公布感情?

    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唐茗吩咐的他只有照办。

    消息一经发布,媒体立马来了兴趣,也纷纷想要知道他的女朋友是谁。

    白小雨看到这条新闻心花怒放,自己跟了唐茗几年,因为唐家不承认的关系,他从来就没有公布她的意思。

    为什么现在他打算公布了?白小雨终于有一种自己熬出头的感觉。

    苏锦溪此刻正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日高气爽的天气很舒服,不冷也不热。

    旁边放着一杯奶茶,手捧着一本书,日子过得淡然又温馨。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躲在一个蛋壳里面,被人保护的很好。

    手机进来了一条消息,是唐茗发的。

    “看新闻。”

    新闻有什么好看的?这唐茗又抽了什么疯?

    苏锦溪打开时事新闻,最醒目的标题就是唐氏集团总裁恋情曝光,看到这个标题她都刷的一下变得煞白一片。

    唐茗这个疯子难道已经曝光了自己和他的事情?要是这样自己以后和三叔怎么办?

    好在点进去一看他只曝光了恋情,暂时还没有变曝光身份。

    苏锦溪给唐茗回了信息过去,“唐总,你究竟要做什么?”

    “锦溪,回到我的身边,还是那句话过去的一切既往不咎,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唐总,为什么你就要这么固执,我说了我不喜欢你,我也不可能回到你身边的!”苏锦溪不知道这人究竟要固执成什么样子。

    “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一天后你不回来下一次我就直接公布你就是我老婆的事实。

    到时候我们两人的消息会铺天盖地全网同步宣传,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三叔在一起。”

    唐茗的狠毒远远比苏锦溪想象中还要觉得可怕,苏锦溪气得一口气喝光了奶茶。

    生平第一次她这么恨一个人,“唐茗,你够狠!”

    “锦溪,记住,我的忍耐有限,只有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后我要在家见到你。”

    苏锦溪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虽说三叔会想办法,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变得这么复杂,三叔还能顺利进行么?

    当司厉霆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闷闷不乐窝在秋千上的苏锦溪,像是一直小猫一动不动。

    “怎么了?”

    “三叔。”

    苏锦溪一看到司厉霆满眼写满了委屈,司厉霆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这几天降温,还穿这么少,小心着凉。”

    苏锦溪主动窝到他怀中,“三叔,你看新闻了吗?”

    “你说唐茗那个?”

    “嗯,他也太坏了,竟然会透露消息给媒体,他说让我考虑一天,一天后我要是还不肯回去他就彻底公布我和他的事情。”

    司厉霆揉了揉她的头,“就为这件事而烦恼呢?”

    “三叔,你怎么还能这么淡定,你也知道现在网络消息有多发达。

    只要唐茗会公布,很快我的老底就会被人挖出来,以后走哪都会有人认识。

    到时候咱们还怎么能够好好的在一起?我不想这一辈子都偷偷摸摸,和你在外面的时候不能牵着你的手。”

    司厉霆轻笑了一声:“明天我已经约了唐茗,说不定事情会有变故。”

    “三叔,你约了唐茗?”

    “嗯,不过并不是以司厉霆的身份,而是以帝凰总裁的身份。”

    苏锦溪眼睛一亮,“我怎么忘记了这件事?在商场上三叔可是手握主权的人,火葬场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是啊,明天我会去好好会一会我的好侄儿。”司厉霆显然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做。

    “三叔,之前你不是想要我来你的公司上班吗?明天我就开始上班行不行?”

    司厉霆轻轻刮了刮苏锦溪的鼻子,“小笨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是想听我和唐茗说些什么?”

    “三叔,现在我们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当然要同心了。”

    “你的伤还疼吗?”

    “不疼了,剩下的伤口只需要慢慢愈合,只要不过分触碰伤口就没有关系,三叔,我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娇弱。”

    “既然你想去就去吧,以后就当我的贴身助理。”

    一听到贴身助理几个字苏锦溪喃喃自语,“你们男人怎么都喜欢贴身助理,是不是我没来之前你和很多助理都贴身过了?”

    “你没来之前从头到尾也只有林助理一个,其他的人连我面都没有见过。”司厉霆如实回答。

    苏锦溪想到之前唐茗的话,其实她这两天一直想要问这个问题,但又觉得过去的事情不应该胡搅蛮缠。

    但身为女人都有一些好奇心,“三叔,我想问你过去的事情,你喜欢的那个女人是嫣然吗?”

    这么久以来她唯一发现三叔身边有个女人就是嫣然,可嫣然并不像是女朋友的样子。

    毕竟司厉霆看她的眼神没有爱意,这一点自己还是能够确定的。

    要不是嫣然的话还有什么人呢?

    “不是她,嫣然只是救过我一次,我对她并无男女之情。”

    “那……那个女人是……谁?”苏锦溪小心翼翼问道。

    “三叔,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过去,我过去也暗恋过简昀,所以我不是责怪你,只是有些好奇。”

    司厉霆的表情很是难看,“她……只是一个过去式,有必要知道?”

    “三叔如果不想说就算了吧。”

    “我并不想提到那个女人的原因是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她离开了我。”

    苏锦溪看到他眼中的伤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总归是有人伤了他。

    “三叔,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的,既然是很悲伤的事情,那我就不问她了。”

    司厉霆拥抱着苏锦溪,“苏苏,记住你今天的话,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许离开我。”

    “嗯,我喜欢三叔也只是因为那是三叔你,不是因为你是帝凰的总裁,也不是因为你给了我黑金卡,因为你是司厉霆。”

    司厉霆心中涌现出一片暖意,“苏苏,你这样会让我为你疯狂的。”

    “三叔,你为我做了太多,付出了太多,苏苏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颗心,所以我会保留好这颗真心给你。”司厉霆对上她认真的双瞳,将她的脸深深印刻在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