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2章 百倍奉还-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32章 百倍奉还

    虽然在司厉霆面前苏锦溪一直带着笑脸装作没发生什么大事,其实她的身体十分虚弱。

    司厉霆将她哄睡着离开了病房,找了一台电脑读取储存卡里面的内容。

    别说是司厉霆了,就连一旁的林均看了整个过程都觉得好难受。

    “苏小姐对自己还真狠心。”

    司厉霆的脸上已经冷得如同千年寒冰,他一字一句道:“之前说要让她十倍奉还,现在看来是百倍奉还才是!”

    “爷,这次我都不拦着你,这个林菲菲简直太不是人了,你说同样都是女人,为什么苏小姐就善良如天使,她这么恶毒!”

    以前司厉霆每次发火林均都害怕他玩得过火,这一次连林均都看不过去了。

    像是林菲菲这种用心险恶的女人简直就是罪该万死。

    司厉霆看了顾南沧送过来的林家资料,说起这个林菲菲的妈妈之前是一个卖酒女。

    后来勾搭了林父有了林菲菲,她的手段十分厉害,一开始林菲菲还是私生女。

    在林菲菲大学的时候林父才正式离婚娶了她妈妈,林菲菲这才有了林家小姐的身份。

    “这个林家是不是前些日子也想要和我们合作的林氏集团?”司厉霆有些印象。

    “是的爷,那个项目有十几家大小不一的公司过来谈,其中就包括这个林氏集团。”

    “林远南我有些印象,人倒是不算坏,只是可惜没生一个好女儿,我记得林氏集团主要是靠护肤美容起来的对吧?”

    “嗯,他们家也算是国货中做的比较好的牌子,已经有三十几年的历史,这两年来才朝着地产业发展。”

    “一个品牌能够有三十多年的历史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司厉霆喃喃道,他点燃了打火机。

    “爷是要对林氏企业下手?”

    “之所以她这么嚣张就是因为背靠林家,我倒是要看看她失去了保护伞会如何。”

    窜起来的火苗瞬间点燃了林家的资料,火光在司厉霆眼中跳动。

    “多年长成的大树毁于一旦,那景象应该很壮观吧,我都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了,呵……”

    林均感受到司厉霆身上的冷意瞬间打了个冷颤。

    苏小姐就是司厉霆心中的无价珍宝,这次林家是惨了。

    床上的苏锦溪酣然沉睡,丝毫不知外面即将到来的风风雨雨。

    司厉霆合衣躺在她身边,“苏苏,就算是以全世界为敌,我也会好好保护你。

    你只管遮了双眼,掩去双耳,保留你的纯真开心过一辈子就好。”

    旭日初升,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进来,落在床上的女人身上。

    苏锦溪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变得透明无比,浓密的睫毛投下一圈淡淡的光影。

    林均出现在门口,“爷,唐总来了。”

    那天在游轮之上两人并未发生过分激烈的争斗,此刻唐茗出现在这里不知好坏。

    他仍旧穿着一袭白色西装,银色眼镜边框在阳光下闪烁着银光。

    脸上一如从前儒雅又谦和,嘴角微微勾起,“三叔。”就连语调也和从前别无二致。

    听到他的声音,苏锦溪从睡眠中醒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见到门口的唐茗苏锦溪有些尴尬,虽然司厉霆已经说了两人的事情,她还没有做好面对唐茗的心理准备。

    “唐总。”

    唐茗款款而来,“锦溪,你身体怎么样了?”

    “我,我挺好的。”苏锦溪不自在的回答。

    “如果是来看望她的,现在你看完应该离开了。”

    司厉霆很不喜欢唐茗看向苏锦溪的目光,那不是从前他看向苏锦溪的眼神。

    唐茗勾唇一笑:“从前竟然不知三叔也会有这么柔情的一面,爷爷给你找了那么多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

    你拒绝了爷爷那么多次,导致唐家的人都以为你是身体有隐疾,原来不是啊。”

    司厉霆冷冷道:“我有无隐疾苏苏应该最清楚了,要不要她亲自来告诉你?侄儿。”

    苏锦溪和林均都感觉到了屋中的火药味,以前唐茗虽然和司厉霆关系不好,但他也不刻意挑衅司厉霆。

    唐茗到底还是和之前不一样了,这不一样难道是因为苏锦溪?

    想到这里司厉霆的眼神更冷,一个男人因为女人变化只有一个原因。

    唐茗扶了扶镜架,“三叔,今天我可不是来看锦溪的。”

    “哦?难不成侄儿是来看我这位三叔的?”

    “我是来接我太太回家,锦溪,跟我回家吧,我已经给你请好了私人医生。

    来之前我已经看过你的病例,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休养。”

    苏锦溪有点懵,“我是应该休养,你说的回家是回哪里的家?”她怎么觉得唐茗怪怪的呢?

    “当然是回我们的家了,傻瓜。”唐茗宠溺的看着她。

    “唐总,你是怎么了?怎么说话这么奇怪?”苏锦溪有些搞不懂唐茗的用意。

    “我们已经结婚,你当然是要回我的家了。”

    “唐总,咱们不是协议结婚,没有结婚证,也不对外界宣布,更不会干涉对方的私生活。

    之前我没说我和三叔的事情就是怕尴尬,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用再隐藏了。

    我和三叔是真心相爱,所以我不能和你回家,我要和三叔在一起。”苏锦溪很认真的回答。

    虽然那日就从司厉霆的嘴里知道了两人的事情,却不及苏锦溪亲口承认她喜欢司厉霆来得痛苦。

    唐茗脸上保持着微笑:“谁说我们没有结婚证。”

    说着他递过来一张结婚证的复印件,苏锦溪看到上面的内容神色大变。

    “唐总,我们明明没有领证,这结婚证是哪里来的?”

    “这都要多亏了三叔提醒我,我们都结婚了这么久还没有领证,我对你也太不负责了。

    所以我去了一趟苏家,将你的户口迁了过来,顺便领了个证,以后你就是我名正言顺的唐太太了。”

    这个消息对苏锦溪来说就是重大的打击,“唐总,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

    “锦溪,我从来不开玩笑。”

    司厉霆手背青筋暴露,唐茗不是一直都很爱白小雨,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

    “唐茗,你爱的人是白小雨,你这是什么意思?”司厉霆还没有暴走,毕竟这只是一张复印件,极有可能是假的。

    “三叔,过去我确实很喜欢白小雨,娶锦溪的目的也是为了保护她,但和锦溪相处的时间我发现锦溪更适合我。”

    “更适合你?呵,你当是在商场买衣服,一件一件的试?”

    唐茗看到司厉霆愠怒的脸心情好了很多,“这世上任何东西都是这样,工作,喜好,兴趣包括感情。

    要是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谁比较符合自己的口味,况且三叔不也是试过的么?”

    苏锦溪已经要石化了,她还没有从唐茗知道自己和司厉霆这件事中醒悟过来,转身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难以消化。

    什么时候唐茗对自己有好感了?自己怎么就比白小雨更适合他了?

    她更好奇的是唐茗说的那一句司厉霆试过,“唐总,你是什么意思?”

    “锦溪问的是白小雨,还是三叔?”

    “你说三叔也试过,他试过什么?”苏锦溪咬着红唇问道。

    “难道三叔没有告诉过你,在你之前他喜欢过一个人么?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找女人就是因为……”

    司厉霆暴怒:“你给我闭嘴!”

    唐茗不再言语,“看来三叔什么都没说,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锦溪,跟我回去。”

    苏锦溪心揪起,三叔说过和她是第一次,但是从没有说过他没有喜欢过别人。

    她机械的转头看向司厉霆,“三叔,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喜欢过别人?”

    “苏苏,我不想提起那段过往,如果你想要知道我会告诉你,而我对你的心你应该知道,我不想多说。”

    是啊,谁没有过去呢,自己还暗恋过简昀,这又不能代表什么。

    三叔对她的好难道她还不知道?她会相信三叔。

    “唐总,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那都是过去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这样对得起白小姐吗?”

    想到不久以前自己还看到他们在车里亲热,苏锦溪现在越发厌恶唐茗。

    “我和白小雨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只需要起身跟我离开,我已经告诉我妈你受伤的事情,唐家的人很快就会赶到。

    锦溪,你总不想被唐家的人知道你和三叔的关系吧?我可以不管你们之间的事情,但前提是你要和我走。”

    果然是亲叔侄,从前司厉霆拿这件事来威胁她,现在唐茗也是以同样的理由威胁。

    “苏苏,我们就趁机公布你我的关系,唐家的人来了又如何?”

    “对你是不能如何,对锦溪呢?对苏家呢?锦溪你可要想要想好了,你们要是公布会有什么后果?”

    苏锦溪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白衣男人,从前那个温文儒雅的人不再。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唐茗,是我从前看错了你,还是你本来就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