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0章 永远不会背叛-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30章 永远不会背叛

    直升机上。

    苏锦溪平躺着任由医生给她包扎伤口,司厉霆看到她身上多处深浅不一的伤口,每一道都让他心中疼惜不已。

    明明最怕疼的人,她究竟是怎么狠心在自己身上划下这么多道伤口的。

    林均都有些不忍的别开眼,“苏小姐也太傻了。”

    如果是在那种情况下,就算她和别人如何,司厉霆会不快,但不会怪她,毕竟不是她本意。

    她竟然敢铤而走险做了这样的决定,怪不得司厉霆会那么疼她,她值得。

    医生处理好苏锦溪身上的伤口,“总裁,伤口的血是止住了,现在必须要尽快给苏小姐输血。”

    “尽快到医院,刻不容缓!”

    司厉霆庆幸是直升机,不用遭遇堵车的情况,飞到医院只需要十分钟左右。

    饶是如此他也并不放心,苏锦溪的脸色苍白的可怕。

    她静静的躺在那里,好似遗落凡间的天使,司厉霆多怕她会一睡不醒。

    飞快赶到医院,在没来之前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苏锦溪到就可以直接输血了。

    看到鲜红的血液注入到她的身体中,司厉霆的心一点点安稳下来。

    用热毛巾轻轻擦拭着她脸上的血迹,他的动作是那么轻柔,生怕弄醒了她。

    “爷,你的身体也受了伤,趁着苏小姐没有醒过来你也休息一下吧,不然你会撑不住的。”

    “你去休息吧。”

    司厉霆淡淡吩咐道,并没有休息的意思,他的苏苏还昏迷不醒,他怎能休息?

    苏锦溪终于脱离危险,她足足昏睡到晚上才醒过来。

    才有意识的那一刻起她就感觉从四面八方传来的疼痛,“嘶……好疼。”

    “苏苏,你醒了。”司厉霆一直握着她的手,她一醒他便感觉到了。

    苏锦溪的嘴唇干涸,声音沙哑,“三叔,真的是你来了,看来我不是做梦。”

    那一个晚上她产生了很多次幻觉,每一次都觉得是司厉霆来了。

    当她割破身体痛觉传来的一瞬间幻觉消失,有多开心就会有多失望。

    这一次是真的三叔,不是幻觉。

    “是我,苏苏,感受到我的体温了吗?你没有做梦,我是真的在你身边。”

    “三叔,太好了,我还以为我会流血而死的,你终于来了!”

    苏锦溪的眼泪在这一刻流出,她终于扛过来了。

    司厉霆想要抱她,又害怕碰到她身体的伤口弄疼了她。

    “苏苏,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苏锦溪朝着他的眉眼抚摸而去,“三叔的眉,三叔的眼,是的,真的是三叔,三叔,你抱抱我。”

    司厉霆这才轻轻拥住了她的身体,明明她是那么柔弱的小花,她是怎么熬过这场狂风暴雨的。

    “苏苏,三叔保证,以后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苏锦溪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不关三叔的事情,是我自己没有小心才被人欺骗,不过我有记得你的话,我没有让任何人碰我,我没有失约。”

    “傻瓜,你这个大傻瓜,如果后果是要你全身血淋淋,我宁愿你……”

    苏锦溪伸出食指放到了他的唇上,“不许说那种话,就算没有和三叔约定好,我也不会做出背叛三叔的事情。

    三叔对我这么好,我不能让三叔伤心难过,如果是三叔被人下药了,你会碰别人吗?”

    司厉霆对上她温柔的眉眼,从前以为苏锦溪太过于弱小,现在他才知道,她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强大。

    “我不会,这一辈子我只有苏锦溪一个女人,死也不会。”

    “那就对了,三叔没有背叛我,我也不会背叛三叔,这是约定。”

    她伸出小手指,明明是孩子气的动作,司厉霆却是郑重其事的将手放了上去。

    “我永远不会背叛苏苏。”

    “我也不会。”

    “苏苏,你太乱来了。”司厉霆叹息一口气,替她抚去眼角的泪水。

    苏锦溪微微一笑,“事实证明,坚持总是没有错的,我知道三叔不会让我身处危险,你一定会来的。”

    “你啊,下次不能再这么冲动了,要是你出了事情你让我怎么办?”

    “我有分寸的,没有割血管多的地方,而且伤口也不深。

    以前我大学的时候学过医学护理的选修课,好在派上用场了。”

    司厉霆手指揉了揉她的脸颊,“小笨蛋,一定很疼吧?”

    “为了三叔就不觉得疼了。”苏锦溪强颜欢笑,其实她都快疼死了。

    当时割的时候还好,现在身体的每条伤口都在隐隐作疼。

    “对了三叔,我那时候意识都不清楚了,你是怎么来的?”

    苏锦溪还不知道游轮上面发生的事情,更不清楚司厉霆那时候已经公布了两人的关系。

    司厉霆脸色突然正色,“苏苏,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先有一个心理准备。”

    “三叔,你告诉我的该不会是不太好的事情吧?”

    司厉霆轻轻将她脸上的乱发拂开,“苏苏,我是用直升机将你接走的。”

    “直升机,这么说那我还在游轮上面的时候了,那唐总他们看到了吗?”

    “不仅看到了,而且我还直接告诉了他我们的关系。”

    “什么!!!你都说了?”苏锦溪气得要坐起来,一动牵扯到身体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的。

    司厉霆赶紧安抚她的情绪,“别激动,苏苏,冷静下来。”

    “三叔,你怎么能在现在就公布呢?天啊,现在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

    苏锦溪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苏苏,先冷静听我说,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糟糕,我说的时候在场只有唐茗和顾南沧,其他人不在。”

    “那也让他们知道了……”

    “第一,事情关乎到两家的名誉以及唐茗自身的利益,他绝对不会乱说。

    第二,顾南沧是个聪明人,这种事说出去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他自然不会惹祸上身。

    第三,我抱你离开也可以用唐茗三叔的身份作为挡箭牌,那时候情况危急。

    你的伤大家都看在眼里,救人心切,没有人会往那方面想,所以咱们暂时是安全的。”

    苏锦溪这才重重呼出一口气。

    “还好事情没有那么糟糕,那唐总他可有说什么?”

    “他当然很惊讶,这件事说开了也好,免得以后他对你有什么特别的心思。

    与其我们两人躲躲藏藏,以后唐茗为了他的利益也会帮助我们遮掩。”

    苏锦溪瞪大眼睛,“还带这样的?”

    “当然了小笨蛋,你以为我做事情没有考虑么?唐茗喜欢的是白小雨,而我喜欢的是你。

    现在将事情说开了也方便以后我们谈解除约定的事情,苏苏不用担心,将一切交给我。”

    苏锦溪点点头,一想到顾南沧也知道了,还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自己呢。

    也罢,反正是不见面的人,他的想法也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

    “好。”

    “乖,应该饿了吧,我喂你。”司厉霆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她现在需要静养,不需要操心。

    “嗯。”

    司厉霆千算万算却是少算了一样,他所有的计划都是建立在唐茗喜欢白小雨的基础上。

    他并不知道唐茗在平时不知不觉中早就喜欢上了苏锦溪,他公布两人的事情并没有让唐茗知难而退,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

    游轮缓缓停泊在了岸边,唐茗阴沉着脸下了游轮。

    詹助理已经在路边接他,“唐总,苏助理呢?”

    “她有事先走了,去一趟苏家。”

    “好的。”

    詹助理觉得有些奇怪,游轮才靠岸,他并没有看到苏锦溪出来,那她是怎么走的?

    不过碍于最近唐茗的脾气有些喜怒无常,他也不敢多问。

    “姐夫,你要去哪,带我一起吧。”

    苏梦不怕死的黏了上来,唐茗看她的目光就像是看一种恶心的动物。

    “滚开,别碰我!”

    他直接上了车子,脸色不好的吩咐:“开车!”

    “是,唐总。”

    詹助理总觉得在游轮上发生了什么,总裁怎么会对苏梦这么生气?好歹她也是小姨子。

    唐茗到了苏家,苏父苏母得到了他的电话都乖乖在家里等着。

    “唐总,稀客啊,里面请。”两个人卑躬屈膝的姿态更是让唐茗恶心不已。

    他压下心中的不快,不管再怎么讨厌苏家的人,他们还有利用价值。

    “两位,电话里不好说,家里没有外人吧?”

    “没有没有,都让我们支开了。”

    苏家现在哪里还有钱请那么多的佣人,就一个保姆还请假了。

    “那就好,今天我过来有两件事,第一件事需要你们的户口本。”

    “唐总,你要户口本做什么?”

    这种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拿出来的,两人也有些谨慎。

    “锦溪嫁给我这么久了,我们还没有领证,所以今天过来是专门为了这件事而来的,还有就是关于之前我们曾经的谈过的特别约定。”

    两人一听唐茗竟然要和苏锦溪真正结婚,脸上都快生花了。

    “唐,唐总,你说的可是真的?”

    之前的苏锦溪无名无实,要是领了证那她就是真正的唐家人了!对于苏家来说这是大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