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9章 付出代价-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29章 付出代价

    苏梦和林菲菲等人赶到,本以为可以看到苏锦溪狼狈的样子,殊不知看到的却是触目惊心的画面。≦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苏锦溪赤着脚被司厉霆抱入怀中,身上的晚礼服下摆变成了不规则的流苏,身上血迹斑斑,闭着双眼不知生死。

    怎么会这样?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厉霆心中已经有数,唐茗和顾南沧都不知道苏锦溪在哪,说明他们并不知道苏锦溪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锦溪好端端为什么会被人下药?她总不可能是自己吃的吧?

    他冷冷的扫过众人的脸,害她的人就在这里面,他定然不会轻易饶过那个人!

    人群之中议论纷纷,周良看到苏锦溪白裙上的血迹,心中十分过意不去。

    虽然下药的人不是他,但他心中也很是抱歉。

    看着那高大的男人抱着苏锦溪上了直升机,那人就是她的三叔么?

    苏梦和林菲菲也都懵了,“苏锦溪怎么会变成这样的?看她满身是血,会不会死啊?”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反正我只下了药没有做其它事情,就算她死了也和我没有关系。”林菲菲脸色惶恐道。

    苏梦直接甩锅,“谁说和你没有关系?药是你下的,人也是你找的。”

    “苏梦,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是你找我联手的,现在出了事情你就不认账了。”

    林菲菲怒不可遏,没有想到苏梦居然这么不要脸。

    苏梦已经达到了目的,苏锦溪要是死了更好,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嫁给唐茗。

    不仅如此,她还得了一千万,对她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认账?林菲菲,你可不要诬赖我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参与,也压根就不知道你和苏锦溪的事情。”

    和林菲菲焦虑心情不同的是苏梦心情大好,谁让林菲菲上次在商场的时候嘲笑自己的?

    从小她就知道一个道理,不要了的东西随时都可以扔掉,林菲菲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

    反正两人联盟的事情就是口头协定,她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也和她联手了的?

    如果苏锦溪真的死了,到时候林菲菲就会付出更加惨烈的代价。

    就算她说自己和她联手,谁会相信作为苏锦溪的亲妹妹会害自己的姐姐?

    “苏梦,你好狠毒!苏锦溪有你这样的妹妹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我说过,我从来都没有想要过她这样的姐姐,林菲菲我们之间的协议已经结束了。

    你最好祈祷苏锦溪没发生什么事情,不然你就等着吃牢饭吧,我就坐等嫁给我姐夫。”

    苏梦说着得意洋洋的离开,这次代表苏家来船上果然没有错,她就知道唐茗一定会来的。

    只是她也没想过收获会这么大,一箭双雕。

    林菲菲气得脸色都变了,早知道苏梦这个贱人是打的这个主意,她才不会和苏梦联手。

    她气势汹汹找了周良询问,原来苏锦溪不想被人碰就采用了自残的方式。

    早知道她意志力会这么坚定,自己一定不会这么做。

    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

    唐茗从那间血腥的屋子面容阴沉的离开,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一定和苏梦有关了。

    而他还沉浸在司厉霆刚刚说的那些话之中,为什么苏锦溪的男人会是他?

    任何人都可以,偏偏是司厉霆,这让他十分无法接受。

    从小到大爷爷最看重的人,不管自己做了什么,得了什么优秀的奖,爷爷的眼中永远都只有他一人。

    好不容易才有了机会得到唐氏集团,自己对一个女人动心,他却在这个时候出现抢走了一切。

    竟然在唐家的那一天两人就……

    唐茗闭眼仔细回想着当时苏锦溪和司厉霆,那时候苏锦溪怕他怕得要死。

    当时唐茗以为是司厉霆本身的冷漠让苏锦溪害怕,原来是这个原因。

    那么地下车库的那次,以及有几次苏锦溪在电话中奇怪的声音,都是因为司厉霆在她身边!

    虽说两人一开始就说好了互不干涉,但此刻他内心中却莫名有着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觉。

    司厉霆,你想要从我身边抢走苏锦溪,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唐茗浑身阴沉的离开。

    顾南沧一人留在房间之中消化之前听到的一切,他的心情很复杂。

    不可否认他对苏锦溪是有好感的,仅限于好感而已。

    现在看来她的感情很是复杂,自己还是不要搀和这趟浑水了。

    正准备离开,发现房间之中竟然有一台摄影机。

    他朝着摄影机走去,点击回放功能,苏锦溪和一个服务员进来。

    那人让她在房间等自己,看来苏锦溪和自己一样也是被人骗进来的。

    看到她等了一会儿就开始吃房间中的蛋糕,顾南沧见到她的吃相有些无奈,还是这么贪吃。

    加快了播放进度,看到一个男人进来,这时候苏锦溪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男人似乎是爱慕她很久的同学,想要接着这个机会亲近她。

    苏锦溪拿出一把刀正当防卫,那人不想伤害她,退到了桌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南沧看到苏锦溪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

    她好像产生了幻觉,上前抱住了那个男人,看到这里的时候顾南沧心中一紧。

    就像是追剧的时候遇到关键时刻,心脏都快提到嗓子眼上。

    眼看着两人即将吻上,苏锦溪猛地推开了他退回到墙边,用刀横在了两人之间。

    “谁说我没有办法!”

    明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事情,顾南沧亲眼看到她伤害自己的时候仍旧有些揪心。

    苏锦溪脸上那一抹妖冶却又狂热的样子深深印在了顾南沧的脑海中。

    那个男人对她来说有这么个重要?重要到她宁愿死也要保存身体的完整?

    顾南沧看完了整个过程心情有些复杂,他重重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叹息苏锦溪的执着还是自己的无可奈何。

    收起摄影机,在他船上发生的事情,他一定要给苏锦溪一个交代。

    至于这个叫周良的他有印象,似乎是一家小公司的少爷,这件事他应该很清楚。

    甲板上,所有人还在惊叹那辆来去匆匆的直升机。

    “周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顾南沧走到他身边。

    周良昨天和顾南沧就只打过一声招呼而已,他突然找自己,难道是知道了什么?

    苏锦溪变成这个样子已经十分触目惊心,他也不想要变成这样。

    “顾总,有什么事吗?”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周先生跟我过来。”

    虽然顾南沧语气平和,不难看到他眼中的森冷寒意。

    周良忐忑的跟着他进了一间房,看到立于窗边的男人,周良觉得自己就像是做错事的学生见到老师。

    “顾总,你找我有什么吩咐?”

    “吩咐不敢,只是想要向你问一件事罢了,我已经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了,不知道给苏小姐下药的是你吗?”

    顾南沧直觉不应该是周良,他是很喜欢苏锦溪,但也从录像中可以看出他本意是不想伤害苏锦溪的。

    所以他未必就是下药的人,顾南沧要从他口中知道真相。

    “顾总,不是我。”周良没有否认这件事。

    “我也觉得不是周先生,所以请你过来就是希望你能配合我一下,那人究竟是谁?

    现在苏小姐生死难料,周先生要是不说出那人是谁就要承担所有法律责任。

    昨晚的那间房里有一台摄影机,证据就在我手中。”顾南沧提醒他这个事实,让他别耍花样。

    周良紧张的手心都在出汗,“是林菲菲,她说给锦溪下了药说要成全我们。

    我没想过要伤害锦溪,我那么喜欢她,又怎么舍得伤害她呢?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果然是林菲菲,顾南沧想到之前她利用苏锦溪的名义约自己就有问题了。

    问一声周良不过是为了确定而已,顾南沧再次追问:“你确定。”

    “我确定。”

    “谢谢周先生的合作,如果需要再次合作,请周先生务必要配合。”

    “是,我一定会竭力配合,将锦溪害成这个样子我也有错。”

    顾南沧心中已经有了数,具体要怎么处理他还得问问那个男人的意思。

    “好的周先生,你可以离开了。”

    “是。”周良走出门外背脊已经凉透了,这样的顾先生好可怕。

    分明带着谦和的话语,但他说出的话怎么会这么让人胆战心惊?

    唐茗也找到了苏梦,苏梦甜甜的看着他,“姐夫,这么快又想我了?”

    唐茗一把揪起了苏梦的衣领,“苏梦,是你下的药!”

    “姐夫,你在说什么啊,什么药,我怎么不知道?”

    “还在装?要不是你的话锦溪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苏梦一脸无辜,“姐夫,这件事和我无关,我真的不知道。”

    “苏梦,你这种蛇蝎女人,你以为你不承认我就没有办法收拾你了?

    我不会放过任何伤害锦溪的人,而你,将为此付出代价!”苏梦楚楚可怜的看着唐茗:“姐夫,真的不是我,应该是林菲菲,她讨厌我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