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8章 她是我司厉霆的女人-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28章 她是我司厉霆的女人

    没有任何沟通,船员为了安全负责,一直在做禁止下降的手势,谁知道上面的人完全不管。≦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副船长不好了,直升机要强行降落了。”

    由直升机带起来的风吹动着大家的发丝和衣裙,场中的很多人都害怕是遇到了什么恐怖分子。

    副船长看到这个样子也没办法了,对方显然是不在意他们的性命,看到有人站在甲板上还在继续下降。

    “都回来,其他宾客都各自散开,不要在危险地区逗留。”顾南沧听到动静赶来,赶紧下达了命令。

    虽然不知道来人是谁,但他也该为船上其他人的生命安全负责。

    “都退后,退到安全区域来。”

    很快甲板上干干净净,直升机稳稳停在了甲板上。

    舱门打开,一道男人的身影入眼,夺目的金发以及蔚蓝的蓝色双瞳。

    本该是晴空万里的眸子此刻蕴含着怒意,仿佛马上就要下起雨来。

    即便是隔得老远也能感觉到男人身上传来的那摄人的冷意。

    这人是谁,好英俊的面孔,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这号人物?

    顾南沧见过司厉霆一次,他听到苏锦溪好像是叫他三叔。

    唐茗也有些惊讶,司厉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三叔,你怎么来了?”

    司厉霆下了直升机,所有人都能感觉到男人身上逼人的寒意,没有一个人敢接近。

    “苏苏在哪?”司厉霆猛地揪起了顾南沧的衣领,这晚宴是他办的,他应该会知道苏锦溪在哪。

    唐茗惊讶司厉霆对苏锦溪的称呼,从前在唐家的时候他称呼过她为小苏苏。

    但那时候的口吻分明是带着戏谑之意,而此刻他却亲切的叫着她为苏苏。

    “这……我马上让人去查。”

    顾南沧在知道苏锦溪已经嫁给唐茗了之后就刻意和苏锦溪保持了距离,也没有关注她在哪里。

    想着上一次在美国的时候,男人充满怒意的眼神看着自己。

    那种眼神不像是长辈对晚辈,反而有些像是恋人之间的吃醋。

    这种情绪应该是出现在唐茗身上,而不是这个三叔身上才对吧。

    唐茗心中比顾南沧更加复杂,之前他就觉得苏锦溪和司厉霆间有些怪怪的。

    但具体怪在哪里他也说不出来,在酒店看到司厉霆和米若在一起的画面他就打消了那种奇怪的念头。

    此刻他突兀的出现在这里,满脸寒意的质问苏锦溪在哪,这种强势的感觉让唐茗不快。

    司厉霆冷眼朝着唐茗看去,“你知道她在哪里?”

    “昨晚我没和她在一起,三叔特地来这里找锦溪有什么事吗?”唐茗维持着谦逊道。

    “她在999号房。”

    苏梦已经问出了答案,趁着大家都在,让大家都看到苏锦溪是个怎样淫贱的女人,这次就是最好的机会。

    任何男人都不会接受那么恶心的女人,到时候不用自己说什么唐茗就会自动和苏锦溪离婚。

    司厉霆得到了答案急速朝着个客房跑去,苏苏,我来了,你再坚持一下。

    唐茗和顾南沧对视一眼,不明白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男人为什么这么着急找苏锦溪。

    两人也疾步跟了上去,唐茗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加深。

    司厉霆终于找到了999号房,门从里面被反锁,敲门无人应答。

    顾南沧也开始意识到不对劲,“直接撞门。”

    没有等他说完,司厉霆已经用力一脚踹开了门,一声巨响之后门开了。

    三人看到触目惊心的一副画面,苏锦溪靠在墙边。

    原本白色的晚礼服上面染满了血色,就好像雪地上梅花飘落。

    苏锦溪就像是一个被人扔掉的破布娃娃靠在墙上,身边的地毯上还插着一把带着血色的匕首。

    身边有很多已经干涸的鲜血,这样的画面唯美中又透着一丝残戾。

    她的头低垂,不知道生死。

    “苏苏!!!”

    饶是已经在短信中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司厉霆此刻看到这样的画面,眼瞳猛地放大。

    唐茗和顾南沧也愣了,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苏小姐。”

    “锦溪!!!”

    司厉霆此刻的心情可以说百感交集,惊慌恐惧还有害怕,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分明从门口到苏锦溪身边没有多长的距离,他却觉得十分漫长。

    三人都朝着苏锦溪奔来,那一动不动的人却仿佛听到了司厉霆的声音从混沌中醒来。

    小脑袋缓缓抬起,司厉霆看到苏锦溪那苍白的小脸上还溅上了几滴血迹。

    她眨了眨眼睛,确定眼前的人是司厉霆无疑。

    “三叔,是你吗?”她虚弱的开口。

    司厉霆已经到了她的身前,看到她身上多处都有伤口。

    他本想要狠狠抱住她,可是却怕自己弄疼了她。

    此刻的苏锦溪轻薄得如同一片羽毛,那样轻。

    “苏苏,对不起,我来晚了。”司厉霆全身不自主的颤抖。

    那张精致的小脸却是扬起了一抹骄傲的笑容,“不,三叔没有晚,我终于等到三叔来了,我……没有让人碰我哦。”

    笑容一点点消失,苏锦溪终是彻底失去了理智,一头栽到了司厉霆怀中。

    “苏苏!”

    “三叔,怎么会这样?”唐茗也被这样的场景所震惊。

    顾南沧更是自责不已,昨晚还好端端的人变成这样。

    此刻司厉霆就像是一头暴躁的狮子,他一把将苏锦溪抱起来准备离开。

    唐茗却是在此刻拦在了司厉霆的面前,“三叔,锦溪是我的妻子,请你放下她。”

    司厉霆的瞳孔直视着这个侄儿,他是唐家的人,自己从来就不喜欢他,正如他也不喜欢自己那样。

    这些年两人一直相安无事,但是这一刻唐茗看到司厉霆要带走苏锦溪,他站了出来。

    就算别人不知道自己和苏锦溪的事情,司厉霆是知道的。

    他凭什么带走他的侄媳?

    司厉霆脚步微顿,他冷冷朝着唐茗看来,他的愤怒已经到达了极点,但脸上的表情确实淡定的让人可怕。

    这种还没有做什么却让人不寒而栗的气势更加逼人。

    他就像是一个睥睨天下的君王,只需要虚指一闪,天下便可在他手中倾覆。

    司厉霆直视着唐茗的眼睛,仿佛要看到他的内心深处。

    “唐茗,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苏苏背后的男人是谁?”司厉霆却是开口说了这样一句话。

    唐茗其实心里已经有了数,明明是三人一起跑来的,但苏锦溪眼中只有司厉霆一人。

    那个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司厉霆却是没有打算放过唐茗,一字一句道:“一直隐藏在苏苏背后的那个男人就是我,在本该属于你们的洞房花烛夜那一晚是我要了她,她是我司厉霆的女人。”

    没有想到他会说的这么清楚,就算已经猜到了答案,也不及被司厉霆亲口说出来伤人。

    唐茗一把揪住了司厉霆的衣襟,“司厉霆,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是你的侄媳!就算你为了报复唐家也不该拿她作为代价!”

    司厉霆轻蔑一笑:“侄媳?唐茗,你也太高看了你自己,到现在你们都没有领证,她算我哪门子的侄媳?

    你利用她作为你的挡箭牌,包庇你和白小雨的私情,唐茗,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贵。

    至少我是真心爱着她的人,而且很快我就会让她彻底和你结束,她会成为我的司太太。

    而你从第一晚放弃她就失去了资格,你保护不了她,以后苏苏由我来保护。”

    一直没有捅破的窗户纸终于被司厉霆捅破,他不想管这后面会有什么结果和代价。

    他只要让人知道,苏锦溪是他司厉霆的。

    趁着唐茗还没有消化这个事实,司厉霆抱着苏锦溪大步离开。

    顾南沧懵了,作为一个刚认识苏锦溪不久的旁观者,他刚刚都听到了什么?

    苏锦溪其实喜欢的人是唐茗的三叔?而她压根没有和唐茗结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开始在飞机上的事情也可以解释了。

    为什么她看到唐茗和其她女人在一起会不难过,因为她们本来就不是真正的夫妻。

    知道她没有结婚他的心里本来是有一丝庆幸的,可一想到她和司厉霆的这种关系,顾南沧又更沉重了。

    唐茗眼睁睁的看着司厉霆抱着苏锦溪离开,分明心中是不想的,可是此刻他却没有立场去拦住他们。

    为什么,谁都好,苏锦溪你偏偏要选择他!

    看着苏锦溪浑身伤痕累累,漂亮的晚礼服被撕扯成布条,被包扎好的伤口还有鲜血渗透出来。

    一些伤口还在不停的往下流血,鲜血一滴滴顺着她的手臂淌在了地上。

    地毯上被溅上一朵朵血花,每落下一滴唐茗的心就要窒息一下。

    司厉霆说她会彻底斩断和自己的联系,她会成为他的司太太。

    房间中只剩下他和顾南沧,唐茗松开了紧握的双拳,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

    镜片后的眼神晦暗不明,让人看不真切。

    “顾总,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唐总请说。”

    “今天你看到的听到的所有事情可否帮我保密?”顾南沧知道这些事传出去会有什么后果,想也不想的点头,“唐总放心,顾某必定不会多嘴半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