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7章 死了我负责-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27章 死了我负责

    说起来为什么不喜欢苏锦溪,苏梦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为什么不喜欢她?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从小到大爸妈就很偏心我。

    以前我以为是因为我年纪比较小的缘故,所以他们会比较疼我。

    长大了以后我才慢慢发现不是这样,爸妈是骨子里就不喜欢苏锦溪。

    也不只是不喜欢,准确的说是厌恶。”苏梦认真回答这个问题。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更加有恃无恐,反正父母都不喜欢她。

    不管自己做什么爸妈都会站在自己这一边,所以苏梦处处欺负苏锦溪。

    听到厌恶两字,唐茗真的不知道苏锦溪究竟做错了什么苏家人会去厌恶一个孩子。

    也许错并不在苏锦溪身上,而是有什么特殊原因。

    想着之前回门的时候苏家人对苏锦溪指指点点,一点都没有将她当成女儿的样子。

    苏锦溪是为了苏家才和自己做了一个约定,她自以为自己可以扛下一切。

    她以为父母并不知道,其实她错了,苏家两口子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和白小雨的事情。

    也知道苏锦溪嫁入唐家就是一个挡箭牌,试问一般的家庭怎么舍得将女儿嫁给自己受苦?

    而那两人没有丝毫犹豫就同意了。

    甚至还和自己签下了一个协议,唐茗永远都忘不了那两人的嘴脸。

    那时候自己也以为苏锦溪是知道这一切的,所以一开始自己对她很是冷漠。

    将她也当成了和苏家人一样的人,都是为了利益和钱才和自己在一起。

    后来她主动要求不要告诉她的父母,害怕父母为她心疼。

    唐茗本以为她是故意在自己面前伪装,通过后来的那些表现他才一点点对苏锦溪的态度改观。

    她和苏家人不同,她是真正为了苏家才答应嫁给自己。

    而她也并不知道自己和她父母定下的那个特别约定,被苏家人给卖了还在处处为苏家人着想。

    这天下还有比她更笨的人了么?笨得让人心疼又觉得无奈。

    也许就是因为她的这种笨才让自己对她慢慢有了感情,她那么纯净无暇,值得上世上最美好的一切,不应该出生在苏家。

    见唐茗没有说话,苏梦以为他是默认了,再次抱住了唐茗。

    “姐夫,你昨晚好厉害,梦儿好喜欢。”

    唐茗凝视着这张刻意讨好的笑脸,他只是在想一个问题。

    同样是姐妹,为什么两人一点都不像,从长相到脾气,尤其是性格。

    自己看到苏锦溪会不由自主的心动,看到苏梦只有厌恶。

    例如现在这样,她碰触自己身体的地方仿佛爬满了蚂蚁一样难受。

    “苏梦,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唐茗很平静的问道。

    “姐夫,你讨厌什么?”苏梦装作天真的问道。

    唐茗习惯性的推了推眼睛,发现鼻梁上并没有镜片。

    他的双眸直视苏梦,没有了镜片的遮挡,苏梦更够看到那样眼瞳之中的寒意。

    就像是锐利的寒剑一般穿透她的身体,让她身体不寒而栗。

    “我最讨厌被人算计,苏梦,你敢算计我就要做好准备好承担算计我的后果。”

    苏梦本以为自己身体都给了他,唐茗怎么都会负责,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么冰冷的话。

    “姐,姐夫,昨晚你不是很开心么?”

    唐茗冷冷勾起一笑:“是,我是很开心,那是因为我以为你是苏锦溪。”

    “姐夫,我们都姓苏,难道是我技术不好么?”

    “苏梦,你只让我觉得恶心,你信不信我随时都能让本来就摇摇欲坠的苏家完蛋!”

    唐茗本来就不是表面上看着的谦谦君子,他这么年轻就让老爷子将唐氏集团交给了他,他并非没有能力。

    “姐夫,你,你怎么能这样?难道我真的比不上苏锦溪?”

    “苏梦,你连她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你拿什么和她比?”

    “姐夫……”苏梦没想到他会这么无情和冷漠。

    唐茗已经干净利落的下床去浴室,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苏梦看着那立于床前慢条斯理穿衣服的男人,他的身材比例完美。

    想着昨晚这具身体下蕴含出的力量,苏梦痴迷的看着他。

    要是能让他彻底成为自己的男人那该多好,姐夫,我不会放过你,一定不会!

    “这么说来姐夫是想要不承认昨晚的事情了。”

    唐茗优雅的扣好最后一颗扣子,缓缓俯身朝着苏梦而来。

    苏梦看到那张俊脸离自己越来越近,心脏突突跳的飞快。

    唐茗用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一手撑在她的身侧,两人之间的姿势暧昧无比。

    “姐夫,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绝情的。”

    唐茗勾起一抹笑容,和他平时的模样无二。

    “苏梦,昨晚是你以你姐姐引诱我,主动爬上我的床。

    像是你这样不要脸的烂人,你以为我会对你有一点情意?

    呵,你别做梦了,想要做我的女人,你还不配!”

    苏梦的眼神闪烁,下一秒泪水滚了出来,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明明还是那张温柔的脸,为什么说出的话就是这么伤人呢?

    “姐夫,你不能对我这样,你信不信我可以将这件事告诉苏锦溪?”

    唐茗的表情微变,想到苏锦溪那双澄净的眸子,如果这件事被她知道的话,她会怎么看自己?

    一定会觉得自己恶心,连她妹妹都不放过。

    唐茗手指用力,死死的捏着苏梦的下巴,“要是你敢告诉她,我定要你苏家陪葬!”

    那样森冷的话丝毫不像是在说着玩,苏梦身体吓得微微颤抖。

    让苏家完蛋自己就不是苏家小姐了,她可不敢赌。

    “姐夫,我知道错了,就算是你不打算对我负责,可是昨晚咱们毕竟已经发生了那些事情。”

    “你想要什么?”唐茗看到她眼神中的贪婪。

    “一千万,就算是封口费了,姐夫舍得给姐姐黑金卡,不可能舍不得给我一千万吧。”

    一千万对唐茗来说不算什么,但他气得是自己被苏梦给算计。

    心中充满了怒意,他取出支票写下了一串数字。

    将支票撕下扔到了苏梦的脸上,“从今以后你我两清,如果敢将今天的事情泄露半个字,苏梦,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谢谢姐夫,以后你还是我的姐夫。”苏梦开心的拿着支票。

    “既然是你在这,你姐姐呢?”唐茗开始回想昨天的事情,要不是苏锦溪的号码给他发的信息,他又怎么会不怀疑呢?

    “你问她啊?估计这会儿在哪个男人的床上吧。

    姐夫,苏锦溪天性浪荡,你可不要被她纯情的表面给骗了。”

    苏梦抓住一点机会就会抹黑苏锦溪。

    “你再说一遍,她究竟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昨晚我看着她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离开了,所以我才拿了她的房卡。”

    男人?难道是去美国的那个?

    唐茗心脏猛跳,“那个男人是谁?”

    上一次苏锦溪遮住了男人的脸,让自己没有看到他的长相,这是唐茗最懊悔的事情。

    苏梦想到昨天林菲菲说的话,便胡诌道:“好像是她的同学,具体我也不认识,两人很不知道羞耻,在走廊上就在接吻。”

    唐茗想到之前在酒店那一次,苏锦溪和那个人用了那么多安全套,可见那男人需求也是很强的。

    一想到这里他心情更加不快,他越发不想放任苏锦溪这么下去了。

    “在哪个房间?”

    林菲菲只说让周良去,自己一时开心也忘记了问是在哪里。

    “那个,你等等,我去问一下,好像别人看到她在哪间房的。”

    苏梦赶紧给林菲菲打了个电话,林菲菲睡得正舒服,直接挂了苏梦的电话。

    虽然那个房间早就准备了摄影机,但苏梦还是想要唐茗亲眼见到苏锦溪和别人滚床单的刺激景象。

    “我再打一下,姐夫你别着急。”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声,那声音由远及近。

    这里怎么会有直升机?唐茗觉得奇怪。

    不止是唐茗,还有很多人都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纷纷披着衣服起来。

    “哪里来的直升机?”苏梦好奇的探出头朝着天空看去。

    发现直升机在天空盘旋,似乎要准备下降。

    这游轮十分豪华,夹板的空间很大,足够容纳直升机,但这样突兀的降落,船员都懵了。

    “姐夫,那直升机好像要下降,是什么人来了?会不会是恐怖分子?”

    “闭嘴,赶紧问你姐姐的房间号。”

    唐茗披上西装急急忙忙也朝着甲板走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涌起一股不太好的感觉。

    船员不停的在给直升机比手势,禁止降落。

    直升机里面,林均表情不太好。

    “爷,甲板上都是人,不好降落。”

    “强行降落。”

    “虽然这游轮比较豪华,空间还够,可是万一伤着人就不好了。”

    “死了我负责,降!”

    司厉霆心中只有苏锦溪的安危,哪里管得了别人。

    甲板上的工作人员看到直升机越来越近,脸色都变了。“不好,直升机要强行降落,大家快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