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5章 我宁死-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25章 我宁死

    半小时已经过去,周良看着坐在墙边的苏锦溪,比起之前她的脸已经红了很多。

    他可以明显看到汗水开始浸湿她的身体,就算没有触碰到苏锦溪他也能清楚的知道她早就有了感觉。

    “锦溪,你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这种药对没尝过情欲的人还好点。

    一旦你早就尝过了那种感觉,你就会食髓知味,你的身体会提醒你那种感觉。

    越是到后面你就越不好受,你会将我当成是你喜欢的那个人,求着我要你。

    不如你趁着现在还有理智和我,一会儿失去了理智,你只会更加难受。”

    苏锦溪狠狠将刀插在了地毯,“闭嘴!”

    她的眸光森冷一片,全身汗水涔涔代表着她体内的需求有多浓烈。

    然而她还能维持着这样清醒的眼神,这种毅力让周良都觉得可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瓶红酒也在不知不觉间被他喝完,此刻已经深夜。

    苏锦溪的礼服裙全是汗水,就好像她刚刚才从水里被捞出来一样。

    周良看到她大口喘着粗气,汗水一滴滴顺着她的下巴流下来,他看着都觉得心疼。

    “锦溪,你究竟在坚持什么?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果你是怕唐茗知道,我保证这件事不会传出去。

    我会尽量小心一点,不会在你身上留下痕迹,也会做好措施。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一夜,一夜之后我们就和从前一样,这样好不好?”

    苏锦溪的双眸充斥着血丝,“我说了,你给我闭嘴!”

    她的脑海里面全是三叔和她缠绵的过往,正如周良说的那样。

    经历过这些的人才知道味道是怎样的,分明身体很热,她却很想要男人抱住她的身体。

    三叔,三叔,她发了疯一样的想着那个人。

    “锦溪,你何必这么固执呢?现在已经是两点,夜都深了,你看你的眼睛,你熬不过去的!

    我敢和你打赌,最多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你就会撑不住了。”

    “闭嘴!”

    周良看了一眼苏锦溪的模样,他能够感觉到她就在崩溃边缘。

    所以为了给她再加一剂强药,他开始播放片子,他就不相信苏锦溪还不会放弃。

    “关上,你给我关上,我不要听。”

    “锦溪,过来,我可以帮你。”

    他就像魔鬼一样的声音传来,苏锦溪全身血液都要暴走了。

    脑海中全是司厉霆的身影,他的眉眼,他好看的手指,他微笑的脸。

    三叔,你在哪里,你快来救救我啊,我真的快要撑不住了!

    “如果从前是你没有放纵的资本,从现在开始你有了。

    你记住,你是司厉霆的女人,出了事有我,不要再委曲求全,知道吗?”

    司厉霆,司厉霆,那三个字已经深深刻在了她的心中。

    影片中的男男女女声音响彻耳际,苏锦溪更是发疯了般的想着司厉霆。

    看着苏锦溪的眼神一点点变化,周良知道她已经撑不住了。

    一步步朝着苏锦溪走来,“锦溪……”

    慌言间苏锦溪仿佛看到司厉霆朝着她走来,“三叔,是你吗……”

    在药效到达了极致的时候,你前期所积累的所有情绪都会在此刻崩塌。

    你越是深爱一个人,就越容易把那个人带入现实中来。

    周良有些疑惑,为什么她口中的人不是唐茗,三叔?为什么是三叔?

    此刻也顾不得她为什么要说三叔了,他带着笑容道:“是我,我来了。”

    苏锦溪眼前一亮,猛的从地上起来抱住了面前男人的身体,将头埋在他的怀中。

    “三叔,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你一定不会丢下我不管的对不对?”

    周良被苏锦溪主动抱着,此刻心情很复杂,他不知道苏锦溪和她口中的三叔究竟是什么关系。

    但是这种时候她想到的不是别人,而是亲戚,怎么看都觉得很奇怪。

    第一次被苏锦溪所拥抱,他有点紧张也有些激动。

    “锦溪,我,我可以抱你吗?”他小心翼翼的问道,以前别说是抱苏锦溪了,就连多说两句话都是奢侈。

    苏锦溪甜甜一笑,“当然可以了,三叔。”

    难道三叔只是那个人的昵称?如果真的是和她有亲戚关系的人呢?

    周良心情很复杂,心爱的女人就在面前,心脏如擂鼓动,他等这一天等了多久。

    “锦溪,锦溪,我终于可以亲你了。”他激动的不能自已,唇一点点往下。

    锦溪?苏锦溪突然反应过来的,三叔从来不会这么叫她,她猛的将他一推。

    “你滚开,别碰我,你不是三叔!”

    “锦溪……”

    苏锦溪看到眼前的人从司厉霆慢慢变成周良,后背一凉,她差点将他当成了三叔!

    周良有些受伤的看着她,“锦溪,我知道你撑不住了,让我帮帮你好吗?”

    “我撑得住的,你滚开!我不会让别人碰我。”

    她和三叔约定好了,她不会让别人碰的,死都不会。

    “你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就算我不强要你,你也会像是刚刚那样对我投怀送抱,你何必浪费时间?”

    苏锦溪此刻眼中保持着仅有的清醒,她看着周良妖娆一笑:“谁说我没有办法?”

    她一手抓过旁边的匕首对着自己的大腿就割了一刀,虽然她刻意留了一手,没有割太深。

    猩红的血就那么流了出来,周良愣在了当场,“锦溪,你这是干什么?”

    “痛能让我清醒。”痛觉占据了思想,苏锦溪骄傲一笑,“我不会让别人碰我,这是我和别人约定好了的。”

    “你喜欢的人就是那个你叫三叔的男人?”周良很不服气,自己喜欢了她这么久。

    之前也没有见她对谁有这么深的情谊,那个叫三叔的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苏锦溪没想到自己刚刚失言竟然将三叔的名字给喊了出来,既然说都说了,她也没有必要继续隐藏什么。

    “是,我爱他。”

    不是用的喜欢,而是用的爱。

    周良闭上双眼有些不感面对这个事实,“锦溪,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件事,我究竟是哪里比不上他?

    我喜欢了你这么久,还有其他追求你的人,包括唐茗,为什么你唯独只喜欢这个三叔?”

    苏锦溪知道周良本性不坏,他只是太喜欢自己而一时脑子犯抽而已。

    “因为他给了一样你们都没有给我的东西。”

    “什么东西?”周良不肯相信自己是差在了钱上面。

    如果苏锦溪连唐茗都不喜欢,那么就证明她并非是为了钱才和唐茗在一起,她不是贪慕虚荣的人。

    苏锦溪微微一笑,很是骄傲道:“他给了我自信。”

    自信?周良不懂,以前她各方面优秀,难道不够自信?

    “锦溪,如果我今天非要你不可呢?”

    苏锦溪没有移开自己的双眼,而是更加肯定的语气一字一句道:

    “除非你是想要看着我流血身亡,那你就来要吧。”

    “在这个社会,女人的贞洁早就不值钱了,你看每天有多少女人摇一摇约男人。

    我是想要你,同时也是不想要你那么辛苦,我可以答应你,不管是这个三叔还是唐茗我都会保守秘密。

    今天的事情只有你我两人知道,以后我也不会再纠缠你,就当是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你让我碰你好不好?”

    苏锦溪拿着刀朝着另一条比划着,“周良,别人这样和我无关,我只知道,我不会让人碰我,否则,我宁死!”

    “你……”周良一时语塞。

    苏锦溪没有半点让步,“周良,我心意已决,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改变主意,你走吧。”

    她不知道之后是不是还会发生刚刚那样的事情,把周良当成了司厉霆。

    “我走可以,但你不要做傻事!”

    毕竟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周良也不会真的将她逼上绝路。

    本来他就是受了林菲菲的挑拨,现在看到苏锦溪宁愿死也不和自己在一起,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放心吧,在没有见到他之前我不会死,如果你真的喜欢我,请你离开。”

    周良无奈,只得离开了屋子,当他离开的瞬间苏锦溪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来的人是周良不是别人,否则她今天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她看了一眼大腿上的伤口,痛觉暂时抵消了欲望,她飞快用刀子割下自己的晚礼服开始给自己止血。

    正如她说的那样,还没有见到三叔,她怎么能死?

    处理好伤口,她再次拿出手机给司厉霆打电话,电话的那头仍旧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此刻已经是凌晨,她的三叔一定是出事了,否则不会不给她回音的。

    苏锦溪编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自己的情况,不管他在哪里,她只想要告诉他,自己此刻最想的人就是他。

    腿上的伤口血是止住了,一个小时以后情欲再次袭来,苏锦溪都要被逼疯了。

    她只得再次割破了另外的肌肤,看着自己的血渗出,再包扎。

    苏锦溪的礼服上染满了鲜血,她却很明白,她只是为了等待她的英雄出现。三叔,我的三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