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0章 我和他不熟-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20章 我和他不熟

    苏锦溪哪里知道三叔说的大礼就是这个,这礼比想象中更大,吓得她赶紧蹲下身给唐茗擦拭。≦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唐总,我就是手滑,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不擦拭还好,唐茗的某处高昂,苏锦溪吓得丢了纸巾。

    “唐,唐总……还是你自己擦吧。”

    唐茗气得咬牙切齿,自己对她的欲望已经这么深了么?她才只是轻轻碰了自己的身体而已。

    看到她洁白小巧的耳垂染上了一抹嫣红,她蹲下的瞬间他看到了她起伏的胸口以及斑驳的痕迹。

    仅仅只是因为这些就让他浑身血液沸腾,想要将她压在身下,让她身上的痕迹都变成自己的。

    “是谁弄的就由谁来擦!继续,我没说停就不许停。”唐茗一字一句道。

    苏锦溪看了看有些许咖啡已经渗透到他的衬衫之中,露出来的肌肤已经开始泛红。

    刚刚才煮的滚烫的咖啡,他竟然能一声不吭。

    苏锦溪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唐总,失礼了。”

    她伸手解开唐茗的扣子,解开的速度分明很快,唐茗却感觉像是慢动作一样。

    他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她小手若有似无擦过他肌肤的错觉。

    喉结滚动,苏锦溪拿着纸巾从他胸前一路擦拭下来,明明还隔着一张纸巾,他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

    苏锦溪刻意无视他的身体变化,只得继续擦拭。

    “唐总好了,你将衣服脱下来我拿去给你干洗。”

    唐茗转身进了里面的套间,想着之前苏锦溪在他身上抚过的触感,如果这是真的该有多好?

    他闭上双眼走进了浴室,身体却是半天都没有消减。

    脑子里面全是她的一颦一笑,还有烙印在她身上的那些痕迹。

    不由得幻想到之前在雨花温泉的时候她穿着性感泳衣的样子,她的身材很好。

    说好对她死心,被压抑的情感突然爆发,唐茗只想现在就彻底拥有了她。

    不如……假戏真做如何?

    脑子里面刚刚有这个念头就被自己狠狠否定,他怎么能这样,对白小雨又算什么?

    可是他也很清楚,苏锦溪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在蚕食自己的心。

    原本在心里的白小雨被一点点替代,总有一天苏锦溪会彻底占据白小雨的位置,或许更多。

    那时候他又该怎么办?

    人的身体做不了假的,以前和白小雨在床上那么契合,现在他根本对她就没有了感觉。

    这颗心究竟该何去何从?

    现在的他也来不及去思考苏锦溪和白小雨,公司的事情更加刻不容缓。

    他快速洗好了澡穿戴整齐出去,苏锦溪和詹助理垂手站在桌旁。

    “唐总,现在该怎么办?这次要是弄亏了到时候很难给董事会交代。”

    唐茗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才做出的成绩,他还没有得到爷爷的股份,唐氏他说不了算。

    如果让爷爷觉得他只是一颗没有价值的棋子到时候一定会被弃,唐茗焦头烂额。

    “联系帝凰,我要见他们的总裁。”

    “是。”

    帝凰现在只是传出了风声而已,收购就需要一段时间,自己还有机会。

    “将这件事压下来,不要让董事会的人知道。”

    “好的唐总。”

    唐茗只能铤而走险,一边拖延时间,只要他拿到最后百分之十的股份他就会变成唐氏集团最大股东。

    到时候就算是爷爷自己也不用再看他的脸色,唐氏集团在手也算他这么多年的辛苦没有白费。

    苏锦溪看到唐茗的侧脸,说实话她的心情很复杂,她没想过司厉霆可以为她做到这个份上。

    她看了一下那片区的地域图,先别说唐茗会不会亏,这片区的地理位置本来就不应该设有火葬场。

    能够拿到这个许可证说明他就费了不少时间和心力,之前在飞机上看到他疲惫的双眼。

    整整两天的时间他就是在为这件事奔波,那么大的一片区需要投资多少钱?

    他在那里建立火葬场自己不知道会不会亏损,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回报率肯定不如商业住房来得快。

    前期投入的资金无法得到很快的回收,从资金来看他还是亏损的。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只是因为唐茗打了自己一巴掌,这样的代价真的值得吗?

    “以后换我来保护你,你也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你只要在我面前乖就可以了。

    要是别人再打你,打你一巴掌你就给我还两巴掌,天塌下来有我给你撑着。

    做你想做的事情,不要有任何顾虑,这世上没有人有资格打你,连我都没有这个资格。”

    苏锦溪将手放在自己胸口的位置,心中不停的念着三叔,三叔,你对我这样的好我该怎么来还?

    詹助理很快就回来回答:“唐总,帝凰的总裁目前不在国内,也不知道去哪了。”

    “他在躲着不见我!”

    这一次司厉霆还真的没有躲着,在美国处理事情还没有回来。

    唐茗朝着苏锦溪看去,“你去的话他应该可以见吧?苏助理,我要你将他约出来。”

    虽然唐茗心中很不想让苏锦溪和那个男人见面,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了办法。

    “唐总,我也不行。”

    “为什么?”

    苏锦溪本想说他真的在国外,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那样的话就很容易和三叔联想起来了。

    “我和他也不熟悉,怕是不行。”苏锦溪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似乎和三叔在一起之后她说谎程度与日俱增,现在已经达到脸不红心不跳的境界了。

    “是么。”唐茗冷冷道,苏锦溪转开了视线,不敢和他相对,生怕他会看出什么来。

    “是的。”

    “你收拾一下马上跟我去帝凰。”唐茗一心认定那人就在国内,只是和以前一样不见自己罢了。

    苏锦溪只得硬着头皮说好,两人火急火燎赶去了帝凰。

    现在苏锦溪的这张脸已经是帝凰前台的了,她是从公司开始到现在第一个能够上黄金电梯的女人。

    而且林均之前还刻意吩咐过,以后要是苏锦溪过来不用预约,直接让她上楼。

    所以当苏锦溪和唐茗同时出现在大厅的时候,前台小姐没注意到唐茗,径直朝着苏锦溪走来。

    “苏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苏锦溪本来就知道司厉霆还没有回来,所以也不害怕会戳穿,坦荡的问道:“你好,我要见你们总裁。”

    “很抱歉,总裁目前不在国内,要是总裁回来了,我会第一时间转告他苏小姐来过的消息。”

    前台的态度狠狠刺伤了唐茗,并非是对方不尊重他,而是之前在办公室的时候苏锦溪曾经说自己和那人不熟。

    现在来了帝凰才知道她有这样的特权,这叫不熟?

    他本以为苏锦溪或许和那人只有身体的来往,显然不是这样,前台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你们总裁真的不在国内?”唐茗开口道。

    前台这才发现被忽略的人,“唐,唐总,很抱歉,我们总裁确实不在。”

    “他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总裁的行踪我一个前台是不知道的,况且他本来就很神秘。”前台在他逼人的眼神中小心翼翼回答。

    “他回来了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的唐总。”

    唐茗和苏锦溪离开,他身上的冷意比来时更甚,苏锦溪已经习惯了他不定时抽风。

    回公司的路上唐茗冷冷道:“这叫不熟?”

    苏锦溪无言以对,两人从里到外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她埋着头说了一声,“嗯。”

    唐茗觉得自己的怒火就像是扔到了一团棉花里,明明很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这件事你怎么看?”唐茗换了个话题。

    “从目前的局势来看,除非帝凰改变主意,否则唐氏一定会亏损,就是看应对的办法,让唐氏亏损的多少罢了。”

    苏锦溪还算是沉着冷静,唐茗继续问道:“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挽回损失?”

    “做两手准备,na和nb,a计划肯定还是尽快联系上帝凰的总裁,让他们收手还来得及。

    如果他们不愿收手,唐氏集团可以主动要求合作,将福田锦绣这个项目改变。”

    唐茗没想到还有这一层,眼神闪过一丝光亮,“改了福田锦绣?”

    “是的,这片区我们本来是打造商业住房,突然被帝凰打破了计划。

    既然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不能改变,倒不如再想一个办法与其相融。

    将商业住房也改成火葬场,这样的话不仅能够减少损失,而且还能改变当地片区的格局。

    能够和帝凰合作那是最好,两个公司更有影响力,如果他们不愿意合作,就得自己去申请,但未必能申请得下来。

    帝凰既然走这一步便是已经想好了应的办法,我们未必行得通。”

    苏锦溪算是比较了解司厉霆了,自己都能想到的东西他怎么可能没有想到。

    唐茗没想到苏锦溪可以说出这样独到的见解,不错,那边真要修建火葬场的话,除了同样的项目其它都巨额亏损。取消福田锦绣项目,也变成墓地,好像也算是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