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7章 司大混蛋-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17章 司大混蛋

    顾南沧见到她眼中的失落之色,而她却想要粉饰太平装作平静无事。≦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这样的苏锦溪更是让人心疼不已,顾南沧柔声味道:“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开心吗?”

    苏锦溪指着自己的心口位置,“顾先生,我这里疼。”

    分明先前吃甜点的时候苏锦溪都还好好的,怎么就眨眼的功夫变成这个样子了。

    “吃甜品心情会好点,这里有刚刚你给我的小蛋糕我还没来得及吃,你尝一口。”

    苏锦溪咬了一口他递过来的勺子,她是不是味觉失灵了,怎么感觉不到有多甜呢?

    “慢慢吃,瞧你嘴角上都粘上了。”

    大厅之中,唐茗本来要朝着苏锦溪追过来的,视线落在一身狼狈的威尔身上,他朝着威尔走去。

    司厉霆则是看到一抹白影走出了大厅,有些像是小女人的背影。

    “抱歉,我失陪一下。”他松开了米若,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他也该去找自己的小女人了。

    “霆。”米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着急的离开,顿时有些不舍。

    恩修却是拉着她不放,“小若,你给我一次机会……”

    司厉霆大步走出了大厅,他看到的画面就是在淡淡的灯光下。

    身穿晚礼服的苏锦溪和一个英俊的男人站在一起,男人伸手想要抚上她的脸。

    “别碰她!”司厉霆冷冷道。

    苏锦溪转头看着那正朝着自己走来的男人,带着满身寒气。

    他不是和米若在一起,怎么会在这里?

    顾南沧手指顿住,看向那紫衣男人,蓝色的眸子里面充满了对自己敌意。

    “你认识他?”他问苏锦溪。

    苏锦溪对上司厉霆的眸子,声音冰冷道:“认识,他是我三叔。”

    此话一出更是让司厉霆愤怒不已,“苏锦溪,你再说一遍,我是你的谁?”

    苏锦溪此刻脑海里只有司厉霆揽着米若的画面,她不卑不亢一字一句道:“三叔,婶婶还在里面等你呢。”

    司厉霆这才明白苏锦溪为什么会这么反常,一定是刚刚自己帮米若挡恩修的时候被小女人撞见误会了。

    碍于这个陌生人在场他也不好解释,上前几步抓着苏锦溪准备离开。

    顾南沧拦在他面前,“这位先生,苏小姐似乎不愿意和你离开。”

    司厉霆冷冷一瞪:“我教训我家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顾南沧:“……”

    是啊,他是苏锦溪的叔叔,自己和苏锦溪不过是萍水相逢,自己有什么资格?

    他只能看着司厉霆生生将苏锦溪拽走,苏锦溪见顾南沧在场也不好说什么,只得任由司厉霆将自己拽走。

    此刻两人心里都很生气,到了每人的地方司厉霆才松开她。

    “你居然让他碰你!”

    刚刚是苏锦溪脸上沾上了一点蛋糕,顾南沧看到就想顺便给她擦干净,正好被司厉霆看到这一幕,这还得了!

    “三叔不也碰了别人么?”苏锦溪没有大吵大闹,而是很平静的陈述一个事实。

    司厉霆对上她别扭的眼神心软了下来,“苏苏,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米若……”

    “三叔,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你不用给我解释的,之前很感谢你对我的照顾……”

    苏锦溪淡定的陈述一个事实,司厉霆分明知道她很生气,她竟然还能如此淡定的和自己说话。

    “苏苏,我说过你有放纵的资格,有气不要憋在心里,你想说什么做什么就去做。”

    到了现在司厉霆竟然还有些心疼苏锦溪,难道她又要和之前被唐茗给打了那样一个字都不吭。

    “我有资格生气么?你们是那么般配,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我和你们相比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就算你只是玩我我也认了,之前的种种就当是我做了一个梦,梦一醒我们也该结束了。”

    “苏苏,这就是你想说的话?你啊……”司厉霆无奈的将她拥入怀中。

    苏锦溪眉头紧皱,“你干什么,你这个混蛋还想要左拥右抱,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不成?”

    司厉霆不急着解释,反而更加刺激她,“是啊,我喜欢米若又喜欢苏苏怎么办?

    一个是女强人,一个是小笨蛋,我都喜欢呢。”

    苏锦溪怒极,伸手去捶着司厉霆的胸口,“你这个大混蛋,你怎么能这样?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你还这么糟蹋我的心。”

    “我就是要糟蹋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看到他含笑的脸,苏锦溪都快气炸了,她的小粉拳打在司厉霆的身上没有丝毫作用。

    索性抱着他的肩膀啃了他一口,鲜血的味道在嘴里弥漫。

    司厉霆没有松开她,反而将她抱得更紧,苏锦溪没听到他的哀嚎声,感到舌尖上有血,她只得松口。

    “我咬死你这个混蛋!”

    “还没死呢,不如多咬几口。”

    苏锦溪看他吊儿郎当的模样,更觉得委屈,大眼睛泪水滚滚。

    “司大混蛋,我讨厌你,你放开我,你去找你的米若去,干嘛搂着我?”

    “米若哪有我的小苏苏好,我就搂着,要不你再咬我几口。”

    苏锦溪泪水吧哒吧哒滚落下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看到小女人哭得稀里哗啦,司厉霆的目标算是达到了。

    “宝贝儿,你误会了,刚刚我那么说只是为了报答米若帮我拿下这次的项目。

    她有一个很难缠的追求者,已经拒绝过很多次,现在那人直接逼婚来了。

    米若没有办法就让我假装是她的男朋友,为的就是赶走恩修。

    我和她也就是做戏而已,一进大厅我就四处在找你的身影,看到你出了大门,我急急忙忙就赶来了。”

    苏锦溪抬眼,“你,你说的是真的?这就是她今天来酒店找你的事情?”

    “嗯,她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才来找我,我在电梯里就答应了。

    本来我以为就是一分钟的事情,没想到你正好在那还被你给听到了。

    我一心想要找到你看看你穿晚礼服的样子,飞快追出来却看到你和其他男人走得那么近。

    小苏苏,你是存心要气死我是不是?”司厉霆见她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口气也轻缓了些。

    苏锦溪知道了前因后果知道自己误会他了,说起来他将米若拉到怀里的时候手是放在米若肩膀上的。

    他每次抱自己,包括现在都是将手放在自己的腰间。

    而且那时候他说米若是他女朋友的时候声音也是公式化的那种,丝毫没有先前他看到顾南沧的敌意。

    想到这里苏锦溪小脸一红,“三叔,对,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现在消气了?”

    苏锦溪看到他脖子上还在流血的伤口,心疼的用手摸了摸。

    “三叔,疼吗?为什么刚刚不解释还要故意气我?”

    “还记得我之前给你说过的话么?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有任何顾虑。

    刚刚那样的情况下,你可以生气,可以骂我,不用压抑自己的情感。

    你要记得一句话,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你太乖太懂事,懂事得让我心疼。

    你可以有自己的脾气,想打我想骂我都可以,你没有错,一切错都在我。

    要是我提前告诉你,你就不会误会我了,是我不好。”

    司厉霆抓着她的手朝着自己的脸上拍来,“我该打,惹我家小苏苏生气难过了。”

    苏锦溪的眼泪不但没有止住,反而掉的更厉害。

    所以他刚刚故意说那些刺激的话就是为了让自己将不快给发泄出来。

    “三叔,你老是说我笨又傻,其实你才是大傻瓜!”

    司厉霆轻轻笑:“现在还气我吗?”

    “不气了。”苏锦溪摇摇头。

    司厉霆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小笨蛋,你可以生气得再久一点,这是女人应该使用的权利。”

    “闹脾气的话不是会给人添麻烦吗?”

    “我的小笨蛋,我就怕你不给我添麻烦,那样我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再说你生气以后我来哄你,这也是一种情趣,我开心都还来不及,怎么会觉得你麻烦?”

    苏锦溪破涕为笑,“三叔,你怎么这么会哄人?”

    “因为是我家小笨蛋生气了,要是别人我才懒得管。

    虽然小苏苏哭起来也很好看,不过我更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

    苏锦溪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啊,我今天涂了睫毛膏的,肯定已经晕妆了。”

    她火速掏出自己的小镜子,果然已经晕开了,她尖叫一声,“呀,好难看,三叔你转过头去,不许看我!”

    她赶紧拿出纸巾擦拭,司厉霆从她手中接过纸巾,“我给你擦。”

    苏锦溪捂着脸,“不要,现在我像鬼一样。”

    司厉霆温柔的托起她的脸颊,“是说的,我家苏苏分明就是小仙女,一点都不丑。”

    他说得那样认真,让人一点都听不出虚假。

    苏锦溪喃喃道:“如果生气的人是米若,你也会这样哄着她吗?”

    “不会,这是专门为苏锦溪量身定做的温柔,独一无二,也只会为你一人存在。

    如果是她生气,我或许会给她递上一瓶酒。”

    “为什么要递酒?”

    “喝醉了她就不记得生气了。”苏锦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