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4章 有什么资格过问-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14章 有什么资格过问

    唐茗的目光比起那日在办公室更甚,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冷意。

    就连白小雨也没有见过这么冰冷的唐茗,身体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这个时候她上前去招惹唐茗摆明了就是找死。

    “唐,唐总。”苏锦溪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们的关系会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暴露。

    不行,绝对不能暴露,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是谁?”唐茗一字一句问道,只有他才知道内心之中此刻的愤怒。

    他一步步朝着床边走来,想要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

    苏锦溪站在床边,丝毫没有移开的意思。

    “抱歉,唐总,我不能说。”

    “你说你有喜欢的人,帝凰总裁,为那个不入流的小明星挡酒瓶,现在床上还藏着男人。

    苏锦溪,先前我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肮脏,没有男人你就活不了是么?”

    唐茗都快要气炸了,这比当时他看到那份合同的时候还要生气。

    不久以前这里发生过什么,不用想他也知道。

    只是他一想到那个女人是小心翼翼都舍不得碰触的人,他的内心又是一阵暴怒。

    不管唐茗怎么想,苏锦溪只想要守住司厉霆。

    只隔着一层被子,司厉霆眼中冰冷一片,他的女人就在外面被别人嘲讽挖苦。

    他忍不了,爱一个人本来就没有错,更何况是早就和她有协议的唐茗。

    身体刚刚才动了一下就被苏锦溪给按了下去,司厉霆眉头紧皱。

    这丫头又打算什么事情都让她自己背负吗?

    唐茗见苏锦溪丝毫没有相让的意思,他也不能强行拉开苏锦溪去看吧,虽然他很想那样。

    他倒是想要看看能够得到苏锦溪的男人究竟是谁?

    “苏锦溪,我再问你一遍,他……是谁!”

    一向柔弱的苏锦溪此刻眼神之中却是坚定不移,“唐总,你我在达成协议的那一天就已经说好。

    我只是你拿来遮掩你和白小姐的挡箭牌,除了在唐家人面前要演戏之外,其余时候我是自由身。

    我不干涉你的私生活,你也不会干涉我,这个人是谁我暂时不想说,请唐总也不要问了。”

    唐茗眸光闪动,被苏锦溪狠狠一击,是啊,他有什么资格去管她的事情?

    一开始就说好的事情,可是心中为什么就这么不甘呢?

    他没有说话,丢下礼服,“把自己收拾好,六点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径直离开,白小雨连忙追了出去,现在她是彻底放心了。

    虽然她也比较好奇苏锦溪的男人是谁,但只要不是唐茗就可以。

    现在唐茗正在盛怒中,自己又闯了一个祸。

    “茗,你走慢点,你等等我。”

    听到对面“砰”的一声巨响,苏锦溪这才松了口气,整个人都差点瘫软了。

    火速关了门,司厉霆赤身坐在床上,显然他的表情也不好看。

    “苏苏,我就有那么见不得人?”如果不是不想违背她的意愿,他早就出来。

    “三叔,不是这样的。”

    “你我真心相爱,你又不是唐茗的老婆,我们要做什么和他人又有什么关系?何必躲躲藏藏?”

    苏锦溪摇头,“三叔,白小雨也在场,她不是省油的灯。

    我是担心她知道了你我的关系之后,会将这个拿来要挟我。

    咱们虽然是打算好了,具体计划还没有实施,在一切没有浮出水面之外,如果曝光了你我关系。

    那就会变成之前咱们说的那样几败俱伤,三叔,你再忍忍好吗?”

    司厉霆无奈的叹了口气,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我会尽快让你脱离唐茗。”

    “嗯,我相信三叔。”

    司厉霆的眼中闪过一丝寒意,他已经想到一个绝佳的办法。

    “苏苏,很快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苏锦溪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她知道,他是三叔,是自己信赖的男人。

    “我先去泡个澡。”司厉霆轻轻松开了苏锦溪。

    苏锦溪无语,“三叔,你还不趁着这个机会离开,要是一会儿被白小雨看到了怎么办?”

    司厉霆刮了刮她的鼻子,“你还真把我当成情夫了?不过也好,我行李还在房间里,我回去洗好了。”

    苏锦溪看到男人淡定从容的穿衣,仿佛刚刚的事情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高高在上的贵族王子,任何事情都不会打乱他的节奏。

    “我先过去了,晚上见。”

    这一句晚上见怎么听着这么有歧义?

    苏锦溪打开唐茗扔到床上的礼服盒子,那是一条纯白色的鱼尾长裙。

    她看了看自己胸前斑驳的吻痕,虽然脖颈上没有痕迹,要是这条礼服是低胸的就很危险了。

    先试了一下裙子,好在这款是斜肩款式,斜过来的弧度正好挡住了胸前的风光。

    露出她一半莹润的香肩,还有精致的锁骨。

    裙子完美的勾勒出了她的腰身,鱼尾款式衬得她优雅高贵,唐茗的眼光倒是很好的。

    一想到唐茗,苏锦溪有些不太明白唐茗为什么这么生气,这一次是这样,上一次也是。

    自己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摇摇头不再去想唐茗,反正三叔说了将一切交给他,他会处理好的,自己就不用再操心这些事了。

    她开始化妆处理头发,精心准备晚上的晚宴,慈善晚宴应该会很热闹吧?

    这几年她搬出来住以后,苏家每次参加什么重要宴会也从来不会告诉她。

    苏锦溪还有些小期待今晚的晚宴。

    唐茗猛的摔门进屋,白小雨跟在他身边软语求饶:“茗,对不起,我就是想要来看看你。”

    “现在你看到了?白小雨,你知道我最厌恶什么?

    就是像个疯婆子一样骂街的人,刚刚你撕扯苏锦溪的头发,对她拳打脚踢,你可有一点涵养?”

    白小雨委屈不已,“茗,我也不想这样的,我无意中知道蒂芙尼没有和你出国。

    而你却骗我说你和她在一起,我很害怕,我怕你会变心,所以就赶过来看一看。”

    “我为什么不说我和苏锦溪在一块?我就是害怕你疑心,分明我在视频里告诉你,我们是分房而睡。

    为什么你就听不进去?白小雨,在你眼中我就是个犯人么?非要天天守着我看着我?”

    白小雨连连摇头,“茗,不是这样的,你明明知道我有多爱你,苏锦溪比我年轻比我好看。

    我知道唐家的人都很喜欢她,她样样比我强,我就是怕你和她会假戏真做。

    茗,我出生平凡,而且我还不能给你一个孩子,我除了你之外一无所有,所以我怕……”

    她半蹲在地上拉着他的袖子苦苦哀求,“茗,你都好久都没有碰我了。”

    白小雨很懂得什么时候示弱,唐茗看到她可怜巴巴的小脸心中怒气也消了很多。

    这才是自己爱的女人,自己干嘛要为了一个狼心狗肺的女人呕气。

    一想到她胸前的印记唐茗就觉得刺眼,在没有看到的地方肯定还有很多那样的印记。

    男人的衬衣,女人的内衣都证明之前两人的激烈,越想心中越是怒气翻涌。

    “那我现在就好好要你。”唐茗扯开白小雨的衣服将她推倒在床上。

    “茗。”

    “叫我茗哥哥。”唐茗冷冷吩咐道,这张脸还是从前的那张脸,可他对她就是提不起半点兴致。

    白小雨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要让自己这么叫他,一想男人在床上偶尔有些特别的要求也不足为奇。

    “茗哥哥。”她唤了一声。

    唐茗眉头紧皱,“不是这样矫揉造作的叫声。”

    白小雨无语,“那要怎么叫……”

    唐茗心中知道,不管这么叫她终是白小雨,不是苏锦溪。

    他起身拉了窗帘,屋中一片漆黑,看不到她的脸就不会知道她是谁。

    唐茗在脑海之中幻想着苏锦溪的面容,笑起来时如同阳光一样灿烂的脸庞。

    低垂浅笑时的温柔,送自己出门的娇羞,被自己打之后的愠怒。

    不知不觉他的脑海中全被那一个叫苏锦溪的人给占据。

    明明自己已经对她相思入骨,到头来却连喜欢二字都无法说出口。

    白小雨内心涌出狂喜,茗对她还是这么火热,和以前一样,自己不应该怀疑他才是。

    “茗哥哥,茗哥哥再快点……”

    白小雨的声音和记忆中的那人重合,唐茗真的将身下的人当成了她。

    他在心里默念着,锦溪,锦溪。

    房间之中气温骤然升高,白小雨终于放心,唐茗还是她的唐茗。

    她却没有注意到一件事,从前只喜欢在光亮地方做的唐茗却是第一次拉上了窗帘。

    唐茗此刻才知道苏锦溪在他的心中已经占据了这么重的位置。

    怎么办?要么彻底将苏锦溪移除他的世界,要么就狠狠的占有她,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可是身下的白小雨又该如何?他怎么能负了白小雨?

    激情仅有一次,唐茗起身直接去了浴室,打开花洒,温热的水落在他身上。

    白色的雾气就好像此刻他的心也被蒙上了淡淡的雾气。

    他该如何?能如何?苏锦溪,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