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3章 捉奸在床-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13章 捉奸在床

    两人抵死纠缠,都曾经经历过人生苦难,这一刻两人相拥取暖。≦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司厉霆睡了过去,苏锦溪看到身边男人疲惫的脸。

    为了给自己报仇他竟然抢了唐茗的项目,之前两天没有见到他,是不是他就是在忙那件大礼的事情?

    苏锦溪毫无睡意,以前每次结束之后都是司厉霆抱她去清洗身体。

    这次连还没有起身就睡着,可见他是有多累。

    苏锦溪起身收拾好地上散落的两人衣物,换作从前她肯定很害羞,如今只剩下了甜蜜。

    将用过的安全套扔进垃圾桶,这男人对她的爱不容置疑。

    自从那次自己提出过之后过他每次都会做措施,只因为她说了一句现在不想要孩子。

    苏锦溪洗干净了身子,裹着浴袍窝在阳光下思考人生。

    想要变强,做唐茗的助理虽然可以得到一些经验,但压根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她掏出了两张卡,一张司厉霆给的黑金卡,一张唐茗给的白金卡。

    有这两张卡她一直可以衣食无忧,然而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苏锦溪打算自己创业,想到门主大大提过一些炒股的事情,他对金融应该了如指掌吧。

    不想要告诉司厉霆的原因是,司厉霆那么宠着她,有任何事情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他给处理了。

    苏锦溪给沧海发了一条信息,“门主大大,有空吗?”

    顾南沧放下手中的牌,火速回复:“小锤子找我,那必须得有空啊,小锤子准备和我见面了吗?”

    虽然是认识了两年多的人,要是以前苏锦溪还可以出去见他,可现在有了三叔。

    就算只是朋友,在这异国他乡孤男寡女的,苏锦溪也觉得有些不妥。

    “门主大大,我今天有事,明天就回国了,见面的事情还是等下次我们集体见面会的时候再说吧。”

    顾南沧心中有些失落,明明和她只差那么一点就能见到了。

    想着苏锦溪的性格,她要真是那么随随便便的女人早就和自己视频了。

    “那好吧,找我有事吗?最近你都不找我玩游戏了。”顾南沧的语气颇有些怨妇的意味。

    “最近都是师父带我做任务。”

    “上次你说他是你认识的人,现在知道是谁了吗?”

    沧海一直很介意这件事,如果那个男人不出现的话,说不定小锤子已经是他的了。

    虽然只是游戏,那样的话总觉得和小锤子又近了一步。

    “不知道,他一直不说,我猜应该是我们学校的学弟吧。”苏锦溪丝毫不知道那位大神就躺在她不远处的床上。

    顾南沧本想要继续追问,不过听苏锦溪的口气似乎也没什么,他收起了困惑。

    “小锤子今天找我做什么?”

    “门主大大,你不是一直在炒股吗?我虽然是学金融的,但只学了书本上的知识,实际没有操作过。”

    要创业的话首先就需要本钱,苏锦溪想到一个办法,炒股来钱最快。

    “所以小锤子的意思是想我带你炒股吗?”

    “对,就是这个意思,可以吗?”苏锦溪问道。

    “当然可以,这样吧,你先投入一笔钱我带你试试水,反正我也快回国了,到时候可以见面教你。”

    “谢谢你门主大大,我这里还有两千,要不我全投进去吧。”

    顾南沧看到屏幕上那个一脸肉疼的小表情,一般来咨询他炒股的人两千万都是小数目。

    这丫头两千块都小心翼翼,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微笑。

    “好,你要是放心的话可以让我帮你操作,等我们见面后我再详细教你。”

    “我当然信得过你了。”苏锦溪对于炒股只是书面上的知识,如今真要实践的时候她还是会很谨慎。

    要是自己冒然乱买,两千块肯定就像是砸在水里,连泡泡都不会冒一个。

    苏锦溪将钱转了过去,“门主大大,我全部家当都押在这里面了。”

    “放心吧。”顾南沧看着屏幕上那闪着泪光的小表情,现实生活中的她应该也是这么可爱吧。

    顾南沧将电话放到一旁,继续玩德州扑克。

    “哟,顾少爷在谈什么大生意呢,刚刚那局那么好的牌都不玩了”

    “嗯,的确是笔大生意。”顾南沧随手丢出自己面前的筹码,一个也是几十万。

    “多大的生意也给我们说说,让我沾沾光。”

    顾南沧比了比手指头,“这个数。”

    “二十亿?”

    “二十亿美金?”

    顾南沧轻笑一声:“错,两千人民币。”

    “顾少,你在开玩笑吧,你会做两千块的生意?”

    “这笔生意啊……很大。”顾南沧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苏锦溪睡不着坐在一旁翻看股票信息,查看股市的走向,为以后做准备。

    时不时看向阳光中那睡得香甜的金发男人,看着他就觉得心情大好。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下午,苏锦溪看了看时间,唐茗说下午来接她,怕是也快了吧。

    她思考要不要叫醒三叔起床呢?

    走到他的身边轻轻刮了刮他的鼻子,“三叔,该起来了。”

    司厉霆孩子气的嘟囔了一句:“再睡两分钟。”说着便用被子遮住了脸又昏睡了过去。

    想着这几天他老是熬夜,疲惫也是正常的吧,苏锦溪舍不得吵醒他。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苏锦溪警惕的用英语问道:“谁?”

    对方回了一句:“女士,酒店赠送水果,请你开门领取。”

    苏锦溪并没有怀疑开了门,开门就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白小姐,怎么是你?”苏锦溪有些意外。

    白小雨一路风尘仆仆从中国飞过来,好不容易从詹助理那里查到酒店入住信息。

    她先敲的唐茗的门,发现并没有人应答这才敲了苏锦溪房间的门。

    白小雨心中很害怕推开门看到的就是那种景象,苏锦溪身上穿着浴袍出现。

    胸前有几个很明显才印上去不久的吻痕,一看到这些白小雨都抓狂了!

    “苏锦溪,你这个贱人。”白小雨冲上前就要给苏锦溪一巴掌。

    苏锦溪眸光微冷,上一次泼她咖啡已经够了,这次还想要打自己,想的美。

    她一把捉住了白小雨的手,“白小姐,麻烦你放尊重一点。”

    “苏锦溪,你这个不要脸的烂货,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动茗,看来你是没将我的话放在心上。”

    白小雨已经入魔,没有打到苏锦溪,她朝着屋中走去。

    苏锦溪将她拖住,“你不能进去,里面的人不是唐总。”

    “我倒要看看是不是他!茗,你好狠的心,你怎么能够这么对我?”

    白小雨所有的理智都在此刻崩溃,还有什么比捉奸在床还让人更虐心的?

    “苏锦溪,你他妈放开我,我今天跟你同归于尽!”白小雨已经疯了。

    她一把推开苏锦溪朝着里面冲了进去,苏锦溪心脏都要跳出来。

    白小雨本来就不是省油的灯,要是被她知道了那人是三叔,还不知道有什么要出什么幺蛾子!

    好在司厉霆刚刚用被子遮住了脸,白小雨并没有看到他是谁。

    “茗,你给我出来!”

    苏锦溪看到被子动了一下,显然司厉霆已经醒了,这一刻她也顾不得那么多,猛的扑到了司厉霆身上。

    “别出来,求你。”

    司厉霆和她就隔着一层被子,小女人的紧张他很清楚。

    以他的性格怎么会躲躲藏藏,知道了就知道了,可是……

    想到不久以前小女人流着眼泪的脸,现在还不到公布的时候。

    如果被白小雨发现是自己,很有可能会成为她以后威胁苏苏的软肋。

    “苏锦溪,你给我滚开!茗,你倒是说句话啊。”

    白小雨疯狂的扯着苏锦溪的头发,苏锦溪死死的抱住被子,她只有一个念头,三叔的身份不能暴露。“白小雨,他真的不是唐茗!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你这种贱人还谈什么人格?我不信!我就要见他,茗,你出来,你不要藏了,我知道是你。

    你不是说了这辈子只会爱我的一个人的吗?你怎么能变心呢?茗,你不能……”

    “闹什么!”

    唐茗的冷声响起,听到这道声音,苏锦溪腿都差点软了,唐茗怎么回来了!

    才在走廊上唐茗就听到白小雨吵吵嚷嚷的声音,他预感不对赶紧过来。

    一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白小雨在抓苏锦溪的头发。

    “这个疯女人,你对锦溪做什么?”

    唐茗使劲将白小雨一拉,白小雨也懵了,“茗,你怎么在这?”

    “废话,我不在这我在哪?”

    两人的视线同时落在了床上,被子里面明显有一个人,看身材绝对不是女人。

    而且旁边还有男人的衬衣皮带以及……四角裤。

    苏锦溪神情慌乱,刚刚被白小雨抓挠之下露出了更多的肌肤。

    露出来的肌肤中斑驳的吻痕那么刺眼。

    唐茗只觉得天雷滚滚,所以这两天苏锦溪没有出门的原因都是因为她在和别的男人滚床单!!!

    白小雨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赶紧解释:“茗,对不起,我……”唐茗看也不看她一眼将她推开,他直视着苏锦溪,声音冷漠一字一句道:“苏,锦,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