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2章 乖得让人心疼-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12章 乖得让人心疼

    司厉霆并不知苏锦溪之前纠结的心理活动,况且在他心里米若就只是朋友而已。

    他并没有觉得米若有多特别,于是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我急着过来见你,事情在电梯里就说完了。”司厉霆将她抱上了床。

    本来身体已经很疲惫,可他就是很想苏锦溪,想的他都快疯了。

    他这一句急着见你让苏锦溪所有的的阴霾都彻底消失。

    “三叔,昨晚你和米小姐在一起?”

    “嗯,米若在美国生意做得不错,我让她牵线搭桥,拿了这个项目。

    如果没有她,史密斯怕是不会买我的账,之前他和唐茗都已经谈好了。

    昨晚米若给我打电话,就是让我过去见史密斯。”司厉霆有问必答,没有隐瞒。

    苏锦溪看着他眼中的血丝和疲惫,手指轻轻抚上了他的脸颊。

    “三叔,为什么要抢夺唐茗的项目?”

    司厉霆认真道:“如果我说是为了你呢?”

    “为了我?”苏锦溪还不知道司厉霆已经知道唐茗打她的事情。

    司厉霆爱怜的亲吻着她的脸颊,唇移在了她的耳边道:

    “小笨蛋,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打了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在我面前只字未提。”

    苏锦溪瞳孔放大,“只因为唐茗打了我一巴掌,你就拿了他的项目?”

    “只因为?苏苏,连你给别人挡酒瓶我都舍不得碰你一下,唐茗算个什么东西?

    这世上没有人能够碰你分毫,要动你那就给我付出代价!”

    说这话的时候司厉霆眼中掠过一道冷意,瞳孔颜色变深。

    那样嗜血的三叔让苏锦溪背脊一凉,三叔,好可怕……

    觉察到苏锦溪惊恐的眼神,司厉霆收敛了身上的冷意。

    “苏苏别怕,我伤谁都不会伤害你,我还给唐茗准备了一份大礼。”

    “什么大礼?”

    “等回国就知道了。”他嗜血一笑。

    苏锦溪咬着唇,“三叔,还好我不是你的敌人。”

    “我也永远不会同苏苏为敌,苏苏,你觉得我残忍么?

    我就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这样的我你会讨厌吗?”

    苏锦溪单纯又善良,如果是她的话未必会接受手段强硬的自己。

    司厉霆盯着她的眼睛,只见她的眼睛从震惊一点点变得温柔。

    苏锦溪伸出双手抱住他,“不觉得,三叔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如果一定要怪那也要怪我。

    是我让三叔发狂,三叔很好,对我很好,我永远都不会讨厌三叔。”

    司厉霆之前没说就是怕苏锦溪觉得他太过分,没想到苏锦溪竟然可以理解。

    “如果有一天我发了狂,那也是为了你,你这只妖!”

    苏锦溪感受到了他浓烈又狂热的爱,而她现在也好像和他一样,陷入的越来越深。

    不过那样也没什么不好,她谁都可以不要,只要他一个人。

    “三叔,要我,狠狠要我。”

    舌尖沾到温热的泪水,司厉霆表情大变,“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弄疼了你?”

    苏锦溪摇摇头,“三叔不要停下,不是你……”

    司厉霆也不知道小女人怎么了,只好按着她的要求继续。

    “从小到大我虽然是苏家的千金大小姐,但是没有人在意我。

    要是我和妹妹同时跌倒,她们一定是先扶妹妹起来。

    我想她是妹妹,我是姐姐,大家关心她也是应该的,我不应该妒忌。

    那一年,妹妹因为贪玩落水,当时我也吓坏了,不会游泳的我跳下水去救她。

    我费力将她顶到了岸上自己爬不上来,爸爸妈妈跑来关心的问妹妹怎么样了。

    那时的我已经快要被淹死,她们只关心妹妹,要不是其他人顺手将我捞起来,我可能已经死了。

    我想是不是因为我不乖,所以爸爸妈妈才不喜欢我的?

    我努力的变乖,再也不调皮捣蛋,我努力学习,每次都是班上的第一名。

    别说班上第一,就算是全年级第一,我拿着奖状回家,本来以为他们终于会多看看我了。

    谁知道全班倒数第一的妹妹进步了几名,这次不是倒数第一了,爸爸妈妈开心的给她加菜,问都没有问我一句。

    我已经很乖了,受了伤我不哭不闹,跌倒了自己爬起来。

    知道苏家有困难,我节衣缩食,自己去做兼职给苏家减轻负担。

    可是她们的眼里还是只有妹妹,三叔,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

    或许在你们看来我被人打了一巴掌那是天大的委屈。

    如果换成是妹妹,她一定会闹得天翻地覆,我没有闹也没有哭。

    从小就逆来顺受的我很明白,唐茗是有恩于苏家的人,而且他打我那巴掌只是气我。

    他那天早上发现我买避孕药,看到合同之后,联想到一起。

    虽然我之前给他说过我有喜欢的人,但我并没有说那人就是你,他也不知道你就是帝凰的总裁。

    他以为我是为了一纸合同随便就陪人上床,怪我不珍惜自己的身体,所以才会打了我。

    当时虽然觉得有些委屈,你给我送了糖果以后就好多了,我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没有告诉你。

    从小到大我受了伤都是一个人默默舔舐伤口,没有人会在意我是不是受了委屈。

    你是第一个关心我,第一个爱我,第一个会在意我感受的人,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苏锦溪流着眼泪微笑的画面深深刻在了司厉霆的心里,虽然一早就打探过苏锦溪的事情。

    资料上只有简单一句苏锦溪在苏家并不受宠,司厉霆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苏家过的日子。

    想着初见时她每次可怜巴巴求自己不要的模样,她说她很乖,果然很乖,乖得让他心疼。

    一个从小就缺乏关爱的丫头,为了能够让父母多看她两眼,得到父母的褒奖。

    她一直在努力,哪怕是送上自己的幸福也要为苏家拿到那三千万周转。

    明知道她一旦走出这步,唐茗只是拿她当做挡箭牌,苏家更是不会理会她。

    还要永远禁锢在和唐茗的假婚约之中,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名誉。

    为了让父母多多关注她,给她应该有的关爱,她义无反顾走了这步。

    “苏苏,你傻得让我心疼。”司厉霆紧紧抱住她。

    “以后换我来保护你,你也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你只要在我面前乖就可以了。

    要是别人再打你,打你一巴掌你就给我还两巴掌,天塌下来有我给你撑着。

    做你想做的事情,不要有任何顾虑,这世上没有人有资格打你,连我都没有这个资格。”

    苏锦溪的眼泪掉的更厉害了,“三叔,三叔……”

    司厉霆温柔的吻去她的眼泪,“如果从前是你没有放纵的资本,从现在开始你有了。

    你记住,你是司厉霆的女人,出了事有我,不要再委曲求全,知道吗?”

    苏锦溪重重点头,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一点点喜欢上他。

    正是因为每一次在她最狼狈的时候都是司厉霆给了她关爱,也许在之前她的心里就有了他。

    “三叔,我真的可以吗?”

    司厉霆知道了她的过去,心中对她的怜惜更深,怪不得他每次见到她就想要好好疼她。

    苏锦溪给人的感觉就是弱弱的,让人对她有保护欲,也想要狠狠的欺负她。

    苏锦溪一直以来都想要让家人多关心她,从小就没有得到过家庭关爱的她,她很缺爱。

    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想要什么,现在她渐渐明白自己要什么了。

    她不用再把苏家放在她的第一位,她要做的就是真真正正站在司厉霆身边。

    成为像是米若那样的女人,不是一直被司厉霆保护的花瓶。

    “宝贝儿,你可以,做什么都可以。”

    “三叔,以后我不想躲在你的身后,我要和你一起沐浴风雨。

    我不想负责貌美如花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要的是你很好我也不差。”

    司厉霆发现苏锦溪的眼神渐渐变了,他是不是一不小心改变了苏锦溪?

    他说这话的意思本意是让苏锦溪以后可以再嚣张狂妄一点,学会说不,最好还是乖乖的呆在自己身边。

    现在看来小苏苏可不是按照他的计划发展的,“你要做什么?”

    “我要变强!我不要三叔一直保护我。”

    “男人保护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不然为什么要有男人的存在?”

    苏锦溪突然一笑,翻身而起,“三叔,你不可能永远都保护我,总有你不在的时候。

    那时候我遇到危险你该怎么来护我?最好的方式就是我自己就变得很强。

    即便是你不在,也没有人敢欺负我。”

    “真是拿你没办法,好,你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不过比起你在上,我还是更喜欢你在下面。”

    司厉霆翻身将她扑倒,“你可以成为所有人仰望的强者,但……你只能属于我,做我怀里的小女人。”

    苏锦溪揽着他的脖子送上了自己的红唇,“三叔,感谢老天爷让我遇上你。”

    “我才是要感谢上苍将你送到我的身边,苏苏,以后不要再哭了,我会心疼。”苏锦溪抚去眼角的泪水,“嗯,我会学着变强,不会再轻易流泪,我要和三叔并肩而立,御风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