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2章 我的宝贝是他能打的-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102章 我的宝贝是他能打的

    这一笑正好被唐茗所看到,明媚的清晨,阳光穿过落地窗洒落进来。≦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苏锦溪手中拿着咖啡勺,一勺一勺的往咖啡壶倒咖啡。

    本来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偏偏她做出来就透着无尽的优雅。

    阳光正好洒落在她身上,栗子的发丝在阳光下显得十分柔和。

    完美的唇形轻轻扬起,阳光跳跃在她的脸上,为她镀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芒。

    隔得这么远也能感觉到她的愉悦,发生了什么事,她笑得这么开心?

    唐茗的视线落到她的笔记本上,看到笔记本上面的内容,唐茗垂下眼深思。

    “唐总,咖啡好了,三勺糖对吧?”

    “你倒是细心,她们给你说了一遍你就记住了。”唐茗夸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苏锦溪已经开始适应起助理的身份。

    她还要将唐茗批阅好的合同交给各部门,有问题的还要和她们沟通。

    “等等,后天的行程是什么?”唐茗问道。

    苏锦溪没有看笔记本也倒背如流,“后天唐总需要去美国出差一趟,为期一周。”

    “好,你收拾好东西,和我一起去。”

    苏锦溪笑容僵硬在脸上,“我去?”

    “怎么?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了,大大的有问题,别人求都求不来的这种美差。

    要是知道要出差还不开心死了,偏偏苏锦溪脸上没有愉悦,只有惊吓。

    出差不仅有出差费可以拿,而且还可以顺便出国透透气。

    有些秘书更是想趁机巴结总裁,要是有机会傍上总裁的大腿还不笑死?

    唐茗不满苏锦溪的表情,让她和自己出差,她没有一点开心,反而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唐总,据我所知,以前不都是詹助理陪你出差的吗?”

    “是,现在换成你,你有意见?”

    “我才刚刚接手助理的职位,连公司里面事情都没有搞清楚,要是我出国做错了什么到时候就不太好了。

    所以这种事情还是由詹助理陪唐总你去吧,我在公司等你回来。”

    唐茗面无表情的翻动着手中的文件,“这一次到美国会接触很多公司的ceo,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是为了多学习东西,并不是想要打一辈子工吧?

    这次是多难得和宝贵的学习经验,别人想要都没有机会,你不要?”

    苏锦溪自然是想要去开开眼界的,以前和唐茗也同床共枕过。

    更不要说这次是分房而睡,唐茗虽然最近有些抽风,但应该还不至于饥渴到对自己下手。

    人身安全苏锦溪是不担心的,只是她昨晚才和司厉霆交心,哪怕这是和工作有关,苏锦溪也不愿意。

    “唐总,我觉得我资历尚浅,还是等以后有了机会再说吧。”

    唐茗没想到这丫头这么死心眼,自己都将话说得这么明显了她还拒绝。

    “苏助理,你不要忘记了,现在我是你老板,你只是一个下属,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服从。”

    “唐总……我真的不想去。”

    “必须去,我会让詹助理定好我们的机票。”

    苏锦溪拿着笔记本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不开心归不开心,她还是先处理好了自己的事情。

    给司厉霆发了一条信息,“叔啊,唐总要我陪我他出差一个星期。”

    司厉霆无语她的这个称呼,看了后面的这句话心中恼怒。

    “他为什么要你陪他出差?”

    “因为我现在是他的助理。”昨天苏锦溪光顾着和他缠绵来了,也没有提这件事。

    司厉霆想到唐茗突然取消的合作,苏锦溪莫名其妙又成了他助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林助理,给我查一件事。”

    “爷,什么事?”现在林均已经很清楚了,只要司厉霆脸上是这个表情,那就是不是谈合作的表情。

    他的喜怒哀乐彻底和苏锦溪挂钩,不用猜也知道肯定和苏锦溪的事情。

    “昨天唐茗和苏苏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我马上就去查。”林均利落的离开,其实他心里也很好奇唐茗为什么说取消就取消合作了。

    这一查探下来他终于知道了原因,但却害怕这个消息会让司厉霆暴走。

    “爷,我查到了。”

    “说。”司厉霆干净利落的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爷,昨天早上苏小姐将合同带回了销售部,销售部的人本来都还挺开心的。

    谁知道后来唐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将苏小姐叫进去办公室,等她再回销售部的时候苏小姐的脸红了。”

    司厉霆翻文件夹的手顿住,“说清楚,什么叫脸红了。”

    显然林均这里的脸红并不是指苏锦溪害羞的脸红。

    林均咽了口唾沫,“那个,好像是被人给打了,脸上有五指的印记。”

    “什么!她被人给打了,被谁给打的?”司厉霆想到自己给她发信息,她只说不开心,并没有提到具体过程。

    昨天见到她的时候也光顾着激动来了,压根忘记去问公司发生了什么。

    “据证人说,那段时间她只去了唐茗的办公室,只有一个可能,她被唐茗给打了。

    然后唐茗还将她从销售部调到秘书处,要苏小姐做他的贴身助理。”

    司厉霆咬牙切齿:“贴身!”

    “爷,不是你想的那样,说是这么说而已,他不可能要苏小姐贴身。”

    林均生怕自己家的爷暴走,赶紧解释,不过他怎么觉得自己越解释越黑了呢?

    “就算是他想贴身,苏小姐也不可能和他贴身的,苏小姐心中只有爷一个人,她也是会贴……”

    不解释还好,他一解释司厉霆的脸比起之前还要黑了。

    “他为什么打人,和取消合作有关系?”

    林均摇摇头,“这就不知道了,当时他的办公室只有三个人,詹助理口风紧,没人清楚当时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司厉霆想到昨晚还在自己身边巧笑嫣兮的小女人,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竟然没有给自己透露半个字。

    明明那么害怕疼,哭着喊着不要做手术的人,被人都扇出五指印了她还能一声不吭。

    司厉霆真不知道该说她是坚强还是脆弱,怪不得她趴在自己怀里说好想自己。

    被唐茗打的时候她应该最想的就是自己了吧,偏偏机缘巧合,自己觉察到不对送她糖果哄她开心。

    那时候只知道她是受了委屈,毕竟她是在唐茗的公司,出了事情唐茗会罩着她。

    自己才没有往深处去想,谁知道打她的人就是唐茗!

    怪不得昨天她会肯定自己的心意,阴差阳错之间自己给了她最大的安慰。

    司厉霆现在知道了这件事心中更加心疼,这个小笨蛋,为什么一个字都不告诉自己。

    “看来唐茗是最近过得太平了些,需要我给他找点乐子。”

    司厉霆把玩着手中的钢笔,林均每次看到他这个表情的时候就知道有人要遭殃了。

    “爷,你要怎么做?”

    “敢打我的女人,我要他百倍奉还!”司厉霆从一旁抽出了一张地图。

    用钢笔在地图上画了几个圈,“去,把这周边的几块地给我买下来。”

    “这几块地怕是价格不菲,不知道爷打算做什么?”

    “做什么啊?火葬场怎么样?”

    林均欲哭无泪,最近爷怎么就迷上死人服务行业了呢?

    “爷,高尔夫球场我已经收购了下来,那边要是开发出来就是很大的一个火葬场和墓地了。

    手续也在置办中,我算了一下,那个火葬场一旦建成,这一块资源暂时是趋于饱和的。

    你要是再建就供大于求,对我们来说会呈现亏损状态,爷,你好好考虑一下。”

    司厉霆冷笑一声,“高尔夫球场那边不是还没有动工,暂时先维持原状不动,等将来有需要再开发。

    现在我要你集中火力给我收购这几块地,这里我就要他们变成火葬场!”

    林均抚着额头,有时候爷任性起来比孩子都要可怕啊!

    “这样的话倒是可以,只不过从地理位置来说,这边更适合打造成居民楼,前面是唐氏集团准备开发的……”

    林均一提到唐氏集团突然就明白了司厉霆为什么要在周围修墓地和火葬场了。

    “咳咳,爷,你这招会不会太损了一点?”林均摸了摸自己鼻子。

    他一直都知道司厉霆是天蝎座的,天蝎座的人报复心强。

    但只是因为唐茗打了苏锦溪一巴掌,某人就要将唐氏集团买的地周围都变成火葬场,这也太……

    暂且不说他们会不会盈利还是亏损,毕竟都是在商场上混的,大家做事也会留几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哪天一不小心就犯到对方的手里了呢?

    司厉霆这么做绝对是商场的大忌,林均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他家爷彻底失去了理智,为了苏锦溪可以做出任何事情。

    再说唐茗还是他的亲侄儿呢,他打击唐茗就是打击自家的产业,这又是何必!司厉霆拍桌而起,“损?我还觉得不够,我家宝贝儿是他能打的?打了就得给我付出代价。”